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时间天旋地转,易云天来不及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也来不及观看事态的发展,只是遥遥的望着那个人的背影,逐渐昏迷。

  待到易云天醒来,脑袋还是一阵晕眩,空气中没有了沙场的血腥,替代的是浅浅的茶香。

  易云天看着四周,易渊静坐在对面,看着窗外。“那到底…是什么。”易云天无力的问。

  “十八年前你想知道的一切。”易渊没有看向他。

  “那后来怎么样了?”易云天的声音低沉。

  整合房子都笼罩在一股无名的压抑之中。

  “没有人知道结局,那天从那个人出现之前,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昏了过去,谁也没能见证那场惊天浩劫,许久以后当人们醒来,荒芜的土地上再没有魔族的身影,唯独我抱着襁褓中舞着血红的手臂,迎着风尘哭喊的你。”易渊缓缓的说着,眼中闪烁着流云,那样的回忆确实始终煎熬。

  G4最^新Y章Er节K上6酷匠网

  “最后我带着你来到易家,并给你取了名字,那一天除了我没有人记得他们被谁所拯救,也没有人知道那是怎样惊天动地的爱,才能凝聚出的绝命光芒。”

  “他们…他们是我的父母吗?”易云天低声问,身体忍不住的颤动,酸涩的液体本能的想要冲破眼眶,喷涌而出。那是怎样一个陌生的词汇,那是怎样一个包含了十八年的等待与期望,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想要说出来是却依旧酸涩。

  “是啊,他们是你的父母,天底下最爱你们的父母?”易渊仰着头眼中闪烁泪光。

  “最后都死了吗?是被…魔族杀的?”易云天有些崩溃。

  易渊转过头看着易云天。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可是沉稳的表情依旧严肃,“往后的事你还不能知道,或者说现在你还没有知道的资格,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易云天一愣,“开什么玩笑!你都知道得吧,快告诉我啊!”易云天有些癫狂,愤怒已经让他失去了机智,他想要知道,想要知道那天发生的一切。“为什么只告诉我这些?以后呢为什么不说?为什么?”

  锋利得剑刃破风而出,血红色的光芒布满房间,易云天踏步而出,将剑死死的锁定易渊的手臂一挥,一个透明的正方体将易云天封闭其中,而易云天的攻击,打在正方体的一面上,也不过只掀起一道微波,旋即就被化解而去。旋即一道等同于易云天刚才攻击强度的光反射回来,击中易云天。

  疯狂的易云天拼命的攻击着透明的正方体,同时也承受着反射的攻击,直至筋疲力尽手中再也没有了握紧剑得力量。

  “现在的你,还不具备跟我平等谈话的权利以及资格,你还太过于弱小,小到我一张手就能让你化为血雾。就凭现在的你就算知道了一切又能改变的了什么。要恨的话就恨你自己的无能,就恨你自己的怯懦,若是有一天你能有了打败我的能力,我就告诉你一切,你想干什么我都不拦着你,就算……让你杀了我都行。但是现在,就收起你的骄傲。”易渊说完,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股风,吹得茶上升腾得热气一阵扭曲。

  易云天蜷缩在地上,宣阳剑丢在一边,将头深深地埋进膝盖,任由眼泪肆意的洒落。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易云天咆哮,没有人回答他,只有空洞的回声缠绕。

  天琼缓慢走了进来,没有一丝声响,看着地上的鲜血以及易云天身上已经开裂的伤口,不忍有些动容。

  想要伸手触碰,却啪的一声,被易云天抬起的手臂挡住了胳膊。

  天琼看着缓慢站起来的易云天,苍白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生机,唯独哭红的双眼在做着易云天一度撕心裂肺的证明。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易云天低声问到。

  “我需要去魔指深渊的地图,拜托请尽快?”没等天琼回答,易云天便踉跄着走了出去。

  天琼凝望着易云天的背影,春波如水,长发遮住了眼帘,“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从拍卖行里出来易云天并没有直接回到他临时落脚的旅店,浑身是血的他被苏梦芝看到肯定会回被说叨一番,说不定还会强行用沧澜手链给他止血。易云天实在不愿意看到苏梦芝为他担心的样子,也说了很多次要她出了危难关头不要使用沧澜手链。

  此时得天空已经变得昏暗,易云天换上了一件黑色得披风,遮挡在自己的周身,极力的压低脑袋,想要连脸都潜藏在黑色得披风下,毕竟此时得他流血学走在大街上若是被认出来,怕是会有一阵不小的轰动。幸好大部分人看到这样一个行为怪异,还一路滴血的人,只是单纯的以为是一位亡命天涯的可怜之人而已。毕竟对于这样的人,谁会愿意多分担出自己的一份怜悯之心呢。

  夜晚的风大了许多,吹在伤口上莫名的疼,易云天紧了紧披风。城里得大部分医馆都是易家的财产,若是此刻他去包扎想必也会有些不小的麻烦。

  浩瀚的星空中,没有一丝尘埃,静谧的夜幕下偶有几丝光华流转,虽说转瞬即逝可是那绚丽的光芒依旧让无数人憧憬与向往。

  易云天步履蹒跚的穿过人流,直到城中的灯火已经变得虚幻,易云天才缓慢的躺倒一棵不算粗壮的树下。

  红色的血液深入土地,伴着杂草的香气四溢。易云天叹着气摇了摇头,他也知道野外会很危险,可是他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苏梦芝看到他的颓废,或者说更害怕看到苏梦芝为他担心的眼神。

  萤火虫踏着风吹草动的节拍满天飞舞,它们时午夜的精灵,在无人欣赏的舞台中央燃烧生命。易云天已经很累了,失血过度让他大脑严重供氧不足,加之精神上极度崩溃,让他这原本就疲惫不堪的身躯再也承受不了负担。

  他靠在树上睡了过去,在冷漠的路人眼里,躲在黑色都扔种的他不过是资格孤独的流浪汉,浑身是血,明明城池就在眼前却还只能露宿野外。

  再这样的一个世界,贪婪得人永远比吃肉的魔兽更让人毛骨悚然。

  一个小分队跟了易云天很久,它们看中了易云天,麻雀在小也是肉的道理对每一个流浪着来说都是圣经。

  他们靠拢熟睡得易云天,阴冷得嘴角吐出森白的牙齿。

  “砰砰砰!”金色的箭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道金色的屏障笼罩易云天。

  一个女子现在树的顶端,俯瞰着贪婪的人,金色的长弓响起长鸣。

  “该死的丫头!大爷们先看上的猎物,不要插手,不然连你则一起办了!”

  “不可以的哦,因为…他是我的!”苏梦芝跃空而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