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惹我生气得代价是什么吗?"陈浣的脸色阴沉显然很是愤怒。

  "原来你也知道惹别人生气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凌天道。

  "你的无知!就只能用你的鲜血来弥补,你的狂妄是你丧失生命的最终幻想!"陈浣张开双手,蓝色的冰晶覆盖全身,手掌之上两柄修长的冰锥猛然显现"那么,就让你死的难看些。"陈浣道。

  凌天踏动双脚,淡蓝色的荧光凝聚出而出,修长的宣阳,剑锋上翘。"废话真多。"凌天嘲讽。

  "啊!"陈浣率先发动攻势,冰蓝的气体缠绕周身,锋利的锥刺向凌天。

  "太慢了!"凌天冷哼一声"踏影追风!"凌天的脚步闪动,一个错位,极速的躲避陈浣的攻击,泛着红光的宣阳反手打在陈浣的后背。

  "斯……"一阵烟雾升起,宣阳的攻击并没有突破陈浣周身的冰晶,仅仅是撕裂了一道裂纹。

  "好强的防御啊!"凌天低声道"那么这样又如何?"凌天抽下宣阳,以更快的身影高速移动,纷飞的火红色剑影在陈浣周围如网一般紧紧缠绕。

  看台上的观众无不瞪大了眼睛"好强!竟然让陈浣都毫无还手之力,这个人才是怪物!"主席台上的易罡眉头却多了份阴郁,因为他发现,虽说现在看似凌天占据主动,可是这样的高速攻击,除了会消耗极大的力气之外,却很难对陈浣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从刚才开始覆盖在陈浣周身的冰晶恢复速度明显加快。这样下去迟早陈浣会再度占据主动。

  "哼!发现了吗?你这样的攻击根本伤不了我。"陈浣喝道。

  凌天停下了攻击,退到一旁,大口的喘息粗气,紧紧的盯着陈浣"确实自己的攻击很难伤到他。这样只是徒劳而已。""怎么,累了吗,是不是该我了?"陈浣抬起头,冰锥再一次向着凌天爆袭而来。

  踏影追风虽说可以提供极高的速度,可是对于体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对于如今的凌天来说想要再一次释放踏影追风,怕是很困难。所以对于陈浣的这一攻击他只能硬生生的接下。

  "轰!"一阵巨响,凌天的双脚向下陷落了一下,"好霸道的力气!""冰之棺椁。"陈浣后跳一步,双手紧握,只见一阵强冰迅速的将凌天包围,紧紧的贴在凌天周身"殉葬!"陈浣一声断喝!

  蓝色的冰晶轰然爆裂。

  "不要!"易苓大声嘶喊。观众也都张大了嘴巴,紧紧的盯着角斗场,生怕错过了任何一幕。

  "结束了,没人能躲得过我的绝技!""赤霄决!血战八方!"一阵爆裂的能量随着冰晶的破碎炸裂开来。

  "什么?"陈浣转过头惊讶的看着被冰晶覆盖的凌天,正范着血色的红光!

  #酷y匠网}U永久免费G;看小_说

  血红的剑刃呈八方之势,伴着滚滚烟雾迅速扩散。冲天而起的龙威震慑天地。

  "该败的人是你才对!"凌天弓起身子"赤霄决,破阵震龙斩!就凭这招解决了你吧!"凌天的身影猛然化作一天赤红巨龙,猛烈的冲向陈浣。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不败的!"陈浣狰狞起来,浑身的冰晶迅速凝结。

  "他竟然舍弃了防御,全部集中与一点上!"易罡惊叹。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吧,毕竟那样的攻击,单凭冰晶可是挡不住的!"易罡转过头,看到身后说话的人正是易渊。

  "冰晶莲华,锥刺!"癫狂的陈浣表情扭曲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疯狂,也是他第一次感觉死亡来的那么真实。可是……

  "咔嚓,咔嚓!"一阵微小的碎裂声,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冰裂,凝聚呈一点的冰晶竟然开始碎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难道是那个时候!"陈浣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怕是刚开始的极速攻击并不是为了造成伤害吧,在这冰晶铠甲中嵌入杂质。真是可怕啊!"易渊感叹道。

  "在冰甲被剑刃砍碎的一瞬间利用高速移动的身体带动风,将赛场尘埃嵌入冰晶之中,而后随着冰晶的自我修复尘埃就被留在其中,而当冰晶被压缩凝聚尘埃也跟着凝聚,原本微小的尘埃却成了最可怕的杂质,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而""受死吧!"一阵龙啸而过,呼啸的狂风瞄准了陈浣的胸口,那是他带着炎阳之泪的地方。

  "这样,我的任务也算是结束了!"硝烟散去,陈浣倒在血泊之中,而凌天则屹立在角斗场之上,剑刃还在滴着鲜血,似乎是在记录这惊心动魄的一个时刻。

  "陈浣败了!"人群像是炸裂一样,经久不息的来回感慨。

  根据规则,倒地十秒后,才会被宣布失去作战能力,尽管陈浣的胸口已经被开出了一个不小的洞,可是裁判依旧在高声读秒!

  10!

  9!

  8!

  7!

  6!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倒地的陈浣!

  5!

  4!

  "尘埃落定了吗!"陈浣潜意识中还在询问。

  "你还有机会!只要你愿意!"冰蓝的世界中一团黑色的火炎说。

  "你怎么出来了,炎阳之泪没能压制你吗?"陈浣很是恐惧的看着蓝色的火炎。

  "那种东西,被破坏了!所以我就出来了!""快滚回去,我才不需要你!"陈浣有些虚弱。

  "可是你被打败了哦,快要死了,你的易苓也要被抢走了哦!甘心吗?""你……你能帮我?""当然了,我的主人,你要知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啊!只要你愿意我这就帮你杀了他!""条件呢,还是我的身体吗?""当然了我的主人,你的身体可是无价之宝啊,我可是觊觎很久了。""哼!你能杀了他?""当然能,只要你愿意我的主人,我让他生不如死。"蓝色的火炎笼罩了陈浣。

  "那么,成交!我要他死!就这样。""遵命!我的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