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掏出兜里的烟,递给他一根并为他点上。

  似乎他西装革领之后就把以前抽烟的习惯给改掉了,抽第一口直呛。

  我笑着开玩笑。

  “你要是回家怕你妻子闻到身上的烟味,你可以不接这根烟的。”

  小郭满脸愁容,又叹息道。

  “唉…这件事我都没跟你说,你都知道。”

  虽然我和他妻子只见过一面,可他妻子什么事都要知道,而且我认识以前的小郭是个烟鬼,一天一包烟,有时三包,看心情。

  我的抽烟习惯就是向他学的。

  小郭是正宗的妻管严,鉴于他是个烟鬼,现在却能完全戒掉,我只能认为他妻子管得太严就对了。

  接着,他看了看手里的烟,慷慨道。

  “其实吧,我做保险的,经常烦闷急躁。有时候面对客户的无理取闹我好想爆粗口,可一想到这样做就会丢工作,我怂了,只能任凭他们骂了。骂是骂了我忍也忍了,可他妈的到最后还不在我这交保险!我就操了!”

  我不由得笑出声,愣是被他给逗笑了。

  笑声过后,我们两人又陷入了沉静,顿时间觉得气氛倍感无聊。各自抽着烟,不知该说什么好。

  半会儿之后,我在喃喃念叨着。

  “小雪的事…谢谢你了。”

  “这点小事,根本不用谢…”他说话声也很低沉,“我该做的,分内事,不用谢。”

  “不,这不属于你的分内事。你该知道,要是让外人知道…你…你很有可能被列为嫌疑犯的…”

  说到这,他重重锤击我的后背。

  “说什么呢?傻小子?”

  我不解的看着他。

  “难道我会希望她永远待在停尸间里,就这样视而不见?要换做是别人或许是办得到,可我真的办不到。”

  我打心底感激他,这是真的。感激之言不胜表达,所以我也没再说下去,只好换另一幅心态,转移话题。

  “怎样了?你结婚应该有一段日子了吧?怎么没跟你妻子生个孩子什么的。有个孩子,你老了之后也有保障。”

  小郭白了我一眼,尽在不言中。我不解,一脸阴险的向他问。

  “怎么了?是不是你生育方面有问题?那没关系,你可以去试试试管受精。虽然…虽然…”

  接着他又给我一拳,叱喝我。

  “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喜欢八卦呢?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没有分寸吗?难道你就这么多事吗?难道你就这么爱猜疑吗?!”

  我并没有胆怯,继续挑战他的底线。

  “呐呐呐呐…你情绪这么激动,肯定是你们两人之中一人出了问题。否则不会这么激动的!看来,你们真该找个实用的方法解决了!你说是不是?”

  他倒是跟我来去了,装腔作势往另一边看,不理我。实际上,只有我知道,他把我说的每句话都记在心里的。

  “唉…”我长吁一口气,“你妻子那么泼辣,一看就知道你的日子很难熬。对了,上次借钱的那事,回家之后你是不是被她拿着鸡毛掸子吊打?”

  “哼!”小郭惊奇的指着自己,“我会被一个女人吊打?你开什么玩笑呢?我手臂都比她大腿还要粗!单手分分钟秒杀她!相处不下就离婚!又不是什么大事!”

  我当时很在意一件事情:如果他妻子在场的话,他会怎么做?他还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来吗?

  可他人,我了解。我不知怎么形容,只能草草几句概括。

  他关心一个人的话,口头上虽说爱怎样就怎样。可如果他关心的人出了点小意外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那么他就会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

  所以,要让他和他妻子离婚的话,那完全是逞强。

  所以他这人有一个缺点兼优点。用现代的话说,做事逞强行为装逼。

  事后我又联想到了唐诗诺。既然她在小郭那里交了保险,那小郭肯定有她相关资料。

  于是我问他时,他不记得太多了。可他做这种人寿保险又不是贷款的,大多不会去多问客户的工作地点。但他还是向我保证,回去查看她的资料,只要有什么信息都会用手机短信告诉我。

  之后,我与他就这样告别了。

  当晚10多钟才回到别墅,他们几个就睡了。大宅里也是乌起码黑一片,甚至连晚睡的唐诗诺也不在。

  幸亏我在外头早就填饱肚子了,之后我也上楼躺地就睡。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

  在我返程的途中,小郭的办事效率很快,翻查资料后给我信息。除了唐诗诺的出生年月日之外,她为自己的母亲交了保险,其他什么都没有。

  不值一提,可当晚躺在床上的我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一定要找出这个神秘李!

  接下来,我们虚虚度过三天,任务到来是第四天早晨。当时我正和范兴学在一起玩街机,万莲在楼下大喊我们的名字后,我们这才匆匆结束游戏,下楼。

  她们老早的就把机器搬到大厅,我们几个人少了钟泽和冯文明这两人。不用说,肯定是去喝酒泡妹了。

  实际上,他们从昨晚就去了,只是清晨还没回来。我们都知道,他们回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烂醉。

  不过为了让我们都知道这次的目标,唐诗诺还是匆匆给钟泽打了个电话。

  但是没人接!

  于是她又出门嘱咐在门外看守的那几个保安去找钟泽,一小时后,我们看到两个烂醉如泥分不清南北方向的醉鬼出现在我们眼前。

  /n酷`匠网j》唯g…一正w版,Z其O¤他E√都是盗i版

  他们喝醉我们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可当时他们手中还拿着啤酒,看到唐诗诺和万莲两人之后,钟泽笑嘻嘻的迎上前,嬉笑道。

  “来来来…妹…妹子…我们把这杯干了…然后…嗝(饱嗝)然后我们就去做我们该做的事…”

  唐诗诺没有理会钟泽,双手怀胸就这样冷漠的看他。

  而冯文明这个大块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没有像钟泽那般酒后乱性,可一身的酒味也是让万莲唠叨半天。

  鉴于他们这种状态,想要说的话他们也听不进去。于是我们商讨,晚上再讲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