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指深渊,无数勇者满怀雄心壮志打算踏足深渊,征服那里甚至成为主宰。

  可是数千年来,但凡寻找到魔指深渊的人,都没能活着回来,所以人们仅有的对于魔指深渊的记忆,只是那深长的漆黑沟壑以及没日没夜笼罩着天空的悲鸣。

  充满腐蚀性的液体自深渊向外溢出,浑浊的黄绿色液体侵蚀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在那土地之上草木不生。

  酷匠Fa网%唯%¤一正.*版},8其7$他Y都1D是$"盗o版

  易云天看着脚下松软的土地,一股股呛人的气体逐渐充斥易云天的鼻孔,使他不得不将自己的鼻子嘴巴全部包裹,才得以喘息。

  “这里就是魔指深渊的边界了吗?”易云天望着荒芜的大地,一丝清风吹过,连沙尘都没能扬起。

  根据天琼给的地图,魔指深渊的大体位置就在这附近,而且易云天眼前看到的景象也喝传闻极其类似。

  这是以前硕大的盆地,而这魔指深渊就在这盆地中央,从中心出所散发而出的浑浊液体浸润了整个盆地的三分之一,周围是茂盛的灌木而中心却光秃秃的以前,极度的不和谐。

  易云天从衣服上扯下一块碎布,轻轻的放在那黄绿色的土地之上,只见碎布开始下沉,并且自接触到土地的那一刻开始,碎布就已经开始被腐蚀,一阵轻烟飘过,碎布还没能完全沉降,就已经被腐蚀殆尽。

  “斯……”易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头上不免渗出几滴冷汗“这也太恐怖了吧,偌大的土地根本不能落脚,而且自己由根本不会飞。想要越过这篇土地去到魔指深渊的中心根本不可能啊!”

  易云天退了一步,站在还没本侵染的土地上,眉头紧锁。毫无疑问,他并没有什么特殊光环梦免疫一切负面效果,而且就算可以他也没办法在这片土壤上走动,因为眼前的土地不仅仅具有烈腐蚀性,还会让人沉陷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的身影映入了易云天的视野,女孩静静地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淡蓝色的瞳孔静静地看着天空。

  粉红色的蝴蝶结在空中飘荡,系在胸前的丝带跟着慌乱的风一切如同游荡在空中的精灵。

  女孩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易云天,淡蓝色的瞳孔中流露着脱凡的纯洁。

  易云天一愣,眼神有些游离,他并不怀疑这是现实,可是那个女孩确确实实的是坐在了那片荒芜的,黄绿色的土地之上。

  女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灵敏的站起身子,淡紫色的裙摆刚过膝盖,踏着轻盈的节拍,向着易云天走来。“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可以的话水儿可以帮忙代劳的哦!”女孩眨着眼睛,纯真的脸上满是单纯。

  易云天愣了愣,看到女孩走过来,他还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基本上在所有通话故事里,漂亮又善良的女孩都是妖精。”易云天这么认为的。

  水儿的笑容在易云天倒退那一步的时候凝固了,她停在了黄绿色土地与正常土地的分界线上,静静地注视着易云天,似乎要走眼泪夺眶而出。

  易云天也注意到了,这个自称水儿的女孩竟然能无视腐蚀,而且还能现在地上不会下沉,鬼才会相信她只是个普通女孩。“你到底是谁?”易云天问。

  听到易云天的话,原本凝固的笑容直接消失不见,“水儿就是水儿啊!我不是谁啊!”水儿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淡蓝色的瞳孔开始流出眼泪,晶莹的泪花止不住的洒落而下。

  易云天走着慌乱,这样的展开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原本以为她会恼羞成怒,撕裂伪装扑过来,把自己杀掉,可是没想到的是,情节的发展竟然完全偏离了易云天的设想。这下易云天有点头大了。

  纯洁的泪珠滴落在黄绿色的土地上,原本被腐蚀的土地竟然逐渐变回了正常的褐色,而且竟然还有一抹盈绿露了出来。

  易云天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更是一头雾水。“那个……不要哭了好不好,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易云天小心翼翼说着。

  可是水儿根本不理他这套,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哗哗流着,直至她脚下的土地完全被泪水净化。

  突然水儿摔倒在地上,伴着手臂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腿。

  易云天同时也注意到了,这异样的一幕,水儿原本白哲的双腿,如今整漫上一层褐色,而且水儿的表情相当痛苦。

  “难道,她是离不开被腐蚀过的土地的吗?”易云天在心中猜想,这时候水儿的手臂↑也开始被褐色所一点点侵蚀。

  易云天一咬牙,便朝着水儿跑了过去,抱住水儿柔软的身子,缓慢的将她放到原本属于它的那片土地。

  “啊……”易云天小声呻吟,缓慢将水儿放下的同时,他的双手不可避免的碰到了这酸涩的土地,火辣辣的疼痛感席卷全身,皮肤被腐蚀的感觉异常痛苦。

  万幸的是,易云天即使将手抽了出来,才避免了双手的进一步侵蚀,可是血淋淋的两块皮肤还是被腐蚀的干净。

  易云天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无奈,正当他打算包扎的时候,水儿突然站起了身子,身上的褐色已经消散,原本因疼痛而泛白的脸蛋也有了红润。

  水儿拉过易云天的手臂,怜惜得看着易云天的手,伏下身子,嘴唇缓慢靠近着易云天的双手,轻轻的在受伤的地方吻了下去。水儿的力气很大,易云天根本没办法挣脱。

  就在易云天以为自己要被吸血的时候,却惊奇的发展,自己的伤口处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的皮肤。

  而且原本的疼痛感也消失不见。

  水儿看着易云天的手恢复了原样,满意的笑了一下,旋即转过身子,背对着易云天。

  “那个……刚才的事情真的抱歉,对不起。”易云天很是诚恳的道歉,这个故事是毕竟因为他的过分警惕才导致的,作为一个男人,易云天认为他有必要先承认错误。

  “你很害怕吧,我这样一个怪物”水儿的声音很小,有些微微的颤抖。

  “怎么会,你这么漂亮,还善良,怎么会是怪物呢,再说了向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算时怪物也不会让人感到害怕吧。”

  “真的吗?真的不介意吗?能陪我玩吗?”水儿兴奋的转过身子,眼中充满了憧憬。

  易云天有些尴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无奈的点了点头“可是我们没办法玩啊,我过不去你那边,你也过不来我这边,我们脚下的这条线,是最大得隔阂啊。”易云天满怀歉意的说。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要你拉着我的手就好”水儿高兴的跳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粉色的蝴蝶在空中飞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