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看到灼热的火焰在自己身体上翻腾着红色的光,可是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或许就如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吧。”易云天这样想着。

  有的时候命运总是愿意眷顾那些明明嘴上说着放弃,心里却还在死死支撑的人,易云天本来是不信的,可是这一次他却被颠覆了认知。

  }:酷匠s!网永久|免费G%看;小说al

  火焰覆盖了易云天,并打算将他吞噬,就当易云天的意识即将被完全占领的时候,另外的一场暴动开始了。

  是的,一山不容二虎,一个身体内不需要两个王。

  那圣洁且桀骜不驯的寒莲花怎么会允许有其他的外来物种侵略自己的地盘,而且态度还是这般的傲慢无礼。

  当火焰覆盖在易云天体表的那一刻,寒莲花就已经在易云天周围覆盖了绝对零度的领悟。如同孤傲的王用着鄙夷的目光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者。

  而炎阳花却也是异常刚烈,不死不休的猛烈进攻,以示自己对驻守者的不屑。犹如王者降临般威严的藐视一切,它要向这里的王者宣战。

  但是可悲的是,这样一场王与王的较量,战场偏偏选择在了易云天的身体之上。冰与火的极限碰撞,不死不休的猛烈攻防,一切的平台都是易云天。

  “如果我还有力气再次舞剑,哪怕只能舞动一次,我一定要亲手了结了自己……”

  非承受极限的痛处让易云天几度失去知觉昏死过去,可是偏偏那极度富有刺激神经的属性无论冰火,都能在易云天昏死过去的后一秒再次将他唤醒。

  这就好比一个正在被凌迟的犯人,多渴望死亡,可是偏偏要看着自己被割尽最后一片血肉。

  上古两大奇花,冰火不容,每一次的撞击都是一次强大的力量碰撞,溅射的能量波让厚厚的黑曜石地板都裂开了巨大的口子。

  此刻的魔指深渊嫣然已经置身火海,冲天的烈焰不安分的奢求吞噬每一寸领域,当然也包括那被蚁褀一族所防御起来的小小屏障。

  苦苦支撑已经没有了必要,看不到任何希望真不如尽早缴械头降,所有人的希望在易云天倒地的那一刻都成为了泡影,哀大莫过于心死,斗志都没有了还能拿出什么去做最后的抗争呢。

  脆弱的防御屏障已经摇摇欲坠,火焰贪婪的看着里面的一切,猛的一个撞击,屏障崩坏,裸露的人没有任何防御,裔垠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火海,这样的一幕与万年前的预言石那样的相似,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可偏偏就在这时,火焰猛的倒退,整个地下深渊的火焰全部被炎阳吞噬殆尽,不久一丝痕迹。

  满是疮痍的土地再度变回原本的样子,唯独那融化了的水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模样。

  裔垠惊讶的看着远方的光,蓝色与红色的高度碰撞。

  易云天难得的舒了口气,拼尽全力的寒莲与炎阳,消散厌倦这小小的战场,选择离开易云天的身子,在空中对决,然而原本略占上风的寒莲如今却频频受挫。

  “看来吸收了这整个地下空间所有的火焰但是让它变强了不少啊!”易云天感慨。

  可是尽管如此寒莲花的攻势依旧蛮横,两方都舍弃了防御拼尽全力的就是不断不断的进攻再进攻。

  毁天灭地般的狂躁能量充斥着这原本看起来很大的地下深渊。龟裂的大地似乎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能量开始有了些许的下降。

  “这样下去……它们都会死的吧。”易云天看着头顶,那两朵花,两朵天宠之物,斗争的这么激烈,不惜一切的试图将对方打败。可是越是因为这样,因为背负着荣耀,背负着天之娇宠,背负着虚无缥缈的求胜欲望,甘心登上自己的一切作为代价。

  易云天已经看的出来,寒莲花已经开始枯萎,离开了他的身体没有了自己体内血液的滋养加之这样过分的消耗,冰蓝色的花瓣开始被枯黄侵染。

  炎阳花的状态也是极为虚弱,同位天地奇花,沧澜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榨取的资源,盛开的花朵尽管美得过分可是依旧走向了死亡的边缘。

  可是这场战斗却丝毫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决战时刻已经到来,不死不休的争斗众该有个结局。

  可是这本该拼尽全力的一击,并没有想象中的爆裂万丈,也没有想象中的两败俱伤,可以看到的是,盛开在空中的花选择了自毁的凋零,蓝色的冰晶碎裂开来,迸射出无数道晶蓝色的弧线。却又尽数集中在了炎阳花之上。

  而此刻的炎阳花原本已经泛白的花蕊缓慢的恢复了原本的光彩,透着危险的红色再度呈现在了花瓣中央。

  这么看来是炎阳花赢了,可是静止在空中的炎阳却显得那样落寞。最后的那一刻寒莲花选择了自我的毁灭来成就炎阳花的苟活。

  或许这才是胜者的骄傲,让你永远的活在屈辱与懊悔之中,永恒的记忆这来自敌人的怜悯与施舍,多么痛的悲伤。

  易云天看着空中缓缓落下的那颗莲子,淡蓝色如同晶莹的宝石,微凉却又安静。

  “或许你们能成为朋友的,可是却偏偏做了敌人,谁说冰火一定不能相容啊!”易云天感慨。

  “如果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说你们还会不会继续争斗不休?”易云天苦涩一笑“毕竟你都在我身体里住了这么久了,也算是老邻居了吧,我决定救救你,你说真么样?”

  易云天拿起宣阳,狠狠地在自己的左手手掌心得地方刺了下去,有些黑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出。他将莲子放在伤口的地方,让鲜血将它滋养。

  “你会没命的!”袪离咆哮。

  易云天装过头“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不去做。”易云天低着头看着手心那莲子已经长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根茎,死死的刺进他的血管。“它太善良了,为了救我不惜以命相搏,却又不忍心伤害同类……相比之下流点血又算什么呢?”

  可是易云天想错了,错在它低估了寒莲花,也高估了自己,先前的他已经大量失血了,而且原本有这烈玉麒麟的精血作为媒介,而烈玉麒麟的精血已经为了他而尽数消耗。支撑寒莲子的血他根本供应不起。这是一场以命换命的交易,前一次是沧澜,这一次轮到了易云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