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天踏着灵敏的步伐,像是一头兽性大发的野兽,拼了命似得朝着苏梦芝冲了过去。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也不能原谅一手造成这一切的自己,是他的自己为是,恰害了苏梦芝。

  “什么人,胆敢在这里撒野!”

  一道光墙凭空划出,结结实实的将易云天挡在了外面。

  说话的正是刚才带领一帮蚂蚁包围易云天的那个头顶有着红色顶冠的家伙。

  魔指深渊,是自上古流传出的神奇一脉,它们叫蚁褀,分为两个种类,一个为王族,而另一个则为仆从。

  自新生命诞生,王族便会对生命进行强度测试,有资格成长为王族,或者说有能力的才可以沐浴紫水晶之辉,脱胎换骨,进而得以留守深渊。作为代价永远他们都不能离开这深渊。

  而强度测试不合格的,则会被强制剥夺所有意志,并且被分散到大将南北,负责所有的情报搜集。因为并没有沐浴紫水晶之辉,所以并不能长成如今这般大小,只能以初生的身形一直到死。

  坚实的广屏挡住了易云天的去路,任凭易云天如何攻击都无法撼动。

  而这庞大的军队似乎也没有因为易云天的突然出站而有任何的停滞,它们甚至都不会多看易云天一眼,因为更要紧的事情就在眼前,天谴就要来了,它们的首要任务还是要确保祭祀的成功。

  易云天苦苦的呼喊着。“苏梦芝!苏梦芝!”他希望她能听见,能听见他的呼喊。能够看他一眼。

  可是坐在轿子上的苏梦芝依旧无动于衷,呆滞的瞳孔没有一丝神采,雪白的皓腕缠绕在一起,黑色的沧澜手链泛着莹莹的光。

  “可恶可恶!”易云天举着宣阳一遍又一遍的砍着,可是丝毫没有进展。

  “你这样是不可能过去的。”不知什么时候袪离现在了易云天身后。

  袪离用手触摸着墙体,慢慢的他的手竟然穿透了过去。紧接着时胳膊,然后是头,身子,最后整个人都穿了过去。

  “我是灵,所以这个世界的一切魔法对我都没用。而且这个光屏只能从内部才能打碎!”袪离说。

  “那你帮我,我真的要去救她,她不能死啊!”易云天说。

  袪离笑了笑,帮你只会害了你“就算你救下了她,这个世界没了契合的祭品,天谴到来会让这整个地下城堡瞬间化为灰烬。就算这样你也还是要去吗?”

  袪离的话像是一根尖锐的刺,狠狠地刺在了易云天的心头。

  “可是……我不去的话……”易云天无助的看着脚下“她会死啊,她会死的啊。”

  易云天的话音未落,蚁褀大军已经到了那倒塌的巨柱下方。紫色的牢笼被打开,一排一排的人被强制的拽了出来,他们额头上的紫色印记在黑暗中散发着妖异的光彩。

  巨柱下散落的水晶铺满了整个地面,破碎的晶石倒影着没一个人悲凉的面孔,应召着他们贪婪邪恶的内心。

  易云天也萌感觉的到那些人竟都是蓝魄印以上的强者,而且竟然还有一位紫魄印强者,这样的阵容在外面的世界都是足以呼风唤雨,主宰命运的人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漆黑的地下陨落。

  突然一双巨大的血红色眼睛突然在黑暗中睁开,一对漆黑的透明双翅展现出来,易云天吃惊的看着那庞然大物,拥有不亚于烈玉麒麟的硕大体型的蚁褀自黑暗中显现出来。

  “这个是……”

  “它就是魔兽沧澜!它并不是蚁褀而是顶阶魔兽的沧澜。虽说拥有与蚁褀一族一样的体型,可是血脉却并非传承自蚁褀,自这一族的血脉传承开始,它就守护在这里。”

  “这就是魔兽沧澜!”易云天震惊的看着它。

  “麒麟,全盛时期的你能打过它吗?”易云天问。

  “现在想起我来了。”麒麟噎了一句随后又很认真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被封印了一部分,现在的她也不过只能用出平时的八分不到的力气。现在也就相当于蓝魄印巅峰强者的战斗力吧,全盛时期的我还是能一战的。”

  “被封印了一部分……”易云天小声低喃。

  袪离眼中突然变得明亮“你们看出它身体有被封印的能量?”

  这一下易云天被问的有些无奈“大概知道一些,它现在也就有不到八成的力量了吧。”

  袪离点了点头“从很久以前我就在想为什么沧澜会甘愿守护这里,而且还尽心尽力的帮助蚁褀一族。怕是和这个封印有些关系。”

  沧澜的身躯逐渐显露出来,漆黑如同铠甲般的身躯笼罩了大半个队伍。它缓缓的匍匐在地上向着裔垠行礼。血红的双瞳却紧紧的盯着坐在轿子上的苏梦芝。

  “天柱坍塌,正是天谴即将到来的预兆,和古老的预言也尽数吻合,在这里我恳请将有罪之人献祭。愿一切都能得到宽恕。”沧澜的声音洪亮。

  身为蚁褀一族的首领裔垠并没有回答沧澜的话,只是示意让塔站起身子,旋即怜悯的看着四周,一个随从很是会意的走了下去,将所有人类都聚集在了一起。

  酷匠网b'永kY久免.费☆4看小说

  唯独没有动苏梦芝。

  这一切沧澜也是看在眼里。

  “若是只是祭祀这些充满邪念的人类,怕是只能挽留我等性命却不能保住这地下城池啊!”沧澜动情的说到。

  “待到这些人类的祭祀结束,再祭祀那个女子也不迟。”裔垠说道。

  “可是,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应该同时进行成功的机会恒大一些吗?”

  “放肆!”裔垠怒目而视“作为首领我有责任担当一切风险,同时我也有责任控制事情的发展。”

  易云天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虽说沧澜体型庞大而且实力强劲,可是从两者散发而出的气息来看裔垠的实力无疑是更高资格境界的。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首领面前竟然会有这般待遇。

  沧澜有些犹疑,血红的瞳孔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凶厉,替而代之的是一抹诡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