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天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老者,那神圣的白色光芒耀眼的让人憧憬而又敬畏。

  “我要去救她。”易云天说。

  “可是你没有剑,拿什么去救。”老者的声音低沉,带着质问。

  易云天仿佛看到了刚才那个跪倒在苏梦芝旁边,筋疲力尽无能为力的自己,老者说的对,没有剑他什么也做不了。

  易云天沉默了,静静的看着脚下,那纯净的白色虚无。强忍着眼角的泪水。

  “那么,你选择放弃了吗?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死去。”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没有剑我什么都做不了。”易云天声音很小,却像是用尽了力气。他像极了夺去心爱玩具的孩子,哭闹着以示悲伤,嘴边叫嚣着愤慨,可是身体却本能的选择退缩。

  那是他最不愿意承认的,也是他最希望极力掩饰的,他哭闹,叫嚣,无非是为了掩藏自己身体上的恐惧,以及内心深处的胆怯。

  老者看透了他的内心,却也无力拯救,毕竟那是他的心结,只有他自己才能打开。成大事者并非是无所畏惧的勇者,也并非是大义凌然的侠者,而是懂得克服恐惧,坦然面对一切,有勇气敞开心扉敢于承担一切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灵魂。

  老者抓住了易云天的手,将跪倒在地上的易云天拉了起来,看着他那满是惊恐的眼睛。“记住,剑是掌握命运的钥匙,它承载天地,虽然强大却只能是剑,而选择了它的人却是你,你并不需要自卑,也不需要躲藏,无论剑多么强大,它所承认的主人永远是你,如今插在地上的剑无非是它的躯体,而剑的灵魂一直一直都在你的内心。”

  一阵狂风划过,老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唯独留下易云天站在这白色的天地之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虚无。

  他才终于发现他丢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丢了好久好久。他闭上眼睛,看着自己的内心,竭力的寻找,那白色的光芒,那如同初阳般的希望。

  是的他一直都很自卑,很害怕,害怕这样的自己配不上承载天地的王者之剑,他害怕这样的自己有一天会失去拥有宣阳的资格,他害怕失去,害怕再次变回那个人人唾弃的废物。他给自己的心灵上了锁,隔绝一切。

  更新X(最B快@2上10酷匠'a网

  如今他就站在那道锁的面前,黑色的锁扣映照着他曾经卑微的心。越是害怕失去就越是束手束脚,越是不敢面对就越是停滞不前。

  曾无数次易云天尝试打开自己的心结,选择坦然面对,可是他都败给了安逸,败给了肤浅的满足。

  直到此刻他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时候,才真正愿意坦然的接受自己,那个卑微,胆怯,却又固执的自己。

  裔垠感受到了异样的能量波动,犹如万年前来到自己面前,诚挚的拜托自己的人一样的威严,它早该想到,当时那个人指着预言石说过的话“万年后这座地下深渊将由一个少年拯救。而我将唤醒他的秘境依附于你的身体,到那时一切都将得到解答。”

  那被易云天锁在心中的就是宣阳剑的魂,也就是那曾经引导他拔起宣阳的剑灵宣可儿,直到锁被打开,一席白衣的宣可儿再度现在易云天的面前,易云天笑着让眼泪肆无忌惮的落下。“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你搞丢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雪白的皓腕放在易云天的脸颊上,并没有为他擦去眼泪,而是轻轻的抚摸那黑色的创痕“去吧,去完成你要完成的事。”

  跪倒在地上的易云天缓缓的站了起来,眼神坚定无比。沧澜有些异样的看着易云天,它嗅到了些许危险的气息,可是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样的小子能有多大的能耐。

  “赤霄决,魂剑双刃!”易云天猛的抬起头,血色的瞳孔霎时间变得清澈无比,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而出。

  插在地上的宣阳极度的想要挣脱地面,可是却被紫黑色的闪电死死压住,就算是地面都跟着颤动起来,宣阳依旧也没能挪动分毫。

  沧澜得意的看着易云天“我还以为你能掀起多大波浪,到真是我的失误,对你这样的废物竟还抱有一丝期待。”话音刚落,沧澜的身子突然震颤了一下,它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那个被它定义为废物的人类,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剑。一把白色的和插在地上的宣阳一模一样的剑。

  易云天也惊讶的看着左手的剑,他能感受的到,那是剑灵凝魂而成,白色的光芒在这漆黑的地下格外耀眼。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沧澜低声下气的恳求这易云天。

  “原本你的狂傲,你的目空一切呢?被你称之为废物的我如今就要讲你亲手葬送。”

  语至剑落,缠绕在苏梦芝周身无数道黑色的触须皆被这一剑尽数斩断,原本深深勒进苏梦芝体内的触须也发了疯似得迅速逃窜。细小的触须密密麻麻的聚集到沧澜的周身,没有人注意到的是,一个血红色的东西,也被从苏梦芝身上带下,被触须牵扯到了沧澜的身体里。

  筋疲力尽的易云天再一次瘫倒在地上,手中的光剑消失,变换出女子的模样,迅速将倒落的苏梦芝搀扶起来。

  “不!不要!我苦心经营的计划不该出现失误,所有阻止我的人,都该死!”沧澜无力的呐喊着,可是没有了灵魂共鸣者的鲜血供应,整个噬魂之阵也变得破碎不堪,紫色的光阵,也紧随着一声爆裂消失在无尽的黑暗,只留下化形终止的沧澜,虽说得到了人类的身体,可是却没能来得及巩固自身。反倒是受到了反噬,匍匐在地上,动弹不得。

  裔垠步履蹒跚的走向沧澜“当初的预言只有你能参透,没想到你将其用来实行你那狭隘的报复。”

  “求求你,不要杀我,留着我我还能接着为魔指深渊继续效力,这一次我一定尽忠尽责,一定不会再有二心。求求你不玩杀我。”沧澜低身下气的恳求。

  “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一次吗?”说着裔垠便凝聚出一个黑色的能量球,对准了沧澜的头。

  正当裔垠要一击必杀的时候“你难道不想知道,那预言石上到底是如何预言的吗?”沧澜抓住了最后的机会。

  “预言上到底说的是什么?”裔垠问。

  沧澜眼中闪过一丝狡诈“预言说,整个深渊都将被烈火焚烧,血红的花朵开在罪恶的深渊,燃烧尽所有罪孽。”沧澜的眼中突然冒起邪恶的红光。

  “快杀了它,它在拖延时间!”远方袪离大声的喊到。

  “已经晚了!”沧澜猛的一击掏心直直的差劲裔垠的腹中,罪恶的眼中充满了戏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