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豫又或者彷徨,终究只是逃避不肯面对的借口,我们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真正要选择的不是该往哪走,而是你是否有勇气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陈浣看着易苓,眼中火热,易苓也在看着陈浣态度冰冷。

  "七岁之前,我们还是朋友,是吗?"陈浣问,音色有些沙哑,语气也很是柔弱。

  "那之后你就不见了!"易苓回答,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似乎陈浣的话在他心里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为了变强,我只能离开,为了可以永远拥有你我愿意忍受所有的孤独。"陈浣像是用尽了力气。

  "那个时候的你,眼里只有易云天吧。"陈浣低着头回忆着。

  酷&y匠q'网:永tj久H免'费看oq小说?J

  "明明是我给你的东西,为什么却要转手就送给他,明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玩的很开心,看到他来了就扔下我一个人,甘愿跟在他身后默不作声?明明为了见你一面我可以笑着被父亲打三十棍子,都不皱一下眉头,为什么你明明看得到我的真心却要选择视而不见?"陈浣变得亢奋,埋怨变成了咆哮,空气中紊乱的冰絮上下飞舞。

  "我不甘心啊,他有什么好?能让你这样为他着迷。所以我要变强,变得很强,变得能够打败那个家伙堂堂正正的从他的手中把你抢过来,这样你就是我的了!"蓝色的冰晶漫上全身,空气中的温度骤然变得极低,就算是在这烈阳下,离角斗场较近的观众也能感到深深地寒意。

  易苓看着陈浣,默不做声,只是建立起简单的防御,用来抵御寒冷。

  "终于,为了得到你,我变成了这样的怪物,十年来,多少个日日夜夜,冰冷刺骨的黑天与白昼每当我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想起你的脸我都能忍受,你就是我心中不灭的信念啊!""可是,我依旧无法原谅你对易家所犯下的无耻行为。"易苓盯着陈浣。

  "如今易云天已经成了废物,下落不明,而这轩邺城中易家最强的两个天才也已经重伤,如今我才是这轩邺城中最终的主宰者,只要获得最终的胜利拿到天昭名额,不出十年未来的我前途不可限量啊,难道这样的我你还不愿意接受吗?"陈浣有些哀求。

  易苓摇了摇头"你是你,我是我,注定不会再有交集。"陈浣无力的问道"就算我愿意放弃比赛,你也不愿意向我敞开心扉吗?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怎么样才能超越那个男人,才能替代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啊!""永远不可能!"易苓的回答很干脆,字字诛心。

  "是吗?"陈浣有些发疯似的问道"那我就杀了你!让你死在我怀里!"陈浣一甩手一把冰蓝色晶锥显现出来。

  几近癫狂的陈浣发疯似的朝着易苓奔袭而来,一阵又一阵的冰浪席卷着整个赛场。

  而此时的易苓却没有做任何的防御,因为她知道这样强大的攻击即便是她做出了防御也无济于事。徒劳的抵抗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最后再欣赏一下这美丽的天空,毕竟那个人说过"难过的时候啊,看看天空心情就会舒服了。"易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刺骨的寒风以及尖锐的冰晶的到来。

  "云天哥哥,答应了你的不哭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啊。我真是没用。"易苓抽泣起来,小声的嘀喃着。

  这样猛烈的攻击,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接下这一招易苓必死无疑啊,主席台上的易家长老为什么会无动于衷?

  人们的目光看向主席台,自己易家的方向,却发现在他们的周围多了些许穿着蓝色衣服的使者,看上去虽然与平常人没有差别,可是却隐隐透着一股强者的气息,而主席台上易家族长的身后也是站了一个人影。

  "公主大人,为何要这般对待?"易罡问,语气中带着愤怒,却又被意念压制。

  "不希望你去打扰。"祭说。

  "我不去的话,她就死了啊!"易罡的声音颤动起来。可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因为在他身后的是以为蓝魄印的强者,压制了他体内的灵魂力。

  "不会有事的,因为他会来!"祭轻生说。静静的看着角斗场。

  陈浣的攻击已经接近了易苓,冰冷的锥子似乎已经快要刺到易苓的胸膛。

  "一切都结束了!""轰!"一声巨响,大地都在颤动,角斗场上烟雾弥漫,人们在摇摇晃晃中坐直了身子,探着头,极力的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

  只见到烟雾下,陈浣倒退到角斗场一边,手中的冰晶锥碎裂一地,而烟雾中央,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翘楚的身影一看就是易苓,而另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正握着一把长剑,挡在易苓前面。

  "云天……哥哥。"易苓小声呼喊,泪水早就模糊了双眼。

  凌天回头看着易苓"对不起,我来晚了!""没有没有,一点不晚。"易苓摇头说道。

  "主持人,我有个提议,不知道可不可以!"凌天大声喊着。

  "怎么会是他,那不是前几天被陈浣的一个气息留给吓得动弹不得的人吗?""虽说也进了决赛,不过也不该有多强吧,对手可是陈浣啊,活动不耐烦了吗,这样也敢英雄救美?"凌天笑了笑"我要求,提前进行决赛对战陈浣。"凌天的这句话彻彻底底的将所有人都给震惊了,任谁也想不到这个时候杀出来的人会是凌天,更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为了易苓而选择对战陈浣。

  "同意!"祭小声说。嘴角却溢出小孩子般的微笑。

  此时的易罡也在看着祭"为什么她会知道,会有别人在这样的时候有能力出手救下易苓。"当然易罡只是这样想着。

  "小兄弟,英雄救美也要有实力才行啊,不然就是白白搭上性命啊。""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滚下去吧,苟且活着也是不错的选择啊!"看台上的观众肆意的嘲笑着凌天,在他们眼里陈浣似乎已经成为了不可超越的存在了。

  "是吗?"凌天看着被带下场的易苓,手中的剑高举了起来。剑锋直指陈浣。

  "装逼也需要实力,而我正好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