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此同时,遍布易犷周身的黑色能量也是狠狠地收缩,在易犷的周身一层又一层的覆盖,这样的僵持直至蓝色的冰晶完完全全的将易犷完全包裹。

  "结束了!"陈浣邪恶的笑着,右手的拳头紧握,一声震天的爆破声久久的回响在角斗场上空。

  K¤酷匠!网唯◇一/J正版,@?其(s他a都u{是^盗%版=R

  待到陈浣周身的冰晶褪去,几近癫狂的状态有了些微的冷静,周围的血雾一点点的随风而逝,只看到易犷抱着已经没有了知觉的右臂,浑身是血的站在原地,双腿弯曲,颤颤巍巍,显然是即将承受不住身体的重担,仅凭最后一丝意念苦苦支撑。

  这一次易犷的身体周围没有了漆黑的气体,而是被鲜红的血液取代。

  "亡灵契约!通过灵魂的交易,与魔鬼所签下的生死契约,每一次的召唤必以鲜血为养料,以寿命为筹码,以换取力量,缠绕在易犷周身的便是契约出的灵体,只是没想到即便是这种强度的力量依旧难以将陈浣击败。"似乎陈浣看到易犷的坚持有了些动容,并没有继续下手杀招,而是静静地等待裁判宣判结果。

  易犷感受着逐渐模糊的视线,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他是个倔强的人,却一直一直的活在易云天的光环之下,明明是万众无一的天才,却偏偏与易云天出生在一个时代,他看到了易犷的孤独与迷茫,那种渴望被关注渴望被认可的强烈愿望,渐渐的他想要摆脱易云天第二的影子,他想要努力挣脱,想要走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中,可是方法却变得错误,变得不像他自己,他让自己变坏,变得麻烦,变得让人厌恶,他以为这样才能让别人看到他,认可他,最终也能像簇拥在易云天身旁一样簇拥在他身边。

  直到那一次的角斗,他才明白差距似乎从来都不是一点两点,那一次他被易云天废了一条腿,幸亏有族长的灵药才得以保留,那一次他彻底变了,凭什么,凭什么!无数次的以泪洗面换不到丝毫的成效,也是那个夜晚,他看到了冥冥之中的一双手,将他拉近深渊。明明知道修习亡灵契约所付出的代价,明明知道这是一个一旦选择就没法回头的死胡同,可是他却不以为意,因为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打败他打败他,打败那个一直一直站在顶峰,却目中无人的家伙,直到他成功了,成功的将亡灵契约练的娴熟,可是那个时候的易云天已经变成了废人了,变得一蹶不振,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废物。

  他不甘心啊,他认为有资格让自己全力以赴的对手只有易云天一个,可是这个对手却没了,那次的角斗,他并没有要真心杀掉易云天,他有的只是气愤,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没有了梦想,直到他看着易云天被别人救走,心里才稍稍得到些许的安慰,那个时候他知道两年后的天昭选举易云天一定会来,而那个时候自己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他。

  可是如今看来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结局。

  易犷不甘心的闭上双眼,虚弱的倒了下去,普通坠入深渊一样,直到被一个坚实的胸膛所庇佑,一双硕大却温暖无比的手,搂住了他,那个人是易傲天。

  易犷艰难的睁开眼,想要说话,却没有一丝力气。

  "不用说了,你做的很好,我们为你骄傲!"易傲天说。那一刻易犷再也忍不住挤压了多年的泪水,直到他看到易傲天眼中闪烁的泪花时,内心的洪水就像决堤了一样,奔腾不息。

  有人说男人的眼泪总是比鲜血还要珍贵,因为男人的眼泪是内心深的尊严的最后防御,谁愿意放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的脆弱呢。

  可是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无不站起身子为易犷的坚强自己他的执着致敬他们没有鼓掌也没有欢呼,只是想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怜爱和疼惜。

  直至夕阳西下,繁星点缀了夜空,角斗场才变得冷清,唯独凌天坐在原地,出神的望着那正被拼命修复的角斗场。

  明天,明天的战斗根据规则凌天将要对战今天第二场获胜的断臂的少年,而与陈浣将要做出角斗的则是易家如今仅剩的一个健全的种子,易苓。

  是上天弄人还是阴差阳错,易家最为杰出的三个人,将一个接一个的被陈浣所打败。真是讽刺。

  而陈浣那深不可测的实力,依据麒麟的说法,他的体内拥有着另一个极度邪恶的灵魂,或许那才是陈浣最终的杀手锏。就算是此时的凌天对阵这样变态的陈浣胜算也不过三七。

  而且更加让凌天忌惮的还是他体内那不稳定的寒莲花,若是在比赛时再度被陈浣所唤醒自己将失去所有的战斗力,到时候不过是任人宰割的鱼肉罢了。

  当然如今最让人担心的还是明天的比赛,因为陈浣对战易苓"不知道易苓会不会放弃比赛!"凌天在心里喃喃道。

  烈日当空,浓烈的阳光肆意的照耀而下,灼热的温度让整个角斗场都笼罩在一片蒸笼之中。

  就算是顶着如此的烈阳,前来观看比赛的人,相对于昨天比起来多了很多,一夜之间整个轩邺城似乎都在流传着陈浣陈浣那惊艳的天赋以及能力。

  而今天的比赛无疑是陈浣的另一个个人秀场,因为在了解了陈浣那近乎碾压易犷的实力下比赛似乎已经没有了悬念,观众们所期待的又或者说是希望看到的无非是剩下的参赛者的垂死挣扎,与苦苦支撑。

  "胜者是,凌天!获得决赛出场权!"主持人毫不吝惜自己的力气,大声的宣读着结果,极力的想要调动起现场的积极性。可是结果却事与愿违,人们早就猜到了比赛的结局,一场一边倒的比赛,丝毫提不起人们的任何兴趣。

  倒是出于礼貌,还是应征性的鼓了几下掌,不过接下来的比赛却是最为期待的,毕竟是陈浣对战易苓。

  凌天缓慢的走下角斗场,赢了比赛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兴奋,他眼角轻轻的看向易家的方向,来的人虽然不少,却不能算多,只不过这一次他好像看到了易家的族长以及大长老的身影。

  易苓乖巧的坐在人群中央,易云冰正焦急的诉说着什么,只是易苓的脸上依旧无动于衷,显得格外坚定。

  "真的不打算放弃比赛,执意要去吗?"易云冰问,憔悴的容颜上多了几分泪痕。

  "是的,我要去!"易苓的语气坚定。

  "为什么?""我要证明给一个人看,我要让他看到。"易苓站起了身子,走的很是潇洒没有丝毫的犹豫,缓慢的踏上角斗场她仿佛看到了那天的易云天,那个身影依旧坚定。

  "不要,不要,放弃比赛啊!"凌天大吼,声嘶力竭。

  可是他的声音被湮灭在人群的欢呼中,传不到易苓的耳朵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