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他这句话也给了我一个暗示:相信你自己,与其来问我,不如自己去证明。

  “走吧…”我对范兴学淡淡说。

  “好。”于是他就继续把我扶着走出去。

  掠过唐诗诺身边时,她用手顶住我的胸前,轻声问我。

  “怎么样?身子没大碍吧?”

  他妈的,你还有脸问?长眼睛的人都看清楚了,你还在这里问?这不是浪费口舌这是什么?

  心里烦躁得要命,我连不想见到她的心都有了!

  不过在公共场合,我还是给了她面子,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

  “没事,回去…休息几天就好。”

  接着刚往前走几步,任康又走在我面前拦住我的去路。

  “诶诶,黑曼巴,我再次向你说声对不起。我不知道柯阔这人下手这么严重的。为了证明我对你的歉意,我决定给你开张支票当作是给你的医药费。这样好了,你们先到正厅去等我!等会儿我马上回去给你们开支票!”

  装什么?一晚上我都被绑在你的别墅里你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假惺惺的给我什么支票当作医药费?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在唐诗诺面前摆摆架子?

  不过鉴于他之前对我做的事,相比柯阔他们几人,算是好多了。所以我还是决定给他一个面子,对他挥挥手。

  “不用任少你破费了…你没报警…你没追究过去…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不说了,我先回去休息…”

  接着我让范兴学掠过任康,然后再绕过别墅往大门边上走。

  看守大门的那几个保安对我虎视眈眈,不过我真的是太累,不想分析他们的心理活动。

  反正他们立功就是了。

  这次来接我,他们算是看得起我。虽说不摆红地毯之类的,但全部的人都来了。

  刚走出大门,钟泽和万莲两人问这里怎样哪里怎样,是不是伤到哪里,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等等之类的话我就不说了。

  还是那句话,明眼人看面相都能看得出来。

  范兴学把我放在车子后座上,我让他别等其他人,先开车回去再说。

  他看到我这幅惨状之后,点头答应,启动车子就往别墅驾驶。

  躺在后座上的我,昏昏入睡,要不是因为我身上有伤,它们的骚动我,成为我的梦魇,提醒我千万不能入睡!

  一路上都是范兴学在说话。

  半梦半醒的我只能听到几句话。说什么昨晚我让他们走,等了一晚上我还没回来,唐诗诺这才联系任康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事情。

  回到别墅之后,范兴学建议我在沙发上等着,等冯文明回来之后再把身上的伤口清理后包扎。

  我拒绝了。相比身上的那些伤,我让他去厨房给我弄点早点过来,吃完我就睡,特地嘱咐他不要让我等太久,弄简单点的就行。

  他很理解我,立刻给我拿来了牛奶和面包,今早谁吃剩的我也不清楚,撕开包装我就开吃。

  刚刚要吃的那一刻,张开嘴巴,侧脸传来的疼痛非常剧烈!让我觉得吃饭都成了问题!

  =酷C匠。网正版#首|发%

  不过考虑胃病的缘故,我还是忍着,吃完了几片面包,喝干一杯牛奶。

  事后我站起身,感觉整个人恢复了不少的体力。范兴学让我别乱动,让我在客厅里等待着他们回来。

  我还是拒绝了。我告诉他,现在我需要的不是什么处理伤口,我更希望给我一个私人空间,加上充足的时间就可以!

  他还想说为我自己着想,身上脸上那么多伤,不处理是不行的!

  我告诉他,没必要把这些皮外伤当成一回事,以前我受过无数次这样的伤。我还告诉他,别把我当成某种大人物一样看待,把我当成往常的我就成,不必小题大做。他们回来就回来了,不要让他们来打扰我。

  事后范兴学理解我,看到我摇晃的身姿想扶我上楼,但是我还是谢绝了。

  所以在上楼的这一段时间,我是扶着墙上楼的。

  上二楼,打开自己的房间,进去从里头反锁。脑海里空白一片,什么事情都懒得去想懒得去猜,倒在床上,没多长我就失去了意识,进入梦乡。

  梦里的世界,你会感觉到时间过得飞快。那天任务失败后,我睡得很香。我没有梦到别墅里的那些保安追赶我,我也没梦到柯阔他们如何对待我,我也没有梦到小雪出现在我梦中。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身体有人翻动。可太累的关系,我都不想去管这些琐事,毕竟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一个翻身动作,让我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隐隐作痛,这才强迫我睁开双眼。

  窗外一片漆黑,太阳已落山,可房间里的灯光是亮着的。

  难道是我没有今早回来无意间打开了开关吗?

  打开就打开了,反正不是我交的水电费,开它一晚上都没事!

  倒头,继续睡!

  白天的睡眠远远不如晚上,再加上当时我实在是太累太累,连饭都不想吃。

  可是我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眼光看着我,睁开惺忪的双眼,一看……唐诗诺定定的坐在我的床头边上看着我。

  我自然无视她,翻身继续睡。

  可我也不知身上的伤到底有多少处,一个翻身碰到痛处,不由得“啊”长吟一声。

  床头边上的她喃喃道。

  “你已经睡了一天了。”

  是啊,一天又如何?妨你碍你了吗?范兴学没告诉你吗?我睡觉的这段时间,不想任何人打扰我,难道你连这点私人空间都不想给我吗?房间是从里边锁上的,你是踢门而入还是撬开的?

  听到她的声音就烦!一看到她我更烦!

  继续睡,而她却因为我一个翻身动作再加上一个长吟,断定我已经睡醒,喋喋不休的在我旁边说。

  “你该起来了,你不是有胃病吗?今天一天没吃饭了,我现在就下去给你做。还有,你身上臭烘烘的,该去浴室洗一洗身子。当你走出浴室的时候,下楼就差不多看到我煮好晚餐了。”

  不知怎么的,我想做到心无旁人进入梦境好好睡觉。可我越是想这样做越是适得其反!越是睡不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