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梦……燎原的烈火,遇上了漫天的蓝色冰晶,本该是场美丽的邂逅,可是却没有人见证这缤纷的绚丽。

  易云天静静地躺在烈火中央,温暖的火焰将他紧紧包围,火红的光芒映在易云天呆滞的脸上,泛起一阵红韵。

  他伸出手臂,想要接住纷落的冰晶,可是他最终抓住的也仅仅是那虚无的空气。

  冰晶被融化成水,又再度被凝成蒸汽回到天空,又再次变回冰晶……无休止的循环,没有丝毫的厌倦。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他正在被烈火吞噬,灼热的火蔓延上了他的身子,覆盖了他的脑袋,遮挡了他的所有视野。

  他梦感觉的到,体内那被中和的血液,温暖的火融进了他的身体,渗入骨髓,蓝色的冰晶凝聚覆盖在血液之上,宁静的看着。或许这也是另一种守护……

  漆黑的空间如今尽是贫瘠,龟裂的地面犹开裂着巨大的裂缝,宣可儿跪坐在地上,看着躺在怀里的易云天,淡蓝色的瞳孔中满怀伤感。

  如今的易云天身体之上除了头部,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黑灼的皮肤透着森白的骨头,尽管炎阳花竭力的想要为易云天提供生命的血液,可是身为炽阳体的易云天,单凭炎阳花的供应是远远不够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易云天已经一只脚加一个身子已经踏进死亡的大门了,唯一还有那一丝执念滞留在生的边缘,苦苦支撑。

  宣可儿只是静静地看着易云天,寒莲花已经融进了他的左手掌心,而炎阳花也已经献祭了自己。整个世界都将变回原来的样子,唯独易云天要承受这一切,献上生命。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试试吧。”裔垠缓步走到易云天身边,看着躺在宣可儿怀里的少年。“这一切都引我而起,最好也能由我了结,这么好的苗子,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宣可儿看着裔垠,裔垠也看着她,谁都没有接着顺话,就像心照不宣。只不过裔垠眼中带有一丝恳求。

  宣可儿早就明白,沧澜发疯时对准了裔垠猛烈的一击,本该是致命的,可是如今裔垠却完好的现在这,原本受伤的伤口也已经完全愈合,甚至没能留下创痕。

  这就是蚁褀一族为什么会被永世禁锢在地下深渊中的根本原因,本是上古时期十大圣兽之一的蚁褀一脉,拥有最为强大的愈合以及再生能力,这种能力被称之为——界限再生。理论上是过分加快体内机体的再生能力,血统强大的话恢复速度肉眼可见。只要不能一击必杀,理论上就能做到无限制再生愈合。

  正是这种无赖到极端的能力,让最初的蚁褀一族萌生了征服世界,奴隶生灵的贪婪欲望,当时的不死军团,由一万只血统优秀的蚁褀组成,霎时间横扫天地,没有任何军队或是组织可以与之正面抗衡“吾有万军,可踏破山河,怒冲凌霄!”

  q最-$新;章节f上酷k匠YM网

  尸横遍野已经不能用来形容那时苍生心中的绝望与恐惧,被蚁褀扫荡过的每一寸土地,大河山川无不被鲜血染红。

  当时的蚁褀一族自认为天下无敌!

  那是罪恶的一族,也终将接受罪恶的惩罚,异次元魔佣的入侵在那之后也开始了对世间的侵略。满是疮痍的大地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侵扰。

  而怀着同样目的的蚁褀自然不会老者别的东西来干扰自己的宏图霸业,那场战斗结局是蚁褀一族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了接近全军覆没的代价。

  眼看着就连最后的血脉都没法保住的时候,手握宣明的人,身披铠甲的英雄,在那些爪牙下救下了蚁褀一族最后的幸存者。

  多么嘲讽,看不起人类的蚁褀一族决心改革,抱着要将人类灭绝的宏达愿望,要统治世界,可是最终的结局却要仰仗着人,被人类所救。

  自那次的之后蚁褀一族自知罪孽深重,没有脸面在苟活在被人类所拯救的天空下,所以就造就了这么一个地下深渊,万年来,苟延残喘……也算是为了赎罪。

  自然宣可儿是明白的,蚁褀一族最为什么的一道色彩,同样她也知道如果打算用界限再生去救一个人类的话,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苛刻的。

  这也就意味着要将对方身体之上的每一处伤痕全数嫁接到自己身上,然后再用自己的自愈能力进行伤口再生,就像是强行将对方所有的痛苦拉扯到自己身上。自己代为承受一样,而且这样所受到的痛楚将被扩大十倍不止。

  裔垠能不能承受的住这剧烈的痛楚,还是另外一回事,何况如今的易云天已经是危在旦夕,已经没有太多让它犹豫的时间了。

  裔垠已经有了觉悟,万年前欠下的债,终归需要偿还,缘起缘灭也不过云烟散尽。

  宣可儿结着手印,白色的光阵自脚下展开,如同天使般的威严神圣而又满是伤感,易云天静静地躺在地上,白色的光芒将他与裔垠一同笼罩。

  黑暗中,易云天仿佛看到了两只绚丽的光彩在相互追逐,红蓝相间的飞舞在漆黑的空间中。

  易云天拼命地追赶,却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那近在咫尺的光芒,寂静的黑暗中他筋疲力尽。

  就在这时,他仿佛听到了呼喊,洪亮的吼声震得写个黑色的空间摇摇晃晃,易云天记得这个声音,这是烈玉麒麟的声音。

  易云天抬起头看着脚下的空间被震成碎片跌落而下,而此刻他所处的地方却是御兽阵的中央。

  自己正前方的是烈玉麒麟威猛的身姿,还有须弥白虎,自己已经摊到在地的裔垠。

  “你留在我体内的精血不是耗尽了吗?”易云天看着麒麟问。

  “只要我不死,你不死,契约未断,精血是会慢慢复原的,所以就算耗尽,通过御兽之力的时空链接也还是可以修复的,不过比起这个,还是多关心一下它吧!”麒麟深沉的看着裔垠。

  此刻的裔垠浑身抽搐,身体不停的痉挛。看样子极为痛苦。

  “为了救下临死的你,它把你所有的伤全部嫁接到自己身上替你承受了,不过这样下去,就算是在优秀的界限再生,怕是也受不住这扩大十倍之后的痛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