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应该怎么办!”易云天低声问。他实在不愿意以这种方式苟活下去,尽管他也不想死。

  “御兽契约!”麒麟的话一字一顿,干净利落。

  “御兽契约?”易云天瞪大了瞳孔!

  “尽管你并没有任何可再生的能力,但是同为千古魔兽,我和那头蠢老虎,通过你体内的精血作为枢纽,或许可以帮它承受一部分痛苦。”麒麟说。

  “最坏的情况你们也会被影响的吧!”易云天缓缓的说“我经历过那种痛苦,所以也更明白扩大十倍后将会是什么概念……”易云天声音很低,双手握紧了拳头。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内心很是痛苦“所以……我希望可8以的话,无论如何,可以代替承受的话,哪怕是一点也好。”漆黑的结界孤傲的王,孤独的矗立。

  易云天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左手,手掌平放,指尖指着不断抽搐的裔垠。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易云天的中指指尖滴落而下,印刻在这御兽阵的中央。

  “蕴藏无尽虚无的黑暗。”

  “漆黑闪耀的黑之王者啊!”

  “吾在此刻将与你定下契约的誓言。”

  “遵从王的圣喻!血界融合。”

  这属于强行御兽,以裔垠目前的状态根本是没办法唤醒多余的意识来签订契约的,所以要在这种情况下签订契约的话,必将和当初御兽白虎时受到反噬,而且恐怕这一次所受的反噬猛烈程度也会更加猛烈。

  “真是……片刻都不能好受啊……”

  精血滴落,光阵立刻犹如从沉睡中苏醒一般,咆哮着狂躁的能量波动,而此刻易云天的面前是一条被精血所打开的契约之路。

  而路的尽头,就是躺在地上的裔垠。

  当血脉交融的一瞬间,整个光阵就猛烈颤抖起来,暗黑色的光波如叠浪般朝着易云天袭来。

  紧紧是第一道光波,猝不及防的易云天就被击倒在地,随后拿铺天盖地的能量波动源源不断的朝着倒地的易云天狠狠的砸了下去。

  而另一头,易云天的那滴精血正缓慢的淹着轨迹一点一点的接近裔垠,只要能坚持到契约完成,一切都会好的。

  “啊!”易云天痛苦的咆哮,浑身上下像是布满了细小的虫子,不停的啃食自己的血肉,神经,可是尽管如此,那即将漫上裔垠的精血,却无论如何也再难进一步。

  麒麟看着此刻的裔垠眼中闪出愤怒“懦弱的胆小鬼,你以为独自承受这一切就都是赎罪了吗!你愿意看着你的族人永远背负着那所谓的罪孽永远的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苟延残喘吗!如果你要是死了,蚁褀一族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当初踏破天河的豪气干云,到你这一辈就被磨灭殆尽,变得一文不值了吗!”麒麟的话如雷霆般吼出。

  震颤的光阵摇摇晃晃。

  易云天痛苦的看着遍布自己周身的黑色能量网,尝试想要站起身子,可是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做到。

  只不过他却微妙的发现。在他体内那两股红蓝色的力量正在默默做着抵抗。

  两股能量似乎是有意识的做着抵抗,只不过这抵抗仅仅限于自我防护,并没有参与对易云天身体的保护。

  发现新大陆般的易云天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的调动自己的灵魂力,他想要将自己体内的这两股能量进行可控制的引导。

  两股来自于自己血脉之中的能量,随着自己的血液源源流淌,血红中渗透着淡淡的蓝色波纹,看似相容,却又很微妙的保持着距离,易云天发现,这两道能量相互牵制,又或者说相互制约。

  可是对血液进行可控性引导却极为困难,几乎是耗尽了易云天所有的力量才在自己的双手之上,各分离出一地血液。

  只不过易云天发现被分离出来的血液离开自己身体的那一个瞬间竟然失去了所有的能量,也就是说如今在易云天手上的血液根本就和普通的血没什么两样。

  “怎么会……这样!”易云天不解,可是现实却硬生生的摆在眼前,让你不得不相信。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易云天这么想着,可是如今的情形哪有留给他思考的时间。狂暴的能量无休止的轰炸着易云天。

  而停在裔垠身前的那滴精血,却也是难进一步。

  “没可能回得去的,没落的王终究只能躲在这被诅咒的深渊中,苟延残喘。”裔垠的声音颤颤巍巍,透着无尽的沧桑。

  “那你就放弃了……吗!”易云天挣扎着抬起头“甘愿活在自己给自己制造的梦里,陶醉其中,不愿意再去多看一眼外面的天空,待在给自己造的笼子里真的就能磨灭当初最真实的梦想吗?”

  裔垠四声嘶力竭的咆哮“那你告诉我,有什么方法可以弥补,有什么办法才能挣脱这卑微的枷锁,离开这暗无天日的深渊啊!”

  “你要先活下去,你的族人都在等你。”易云天握紧了拳头“承载了那么多的希望,怎么能轻易倒下!”

  就在这时,握紧了拳头的易云天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掌心,变得一冷一热,两道狂躁的能量像是打开了大门一样涌现而出。

  /酷匠网永久Z免…)费看zH小w说

  他能感觉的到,放出他凝聚出那两滴血液中所蕴含的能量,此刻正在成几何倍数猛增。

  易云天摊开手掌,耀眼的光芒闪烁,在易云天的左手中央一朵冰莲似的虚幻波纹衬托着那滴血液,而右手之上,也是同样的情形,只不过一滴血为晶蓝色,一滴为炎红色。

  而正是这两滴血液有灵性的炸裂开来,在易云天周身凝成一道微薄的屏障,一半为蓝色,一半为红色,竟然将那狂躁的黑色能量波尽数遮挡在外。

  易云天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从没想过幸福来的竟如此突然。

  同样这一幕裔垠也看在眼里,那到神圣的光辉同样也照耀这塔心中最深刻的黑暗。

  “或许,真的有必要尝试着去改变了……”

  裔垠看着易云天,一如当初见到拯救了它门一族的那个手握圣剑的人类。

  一滴精血凝聚而出,滴落在这光阵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