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前,你趁我虚弱之时将我的两道魂之力强行封印在你体内的那一天,就该预想到这个结局。”沧澜愤恨的说“为了夺回我失去的力量,为了回到曾经的巅峰,我不得已才忍辱负重,为你所用,为的就是凑齐这十八个人类强者,以及这最为关键的灵魂共鸣者。为了帮我找回这灵魂共鸣者你倒也是煞费苦心了。”沧澜狂妄的笑着。

  此刻的裔垠拼命的想要破坏这光阵,可是无论如何使劲都难以有何作为。它回忆起万年前的场景。

  那个时候预言出现,黄色的光辉映刻在苍老的石板上的古老文字,伴随着龙威的降临,蚁褀一族在那泛着金色的幻象中看到了万年后得魔指深渊,天柱坍塌,弥天的火焰笼罩着每一寸角落。

  而那个时候没有谁能读的懂石板上的文字,唯有自告奋勇的沧澜解读出些许。本来笼罩在死亡阴影下,悲痛中的蚁褀们,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对沧澜的话深信不疑,当时的裔垠虽有所戒心,可是它却没办法质疑它们心中的希望。

  是它的一时犹疑,一时侥幸,或者说那时它也抱有些许的幻想。

  如今错误已经犯下,再多的懊悔也不过是自我欺骗。裔垠死死的盯着结界,血色的双目霎时间变成了纯黑色。

  “你这是要干什么?”看到这般变化的沧澜有些慌忙。

  “既然犯下了错误,就该有所承担,万年前我错不该相信你,错不该留下已经入魔的你,如今我能做的就是赎罪罢了!”裔垠的周身变得狂暴起来,紫黑色的能量包裹了它的全身,凝出一个坚实的球体,与沧澜的噬魂之阵死死的撞在一起。

  “你个疯子,献祭双眼获得的力量吗?这种极端的奥义你竟然也会偷学。”

  “预料到你会叛变,偷偷准备的,一万年了,本来不打算用的。”

  沧澜看着裔垠,苦涩一哼,这噬魂之阵是用它的身体作为支撑的,也就是说在大阵吞噬完成之前它与这噬魂阵是一体的,而如今裔垠对阵的破坏也是让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了吗?”沧澜咆哮起来“别太小看我了!”紫黑色的闪电瞬间轰炸在沧澜的四周。漫天的紫色雷鸣伴随着阵阵哀嚎。

  它这是要强行吞噬这十八个灵魂。强行获得力量冲破枷锁。

  只见一朵黑色的莲花在沧澜身下,缓慢绽放,漆黑的花瓣层层叠叠,每一瓣都刻着清晰的如同血脉一样的裂纹。

  而此时沧澜的身体却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在光芒的笼罩下沧澜的身躯逐渐变化,变小,直至变得和蚁褀一般大小。

  而此刻的裔垠却显得格外痛苦,紫黑色的球体没,它的身体,不停的颤动,不断的有黑色的气体四面八方的从它的体内散出,一点一点的飘向阵中的黑色莲花。

  “这就是当初你从我这夺走的,我的力量欢迎回来。”沧澜周身的光芒消散,沧澜看着虚弱的裔垠。为了维持这噬魂之阵我还不能随意动身,如今的我离超越界线只差一步,只要待到我这噬魂之阵吞噬了这个小姑娘我看还有谁能挡我。

  而此刻的裔垠身体变得极为虚弱,原本封印在它体内的沧澜的力量竟然也被强行抽离,它的身躯变得虚弱起来,而此刻它却也只能苦苦支撑自己周身的光球,努力切割这噬魂之阵。可是就算献祭了双眼所换得的力量,也仅仅只开出了一道细小的裂缝。

  易云天搀扶着宣阳,一步一个血印的朝着苏梦芝走去。他的瞳孔已经变得模糊,眼中已经浸满了鲜血遮挡了视线,可是他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擦拭,他把他的信念自己最后的一起意志全部后集中在了那双满是伤痕的脚上。

  “啊!”苏梦芝突然痛苦的叫了起来,原本在她手腕上的沧澜手链如今变成了无数黑色的丝线,紧紧的缠绕在了苏梦芝全身,紧紧的勒紧了她的身子。

  隔着不算厚的衣服,黑色的丝线如同刻刀一样,一寸一寸的勒进苏梦芝的肌肤之中。

  鲜红的血液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不断的从身上滑轮。

  “对对对!就是这样,看啊多么完美的祭品,多么完美的灵魂共鸣者啊!你的鲜血是对灵魂最好的洗礼,你的哀嚎是你对生命最后的哭求。尽情的愤恨憎恶吧”沧澜贪婪的看着。

  “不可以这样,不要啊!”易云天苦苦哀求,他扑倒在地上,宣阳剑被摔落在一旁。他努力试图站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力气。

  “我这是……要死了吗?真好啊。”苏梦芝在心里想着。

  她仿佛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纷飞的雪遮盖了所有的视线,她落寞的坐在地上,低声哭泣。

  白茫茫的雪啊,纷纷落下,整个世界都好安静,没有一丝声响,好像只有她自己的哭声在慢慢的回荡。

  她裹紧了她的蓝色长衫,看着嘴里喝出的气体变成烟雾,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湿润的雪。突然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泣,走为什么悲伤。只是感觉胸口好闷,好难受。

  就在这时,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替她擦掉头上的积雪,她猛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男生。

  男生盈盈的笑着,长长的睫毛美极了。

  正当她想说话,想要大声告诉他,她不难受了,也不想哭了,她想张男生大声炫耀她的坚强。

  可是她说不出话,一句也说不出,所有的声音都没湮灭在风雪种。

  男生突然站起身子,狠狠地将她推到在地,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决绝,走得彻底。

  酷匠√(网首d发!

  她想要追上去,想要抱紧他,想要大声告诉他其实她喜欢他,可是她的声音被湮灭在风雪中,她无望的看着男生消失在风雪种,就连脚下踩出的痕迹也被这大学遮盖,她想要追上去,却发现她被无数的白色饿狼咬住了身体,白狼凶狠且贪婪的眼神让她害怕,让她绝望。

  一阵寒风吹过,树上的落雪悄然落下,她狰狞得看着天空,眼中缓缓淌过一滴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RO光辉说:

想了好久,我也很是犹豫到底要不要失去苏梦芝。有些成长必定是要经历失去的,可是……却又是那么的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