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最后的骄傲了,又怎么能轻易放弃!”易云天大吼,踉跄的站起身子,硕大的白虎,迎风而立。

  “这……这竟然是御兽之力!”惊讶的不仅仅是易家的长老们,在座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

  御兽之力在他们看来那是只出现在人们的口头陈述中又或者长辈们流传的故事中,万里挑一的人或许才有资格成为御兽师。那可是别人一辈子想不不敢想的高度,如今却被一个少年硬生生的给颠覆了。

  “还有这一手……真是低估了你了!”陈浣绷紧了神经,周身的蓝色冰晶迅速收拢,一道厚实的屏障再次凝聚。“我有点后悔,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你了!”

  “吼!”白虎震吼一声,巨大的声波极其霸道的扩散开来,血红的瞳孔盯着冰晶墙后的陈浣,一个喘息的时间,白虎便迅猛的向着陈浣扑了过去。

  “好快的速度!什么样的魔兽能有这样的爆发!”易傲天发出感叹。

  “轰!”白虎并没有选择绕开冰墙,而是选择硬生生的撞了过去。“咔嚓!”冰墙在接触虎头的一瞬间,便突然碎裂,漫天的碎裂冰晶犹如烟雾散落天际。

  陈浣看情况不对,打算抽身撤离,可是他的速度却远不及白虎,巨大的虎爪猛的排在了陈浣的后背,失去了重心的陈浣摔倒在地上。

  而白虎则依依不饶,张开锋利的獠牙对准了陈浣的喉咙,野兽体内最为血腥的杀戮欲望突然凝现,只要这一口下去陈浣将一击毙命。

  “不要,不要,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陈浣变得极度恐惧“你说你想要什么,我什么都能给你的,只要你不让我死,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这是四阶魔兽,而且魔兽血统极高。”易罡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着身后的易渊说“你应该早就知道了的吧。”

  易渊笑着说“早于晚又有什么区别呢,关键是这场天召选举是我们赢了。”深邃的目光看向角斗场上尽管遍体鳞伤的但目光依旧易云天。“许久不见,长大了啊!”

  “卑微的仁慈,终究会需要付出成倍的代价,你的灵魂已经沾满了罪孽,如今我能做的就是让你得到真正的解脱。”易云天阻止了白虎的致命一击,只是让白虎将陈浣扑倒在地,四肢被紧紧控制住。

  “制裁!宣之浩劫!”易云天提着剑,缓慢的挪动到陈浣身边,冷漠的看着白虎身下拼命怜乞的陈浣,用尽了力气,将剑刃插入陈浣胸前靠左的地方,一块拇指大的蓝色晶体被刺破。

  “不!”陈浣撕心裂肺的嚎叫着,一阵怨气冲天而起,卷起漫天大风,却又逐渐消散不见。

  白虎乖巧的趴在地上,托着体力不支的易云天,血色的瞳孔看着伤痕累累的易云天依旧充满杀戮的血腥。

  待到最后一次的数秒结束,震耳的欢呼声响彻天空,易云天仰头看着天空,“一切都过去了吧!”

  散落一地的冰晶终究散去,昏厥过去的陈浣逐渐恢复了意识,他并没有忘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前,那道不深的剑痕。

  “他死了!”陈浣躺在低声说。

  “是吧,全是死了,在你心中蛰伏了这么久,如今的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易云天说。

  “你的意思是我还应该谢谢你。”

  “随你吧,救命之恩什么的,我可不希望有什么以身相许。”

  “哈哈哈……”陈浣低声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泪,那是他自己种在心头的恶魔,十年来,他冠一憎恨与嫉妒让恶魔成长,恶魔许下承诺使他出人头地。

  只不过如今这都不重要了,其实放下负担,躺在地上看看太阳也是不错。起码这一刻陈浣是这么认为的。

  “下面我宣布,此次天昭选举的冠军,将有资格进入帝国获得最强培养的人是……”

  “易云天!易云天!易云天!”

  人们默契的呼喊出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时隔两年,曾经那个少年又一次的现在巅峰,傲视群雄。

  在这样的世界,腐朽的城市中,人们习惯了打打杀杀,也习惯了勾心斗角,但是在每一个人心中都向往着那么一个身影,不卑不亢,坚韧不拔,贯彻自己的信念用生命去创造奇迹的人。

  尽管如今的易云天还很弱小,但是那股热血沸腾,让人们想起了多少憧憬而又不肯去触碰的梦。

  祭站起身子,缓慢的走下主席台,随从在身后不紧不慢的跟上“公主大人要回去了吗?”侍者问。

  “嗯,是吧,回去了。”

  侍者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答应我啊,一定要等我!”祭的眼中闪过一丝憧憬,回忆中那是一片尸横遍野的疆场,狼烟混混,每一寸土地无不被鲜血浸满,一个小男孩将一个红绳轻轻的系在女孩手腕上,女孩躲在山洞,脸上挂满了泪痕,小男孩提她擦干眼泪,笑着转身离去。

  “我会一直等着你,直到你找到我!”祭的身影湮灭在人群中,无声无息。

  虽然易云天决定用这个名字作为去承载冠军的头衔,不过面对易家再次伸出的橄榄枝,易云天只是冲着易苓微微一笑,旋即便在苏梦芝的搀扶下转身离去。

  有些东西终究无法释怀,毕竟那是一段烙进血肉的记忆,每一次抚摸都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疼。

  更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还有许多的问题想要明白。他不能活在光环下,那样只会让他懈怠,停滞不前。

  他的目标是更远更远的地方,最接近太阳的高度。

  或许只有这样,再见到她的时候,才拥有拥抱她的资格。

  u酷匠网O-首发${

  璀璨的星空下,繁华的街道人们依旧津津乐道着今天的角斗。易云天这个名字沉寂了两年后终于再一次证明了自己。

  易云天躺在床上,骨骼碎裂肌肉崩坏的疼痛依旧明显,虽说苏梦芝为了给他疗伤已经累的昏厥。但是也只是把易云天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而已。

  手中的红色令牌,上下翻动“这就是天昭选举晋级的证明吗?”易云天小声低喃。

  根据侍者的说法,帝国各个城市将逐一选出一位资格拥有着,半年后将还会再进行一次选举,最终成功坚持到最后的二十个人,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

  “半年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去魔指深渊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RO光辉说:

终于写到了这里,真是感慨万千,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才发现那些年轻的稚嫩竟然是那样的懵懂。感谢能坚持到这的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