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电那头传来钟泽兴奋的回应。

  “好咧!你就等着瞧吧!”

  他到餐厅的时间只需几分钟,当时我的眼中假装看着前方,若无其事享受自己的美食。

  可钟泽和冯文明两人,尤其是冯文明。他与钟泽相处一起,凸出他的人高马大。可当时由于气氛场景不适合我有那种娱乐心去管这个,所以没笑出来。

  我记得他们站在门口有一会儿,快速扫视餐厅一眼,锁定我,并径直走向我。

  钟泽和冯文明两人站在我的面前,阻挡并影响到我用餐的食欲。为了配合,于是我淡淡的回应他们。

  “服务员在那边,我不是服务员,麻烦你们能让开吗?”

  钟泽不知搞哪样,一掌拍在餐桌上,餐具震起几毫米,杯子里的水差点溢出来。

  他板着一张愤怒的脸,愤然指着我。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把话说清楚。第二个,我现在就要把你打个半身不遂。”

  他的表情口气很快的就融入了戏剧里,导致当场的我不由得真抠门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但也因为他这一掌拍在餐桌上,再加上他刚才强硬中参杂着愤怒的口气,惹来了同在餐厅中用餐的其他人。

  顿时间,整间餐厅鸦雀无声,目光聚集在我们三人身上。

  我特有绅士风度的笑着回应。

  “真不好意思,帅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不认识你。”

  “哼,”钟泽轻蔑的笑,“你不认识我?当然!你不认识!可你认识我的老婆吗?!你还记得前两天你们背着我去开房吗?!”

  经过他这么一解释,带动了整间餐厅的节奏。相信这种事情他们司空见惯,所以是以着另一种心态来观看。

  如果真不是这样,为何我的余光却看到他们拿出手中的手机拍照?

  为了照着计划去进行,我必须装出很恐慌的样子,顿时间六神无主,站起身,伸出双手,支支吾吾回应。

  “先生,你先听我说…我,我和你老婆,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我们只是同事…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钟泽用一种轻蔑的眼神和冯文明对视一眼,然后搓搓手,低声回应。

  “你说这话可真的太巧了…我老婆自从遇上你之后,她一天班都没上过…”

  “啊?”我长大嘴巴,继续辩解,“那大哥,不是我的错,我承认,那是嫂子太迷人了…我真的把持不住自己…”

  “哈哈…”无线电中,传来唐诗诺和万莲两人的嬉笑声。

  钟泽怒骂一声,趁着我一个不注意,在我侧脸上呼上一拳。

  一开始,我以为钟泽下手不会太重,没想到他那一拳竟然把我打趴在地!

  我狼狈站起身,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用眼神与他对视,想传送信息:喂!我说演戏归演戏!你也不用下这样的手吧?你这下手也未免太重了吧?轻点行不?

  可谁知钟泽竟然选择无视我的眼神,叫上冯文明,指着我。

  kj更新最J快In上{w酷:{匠网

  “兄弟!他把我搞得在朋友面前颜面无存,只有你这个兄弟陪着我。你说吧,这个人该怎么办?!”

  “杀了!”冯文明说吧,掀起他的袖子,作势就要上前殴打我。

  就算我与他们不演戏,在日常生活当中,看着冯文明的人高马大,我认为他足够有能力举起100公斤的杠铃!

  可这是在演戏,我生怕会因此他会对我大打出手!

  他如一辆路虎,势如破竹步步对我紧逼。而憋屈的我只能步步后退。后退的同时不了撞上一张餐桌,停下脚步。

  冯文明粗壮的大手直接拎住我的领口,我垫起脚尖勉强能呼吸。

  可他下一秒,一拳打在我腹部上,导致我捂着自己的肚子干呕。

  我不知他这样做是为了演技真还是心存对我不满。将我往旁边一甩,当时就碰到了别的正在用食的餐桌上。

  餐桌上的那些食物稀里糊涂的落在我身上,那些消费者则是大呼小叫,像是受惊了一般,连忙闪一边去。

  受了冯文明这一拳就足够我站不稳脚跟,可谁知他这人竟然又拎起我,恶狠狠的对我说。

  “今天不收拾收拾不这个败类!我在我兄弟面前真的是抬不起头来了!”

  接着,冯文明和钟泽两人,开始不分青红皂白的开始对着我殴打。他们拳拳到肉,以至于我觉得他们假戏真做。

  期间我曾破坏了不少的餐桌,扫了不少消费者的兴,那些消费者都聚集在一堆,远远望着我们,不敢靠近。

  那些服务员也尝试劝架,可就凭借着冯文明这个人的人高马大,光凭气势就把这些服务员吓得屁滚尿流。

  他们下手有点重,我挤眉弄眼告诉他们:下手轻点!我受不了!

  换来的是冯文明拿椅子拍打,当场旋转两圈倒地。

  再次用眼神告诉他们:够了够了!差不多就可以了!

  换来的是钟泽的辱骂声加殴打。

  我用恶狠狠的眼光瞪着他们,在外人眼中我有一种要还击的错觉,实际上我却是在给他们信号:你们真的够了!再下去我真的要还击了!

  谁知钟泽大骂一句。

  “你勾引我老婆还瞪我?你还有理了?”

  我这一系列的眼神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

  在经过了不知他们多少次的殴打之后,冯文明终于是觉醒了过来,把我扔向甲的那张餐桌。

  当时我看到甲时,知道此次机会来之不易,连滚带爬的抓住他的脚跟,然后再假装站不稳的关系,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他极力抵制被我压在身上,并对我大呼小叫。

  “有没有搞错?!快点从老子身上起来!我这身衣服可是不惹不起的!知道没?!快点起来!”

  而我则是在混乱当中,拔下他腰间的钥匙,一个翻滚落在一旁。翻滚途中拿出兜里的橡皮泥,把甲的钥匙放上去,并用力一按,成功复制下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我都是借用我的身体进行掩饰我的行为,外人根本看不到。

  甲赶紧起身,我的余光看到他表情上有一种惊魂未定的神色,而他身边的女子连忙帮他拍打身上的尘土,用焦急的口气关心问候他到底有没有事。

  冯文明教训我教训累了之后,接着再到钟泽。

  他嘴巴上骂骂咧咧的朝我走来。

  “让你这个人犯贱!我让你勾引我老婆!我让你作贱!”

  接着他扳正我的身子,骑在我身上,冲着我的脸又来好几拳。

  途中,我对他不断的使眼色,暗示着任务已经完成了,不需要再演下去了。

  可是,入戏太深,钟泽无视我的眼色暗示,在我脸上连呼好几拳!都不肯停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