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天感觉一道异样的光芒穿梭在自己的瞳孔,逐渐眼前变得迷离起来,现实的一切都变得虚幻。

  一阵天昏地暗,易云天皱了皱眉头,睁开了双眼,他看到的并非是繁荣的街道,也不是幽深的易家大院,而是一片毫无生机的荒芜。

  天空乌云密布,黑色的风卷着尘埃扬起的沙尘如同遮天的灰色布幔,压抑的气氛让人窒息。

  易云天看着脚下,还未被风干的尸体随处可见,黑色的鲜血深深地渗入大地。

  “快!快到这里来,天快黑了,魔族的下一波进攻就快到了!”一个声音呼唤着。

  易云天转过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年轻士兵,满是创痕的铠甲上写着大大的易字,士兵的身后是一个颇大的堡垒,远远望去,里面挤满了人。

  就在这时,一个轻盈的身影穿过易云天的身子,向着年轻的士兵走了过去。

  女子的身材轻盈,素白的长裙没有因为这样的荒芜而染上一丝灰尘,女子走的并不快,她的手扶着腰,走起路来很是小心,没走几步都会回头看一下远方,绝美的容颜下满是担忧,宝石般的眸子满是盼望与期待,似乎还有一丝恋恋不舍,可是却没有丝毫对于这场残酷战争的悲伤于哀怨。

  易云天的心突然疼了起来,莫名的难受于疼痛,他痴痴的看着穿过自己的那个女子的背影,脑海中翻腾着巨浪,仿佛有什么想要浮出水面,却又被猛烈的浪潮狠狠压住。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生变换,乌云凝聚成一道漩涡,紫色的闷雷伴着闪电穿行在云中,大地上猛烈的呼啸起巨大的狂风,沙尘无不开始颤动,就连易云天脚下的土地都变得摇摇晃晃。

  一声闷雷炸响,天空的乌云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紫黑色的羽翼遮住了天空。

  大地颤抖的厉害,易云天也跟着摇摇晃晃,险些站不住身子。

  “这是什么!”易云天看着天空中仅仅露出一部分的紫黑色羽翼。闪烁的雷鸣变得更加狂躁。

  防空洞已经被一道又一道的防御结界所包裹,七彩的光盾看似坚固无比,可是在天空中这巨大的羽翼下恐怕也不过螳臂当车。

  易云天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实在想象不到这样的实力落差之下,这样的绝望之下到底是如何,轩邺城中的各位到底是如何得以生存下来,得以胜利。

  天空的乌云压的很低,紫黑色的羽翼逐渐显露完整,紧接着的便是一道巨大的身影穿透闪电呈现而出。庞大的身体之上满是坚硬的黑色铠甲,浓浓的死亡气息遍布周身,血红色的双瞳犹如黑色夜幕永燃的血色火焰。

  “这就是当年攻打轩邺城的魔界大将法玛吗?”易云天惊叹,他实在想象不出这种等级的魔界大将为什么回偏偏选择小小的轩邺城来攻打。

  法玛的周围的黑色气息,凝聚成无数只乌鸦与蝙蝠,它们盘旋在天空,用自己最独特的声音独奏着仅属于这个世界的悲鸣。

  防空洞很是厚实,完全就是一个小型堡垒,加之拥有多重防御结界镇里面的人自信,一般的魔族是不可能突破这样坚固的堡垒的。如今里面的的人似乎才意识到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可不是一般魔族能够去比喻的。

  法玛并没有选择着急进攻,矗立在填空深深地凝视着远方,血色的瞳孔似乎并没有把这个堡垒放在眼里,他在盼望着什么,或者说是在等待着什么。

  乌鸦与蝙蝠厌倦了盘旋肆无忌惮的朝着堡垒发出了能接的进攻,铺天盖地涌向堡垒最前方。它们的攻击方式很是单一,就是自杀式冲击,用尽全身的力气在空中滑翔出足够的速度便狠狠地朝着一个地方冲了上去,尽管它们在触碰到防御结界的一瞬间活着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就会死掉,化作尘埃可是它们却依旧无休无止,毕竟每当有乌鸦蝙蝠死去,法玛的周身便会再度诞生出一个新的除开。

  这样永无止境的攻击,最终先疲惫的一定是堡垒中的人类而已,法玛之所以不选择动手怕是想要玩弄一下人类最后的执着吧。

  易云天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天边,铺天盖地得黑色羽翼化为灰烬,堡垒之上的防御结界光芒变得昏暗,堡垒中的人们以死相搏,势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大妈依旧望着远方,高傲的羽翼微微震动,易云天似乎读懂了一些,那是一种悲哀,一种寂寞,他在等,等一个人的出现,一个可以让他燃起斗志痛快打一架的人出现。

  而堡垒中得人也在等,他们的眼神坚定,甚至不惜透支生命也要挽留时光的流逝,他们也在等,等一个人的出现,只可以驱散黑暗带来光明的人的出现。

  许久,由黄昏到初阳破晓时间过得煎熬同时却也飞快。

  法玛的眼神变换,沉重得气息变得燥热,羽翼开始煽动,他等不及了,命令是让他杀光所有人,他给了足够多的时间,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他等不了了,是时候做出了结了,尽管他不想欺负弱小,可是命令就是命令。

  黑色的乌鸦与蝙蝠停止了攻击,滞留在控制,拍打着翅膀,恭迎着他们的王者,法玛给予最后的谢幕。

  如今的堡垒已经残破不堪,微弱的防御结界已经变得透明,变得松垮,所有拥有魂魄力人已经筋疲力尽,有的睁着眼睛瘫倒在地上,或许在最后一刻他们还在盼望活着还在祈祷会有一个人,赶过来。可是他们也没有等到,他们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们得眼睛里开始有了绝望,不在有任何希望,整个堡垒里的人瘫倒在地上,等待着死亡。或许它们早就有了接受死亡的预期。

  易云天突然瞪大了瞳孔,他看到堡垒中,摊到的人群中一个白色的身影翘首以盼,白色的长裙随风飞舞,她的右手还是托着腰,左手抚摸着肚子,脸上没有丝毫的绝望以及恐惧。她怀孕了!她笑着看着天空,眼睛中满是幸福洋溢。

  初阳破晓,留给法玛得时间不多了,他要赶在天亮之前完成命令,法玛张开羽翼,双手聚合胸前,一个暗黑色得能量球凝聚而出,混乱的能量包拢着天地间所有得愤怒与怨念,在法玛的手中压缩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球。

  若是被击中,偌大得堡垒怕是会瞬间化成灰烬,可是法玛却没有丝毫的犹疑,猛烈的能量暴动的冲了过去。

  白衣女子现在堡垒上,看着逐渐逼近的能量没有任何的胆怯,就算那狂乱的能量已经近在眼前。

  易云天呆呆的看着,他帮不上任何忙,他什么也做不到,只是眼睁睁的欣赏这历史性的一幕。带着他的疑问。

  n5酷匠网!2唯xL一*!正H%版te,o其I.他jT都是盗版om

  “轰!”一声巨响,天空升起巨大得蘑菇云,本以为会化为灰烬的堡垒,却安然的矗立在那里。

  只是写个时候的空气中凭空多出了一个人影,站在白衣女子得前方,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了法玛的攻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