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染红了黑色的结界,缠绕在苏梦芝周身的沧澜手链在沐浴了鲜血之后变得愈发的狂躁。

  而此刻的沧澜也在变化着,逐渐褪去了那黑色的躯体,显现出来的是那如同人类一样健壮身躯,粗犷的肌肤在在这黑色的荧光下显得格外充实。

  “他这是要突破紫魄印,要进阶魂魄印了吗?”裔垠感知到了沧澜的变化,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化形为人,对每一个魔兽来说都是极其向往而又遥不可及的梦想。兽骨与人骨的差距可谓是非常巨大,而化形必要先化骨,化骨则需要格外强大的灵魂控制力才能完成对骨骼的重塑与链接。稍有差池便会丧命黄泉,所以一般来说只有自身实力突破八阶的魔兽,才有能力去尝试化形为人,而如今在噬魂之阵中的沧澜竟然会强行吞噬这十八位强者的力量,在灵魂共鸣者的鲜血引导下强行突破封印,还要化形为人。

  眼前的一幕对裔垠来说,震撼已经不能用来形容它此刻的心境了。

  可是此时的裔垠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能够阻止正化形中的沧澜,维持这紫黑色的能量球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就算是这样也无法破坏这噬魂之阵,给别提强行阻止沧澜了。而此刻的所有蚁褀全部都被笼罩在痛之哀鸣下,虚弱的匍匐在地上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向着噬魂之阵走去。

  孱弱的身姿显得那样狼狈,满是伤口的手臂紧紧的握着一把透着淡淡神圣气息的剑。

  虽说此刻的裔垠双眼已经献祭,可是对于长时间生活在黑暗中的它敏锐的灵魂感知力有时候可以比眼睛看的清楚。

  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豪爵,尽管微不足道可是却又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长剑被拖在地上,刻出不深的痕迹,正是那不深的痕迹让此刻的裔垠更是震惊。

  那一刻它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没能早一点注意到,魔指深渊的地面是采用地质火山中最为坚硬的石头,俗称黑曜石,坚硬无比,就算是开采,当初也是蚁褀一族耗尽百年精力,加之弱脊的强腐蚀性才勉强可以开采出来。做成这坚固无比的黑曜石地面。然而能这么轻易就在黑曜石之上开出刻痕的剑,那还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鲜红的血液已经浸满了苏梦芝的衣服,透着危险的艳红正被逐渐化成人形的沧澜贪婪吞噬。而此刻它自信没人阻止的了,它忍辱负重万年才等来的机会终于近在眼前。

  “你该不会就这点能耐了吧?这么小的裂缝,变成苍蝇我也进不去。”易云天站在裔垠旁边,看着面前拇指大的裂缝。

  裔垠苦涩一笑“你当真要进去,就凭你?”

  “啊,就凭我。”易云天抬起头,很是冷静的说。“她在里面等着我呢,怎么能放着她不管?”

  酷)g匠@网永久$免费/$看☆小9+说%

  “好吧,那就让我看看就凭你,能有多大的奇迹。”裔垠的额头猛然爆出一滴精血,鲜红月的血滴落在紫黑色光球之上。

  仿佛是受到了鼓舞一般,赴死的战士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命相搏。只见此刻的紫黑色光芒万丈,强大的能量波,一阵高过一阵,雷鸣般的闪电死死的轰击在一个点上。

  那原本拇指大的裂缝,猛然被撕裂出来。

  “老东西,拿精血当赌注,不怕输了连命都没了?”沧澜感受到了这股庞大的能量气息,噬魂之阵已经濒临破碎,要不是它刚突破界限,破除封印,怕是根本接不住这样躁动的能量,而此刻还在化形中的它却也只能选择苦苦支撑。只要它能汲干那个女孩的血液,它就谁也不怕了。

  “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靠你了!”裔垠虚弱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便用尽全力维持僵持的局面。

  易云天点了点头,握着宣阳剑的手紧了紧,看着前面一人大小的裂缝,毫不犹疑的冲了进去。

  “啊!”刚踏入一步,漫天的闪电,如狂风参与一般猛烈的席卷易云天的全身。犹如炼狱般的灼痛感让易云天几度失去知觉。

  然而尽管这样,易云天才只是刚踏入半个身子而已。

  “不自量力,你这样的废物。也敢踏入我这噬魂之阵?”沧澜不屑的说着。

  被雷电反复轰击的易云天,身体上的伤口已经炸开了黑色的焦花,原本鲜红的血液如今也变成了深黑色。

  唯独他手中的剑在这雷鸣下更是耀眼“别小看人了,你这样的废物,你说谁特么是废物!”易云天咆哮一声,双手握紧长剑,狠狠的将剑插入地下,被烧焦的手臂上该闪烁着紫黑色的闪电。

  只见此刻的噬魂之阵硬生生得被宣阳砸出了一个坑,宣阳笔直的杵在那里,瞬间整个结界内的闪电尽数被吸引而去。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的阵,怎么能被一把剑给轻易捅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沧澜不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它实在想不到这个不过黄魄印的小子如何能做到这种地步。

  然而现实已经容不得它过多的猜想,因为此刻的易云天已经祭苏梦芝很近了。

  “不,不要这样,你想要什么,什么我都能给你,只要你提出的条件,我都能满足你,只要你助我化形为人。”沧澜竭力的想要阻止易云天。

  “我想要你的命,你给不给呢?”易云天转头老者沧澜,被鲜血浸满的双眼显得尤为恐怖。

  “谈判决裂了吗?”沧澜自言自语,旋即说道“没有了剑,你能斩断我的沧澜手链吗?斩不断的话你谁也救不了。”

  易云天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苏梦芝,沧澜手链已经勒进了她的身体,以及血管,再多等一分钟哪怕一秒钟,可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可是正如沧澜所说,他没了剑便无法斩断那束缚了苏梦芝的沧澜手链,都走到这一步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鲜血一滴一滴的从苏梦芝身上落下,流进沧澜的身体。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跪倒在地上,他已经没有了力气,颤动的双手已经没有了知觉,麻木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痛苦的重量。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个女孩在自己面前死去,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多么嘲讽啊,当初她狠心将她抛下,以为是为了她好,谁曾想,就是他,他那充满罪孽的手将她推到了死亡的深渊。

  “可惜,我什么都做不了,保护不了你,也给不了你承诺,或许他们说的对,我奔来就是个废物,还幻想着能当英雄。天真的梦,是不是就该有血淋淋的结局。”

  “如果你放弃了,那她就真的没机会活下去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易云天心头响起,那一刻仿佛是如同钟鸣的呼唤,时间静止,一个虚幻的身影出现在易云天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