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苏梦芝还是选择了留在魔指深渊,毕竟她的身体还需要静养,太多的劳累也只是给身体增添负担,况且在魔指深渊有蚁褀一族在也不用担心她会有什么危险。

  看着离别时苏梦芝脸上会心的微笑,易云天内心也是大大的舒了口气,也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而且这些日子经历的实在太多,而且半年的光阴似乎也过得飞快,易云天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在魔指深渊中浪费了多少天,所以现在的他能做的就是加快速度赶往帝都的中心城市,去参加天昭选举的最后试炼。

  只不过现在的易云天担心的确实此刻他自身的状态。

  如今的他好比一个胡吃海塞,硬生生吃下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而自身的消化系统还来不及进行这么大规模的消耗。所以此刻的易云天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移动的炸弹,膨胀的能量时时刻刻都有冲破身体暴涌而出的危险。

  可是偏偏易云天还是要硬撑着一副怡然自得轻松平常的样子,潇洒的挥手告别。

  “这一带应该有片山谷,强撑着也不是办法,先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吧。”宣可儿看着表情甚是痛苦的易云天担忧道。

  h最!新、章n+节上酷匠网

  “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易云天有些沮丧,看了看自己身边为自己担忧的宣可儿原本哭丧的脸立刻变得噫笑起来。

  “脑子里想坏东西的话,小心身体突然就自爆了。”宣可儿转过脸去,看着远方。

  “那就自爆好了,毕竟我的大脑我也不能控制的了。”易云天无赖的说“可是我要自爆了,不是连你也一起炸飞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离你远一点吗?”宣可儿瞪着大大的眼睛问。

  易云天慌忙解释“不不不,你要是离我远了,我得情绪更容易波动,你也知道我现在身体里太多的能量相互碰撞,万一控制不住不就完蛋了。”

  “我在你体内被封印了那么久也没发现你还会情绪波动啊。”宣可儿说。

  易云天徒然收起了原本嬉笑的嘴脸,低下头“对不起,当初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体力不支才会消失,没想到是因为受到我内心的影响,真的对不起。”

  “道歉什么?我这不好好的嘛?宣阳剑也成功突破了三道封印,以后我也能陪着你一起战斗了,不好吗?”宣可儿笑着说。

  修长的睫毛弯弯翘起,淡蓝色的风铃耳坠在空中顶顶作响,易云天看的有些痴迷,回过神来宣可儿已经走出了很远。

  “好啊!当然好啊,有你在我身边我一定所向披靡的,拯救世界什么也就分分钟而已。”易云天快步跟了上去。

  “真的……能放的下吗?”裔垠问。

  苏梦芝摇了摇头,无奈的笑着“真的……放不下啊”她的目光惆怅的看着寂寥的远方,闪烁的泪花中依稀独占的还是嘛少年的背影。“可是就算放不下,也还是要放下的啊,毕竟这样的我也只能是个负担而已。”大滴大滴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手掌上。“或许我能做的也就是远远的望着,在他身后远远的望着他的背影原来越远,直到淡出我的视线,消失在我的记忆。”

  裔垠递给苏梦芝一个黑色的木质锦盒,漆黑的纹路显得尤为贵重,而盒子中央刻着的也是前几日如噩梦般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沧澜的身子。

  苏梦芝木讷的接过盒子,入手的一瞬间苏梦芝的脑海猛的闪过一阵沧澜暴戾的咆哮,紫黑色的闪电鸣闪在夜空。

  “啊!”苏梦芝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没能抓稳,盒子立刻落了下去。好在裔垠在半空接住了坠落的盒子。

  “那是……什么?”苏梦芝有些惊恐问。

  夕阳已经沉没一半,霞光映射天际,如火焰般绽放的云彩用尽力气展现最美的一幕。

  易云天站在半山腰间的一个山洞口,看着这艳红的夕阳,瞳孔一种多了那么些对未来的向往。或许曾经的他坐在天台晃着脚的他对着这样的夕阳心中所想的也不过是对生活的无奈,对未来的恐惧吧。

  天空由艳红变成了深蓝色的夜空,繁星点点的闪烁着寂寥的夜幕下,易云天盘坐在这不深的洞穴种,眼前的篝火泛着羸弱的光。

  宣可儿坐在易云天的对面,表情严肃的看着他。火红的光透着宣可儿那朦胧的白色纱裙,更是让易云天浮想连连。

  “你现在身体状况已经严重失衡了,虽说寒莲花与炎阳花在你体内已经变得相对安静,可是如今的你依旧不能对这股力量进行引导。而且对于魂剑双刃的使用也仅仅限于新手级别,加之这一次你的身体经历了太多的生死锤炼,你也能感觉到到你体内的那股能量有要突破的迹象吧。站在这股能量游荡在你体内得不到消化也没办法宣泄。”宣可儿有些嗔怒的说着。

  易云天也是明白的,现在的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容得他去浪费,不加紧提升自己的话天昭选举自己的胜算很是渺茫。

  “那我该怎么办?”易云天问。

  “站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将你体内的那股能量尽快炼化才行,能突破魄印界限的话对你的各方面都会有很大提升。”宣可儿站起身子“总之现在的你就快点吃饱,尽快逐渐吧,在这多时间我会一直守在这,一直到你突破为止。”

  “嗯啊,好吧!那就辛苦你了。”说着易云天便盘坐在篝火旁,缓缓闭上双眼,努力的感受着体内那股到处乱窜的能量。

  看着易云天逐渐进去逐渐进去状态,呼吸间也算平静,宣可儿缓缓的走到易云天身边,凝望着这个满是伤痕的少年。

  不觉间脸上还是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长长的发梢遮挡着素白的脸颊,可是那一抹醉人的微笑在这暖暖的篝火旁依旧美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