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魂魄力散发着漆黑的能量,卷起角斗场上碎石纷飞,此刻的易犷浑身升腾着消杀的气息,黑色的气息中混杂了些许妖艳的红。

  整个角斗场被两股刚烈的魂魄力分割开来,此时的易犷已经略显疲惫,嘴角溢出鲜血,而且仔细看去,易犷的周身布满了细微的伤口,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在不断的开裂,而缠绕在易犷周身的黑色气息正源源不断的从易犷的伤口中汲取血液。犹如贪婪的恶魔无休无止也毫无怜惜。

  反观角斗场的另一侧,陈浣的气息就相对比较平稳,虽说维持魂魄力的释放消耗了不少的力气,可是陈浣依旧微笑着看着易犷。

  比赛从一开始就是由陈浣占据着绝对的主动,陈浣的攻击虽说迅猛无比,可是陈浣却都能一一化解,还能利用防御间隙给予对手适当的反击,而且从陈浣那充满了嘲讽意味的表情来看,他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而是在一点一滴的玩弄着易犷。

  直至易犷使出这这样强大的杀招,才让陈浣慵懒的表情上多了一丝的严肃。

  "亡灵契约!"主席台上陈家族长说道。听到这话的其他人,身躯微微一震。

  最ft新◎章Nk节上酷D匠网

  "亡灵契约!"地阶低级功法,相传是当初的天昭年时,魔界大将珐玛攻打轩邺城时,虽说破坏了极强,也一度差点让这个不算太大的城市覆灭,可是那个时候的易家却爆发了竟然的战斗力,在哪个无休无止的夜晚,有一个奇迹般的英雄拯救了世界。

  而那次战役之后,易家也在偶然中获得一本来自魔界的功法,名为"亡灵契约!"可是自古以来却无人可以打开这亡灵契约的束缚,习得其中精要,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一百年后的今天,竟然被易家的易犷所传承。

  此刻的观众台更是呼声一片,虽说很多人看不懂易犷功法的精要可是却能从这霸道的气势上感受的出此刻易犷体内所喷薄欲出的狂暴。

  此时的陈家族长很是忧心忡忡,他实在是想不到易家竟然能有可以参透这样的玄奥功法。

  虽说他对陈浣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可是赛场之上千变万化,是又能说出个一定出来。

  一帮人扭头看相易犷的父亲易傲天,易傲天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丝毫的喜悦与兴奋,反而是无比的紧张,青筋暴起的手臂,死死的压在桌子上,粗壮的肌肉,此刻却不停的颤动,虽说已经在强做镇定可是任谁也能看的出来,此刻的易傲天似乎比赛场之上的易犷更加紧张。

  易犷凝实了拳头,黑色的能量混杂这妖艳的红丝也同时缠绕在易犷的拳头上,整个空间都变得骤然沉闷起来。

  "啊!"易犷大吼一声,爆裂的拳头飞速的朝着陈浣的身体爆射而去。易犷身体经过的地方地板都碎裂起来。

  基本看到过这样强力攻击的人,都以为这场比试将就此结束了,因为这样的狂暴能量,就算是突破绿魄印的强者可能都难以招架。

  轰的一声巨响,一阵硝烟弥漫之后,首先显现的是易犷那吃惊的面孔,而顺着易犷的手臂,可以看到一层厚厚的蓝色冰晶硬生生的挡住了易犷这全力一击。

  "怎么会这样!"易犷惊讶的看着这不客思议的一幕。

  "别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你才是特殊!"陈浣扬起头,盯着易犷的眼睛"怪物可不止你一个!""咔嚓!"冰晶碎裂,陈浣雪白的手,探了出来,抓住易犷的手腕,一道道冰蓝色的晶体迅速漫上易犷得手臂。"作为第一个看到我这个状态的人,可要好好的给点奖励才好!"陈浣狰狞着狂笑起来,嘭的一声,一阵血雾喷涌而出。

  "不要!"易苓惊恐的喊道。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深深地写满了震惊。当然凌天也不例外。"结束了吗?"凌天小声呢喃。

  "还没有!"一道雄浑的声音在凌天心头响起。

  随着血雾的散去,人们看到此刻的易犷半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粗气,右臂上的衣衫尽碎,龟裂的黑色皮肤显露出来,而此时缠绕在易犷周围的黑色血雾变的虚弱了许多,显然是替易犷挡住了那强烈的冰裂一击消耗了太多能量。

  陈浣的身体已经被蓝晶覆盖,浑身都是坚硬的冰蓝色晶体,厚实无比。唯独心脏的地方,裸露出来,没有被冰晶遮掩。

  "冰晶体,地阶!没想到静会是这种特殊体质。"麒麟的声音缓慢响起。

  "和我的赤阳体类似吗?也是天生血脉?"凌天问。

  "算是吧,只不过这个人有些不同!""哪里不同?""他的冰晶血脉貌似被污染了。""污染?身份意思。""因为如今他的这种血脉外泄以及凝聚出实体铠甲,并非他本身的意愿。而是寄居在他体内的某个东西促使他这样的。"麒麟的声音显得阴郁。显然是有些浓浓的担忧。

  "呀,将死的蟑螂,还想要负隅顽抗吗?真是可悲,千万不要奢求我会手下留情哦,我杀人,可是很痛的!"陈浣的表情扭曲起来,眼睛也变得虚幻起来,邪恶的意念四溢而出。

  易犷的身体此刻已经快到极限了,周身的黑雾逐渐被血色取代,而此刻易犷身上的伤口此刻正变得漆黑"这个功法,本来是为了打败易云天,报当初断腿之仇,拿生命做交易才得到的力量!怎么能被你这样的家伙给打败啊!"易犷爆吼一声,再度向着陈浣冲了过去,血色的能量波动,让脆弱的地板一层一层的龟裂扩散,可是尽管是这般强度的攻击,落在陈浣身上,依旧难以取得显著效果。

  而此时的陈浣已经几近癫狂,狂躁的笑声,犹如地狱的魔鬼,一点一点的折磨着易犷的意念。

  "易家,果然是盛产废物吗?两年前的易云天跌下神探,易轩已经被我打伤,今天你也别想安稳的走下去。还比!感受绝望吧!"陈浣咆哮着。

  "铛!咔嚓!"碎裂的声音,缓慢响起,陈浣惊讶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冰晶竟然开裂起来,易犷的拳头,硬生生的打出了一个不小的裂口。

  "易家的人,不是你这种渣子可以侮辱的!"易犷仿佛用尽了力气。

  陈浣的表情由惊讶再度变得嘲讽起来"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这样的废物,能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筋疲力尽的易犷已经没有了力气,任由陈浣掐住易犷的脖子,提到半空"说啊!说易云天是废物,易家都是废物,当初叱咤一时的天才如今不也是苟延残喘的躲在角落,不是他的堕落还有你的今天?怎么样?说啊!说了我就让你死个痛快!""你……你这样的渣子,有什么……有什么资格!"易犷艰难的说着。

  "看来是做好死的觉悟了啊!"陈浣看着半空的易犷,蓝色的冰晶覆盖了易犷全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