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芝放收起了手中的长弓,灵敏的跑向此刻正深陷恐惧的凌天,一拳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凌天的脸上。

  而凌天却没有丝毫打算反击的意思,任凭自己的鲜血染红苏梦芝的裙摆。

  此刻的凌天茫然了,不知所措,宣阳抛弃了自己,自己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两年前是如此,两年后的今天也还是如此,似乎一切都没有太多的变化。

  面对苏梦芝的攻击凌天,呆滞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任由无情的攻击打在自己身上,直至苏梦芝打的累了。才停止了攻击。

  "你就甘心做一个废物吗?"苏梦芝问。

  这一句话仿佛在凌天心里炸开一样,他想起来了,曾经的自己也被那个宛如天仙的女孩这样问过。"那是梦开始的地方,那也是梦将到达的地方。那样的黄昏下,自己曾对着阳光狠狠的发过誓,绝对不再逃避,不再犹豫,不再退缩的了,只要能获得力量,只要能变强,能用自己的手保护想保护的人,那个时候宣阳剑选择了他,他以为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那个的身影不再遥远就停在自己的可以伸手就触摸的到的前方。可是为什么如今的自己把这一切都给忘了呢。"凌天躺在地上,瞪大了瞳孔看着耀眼的烈阳,金色的光芒映射在凌天眼中,整个世界都变得微妙。

  冰冷的灵魂,感觉到了温度,像是一双手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尽管虚幻却又是那样的真切。

  凌天想要握住那双手,但是他做不到,双手用不出力气,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那个无休无止的黑暗,他想要睁开眼,去找寻出路,可是却发现即使睁开了眼睛世界依旧漆黑。

  是的,他忘不了,忘不了一天,耻辱与不甘的一天,被踩在脚下无力反抗的那一天,这么久了他一直在骗自己,自己自己可以坦然面对,可以欣然接受,可以再一次站起来,回到这里,证明自己。

  可是昨天晚上的意外让他退群了。害怕了,寒冷的空气冰冻的不仅仅是血液,还有灵魂。他害怕,害怕这样的自己会再次失败,蛰伏了两年的自己终究还是会一事无成。

  还没来得及开始,他就倒下了。

  最可怕的不是困难有多难,而是打一开始你就把自己否定了。

  苏梦芝蹲下身子,俏丽的倩影在光影下变得虚幻,伸出手放在凌天的肩膀,轻柔的说"知道吗,你的背后一直一直都有着无数期待的目光,无论你是否辉煌,无论你是否颓唐。站起来,拿起你的剑,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的心中还有光芒,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放弃,毕竟那是最后的梦想了啊,怎么能拱手相让。"凌天仿佛看到了,一滴水从虚空坠落,滴入无尽的黑暗,滴在地上绽放出七彩冰晶,一缕阳光顺着水滴的方向,撕裂黑暗,照射在凌天脸上,凌天伸出手想要,触摸却又犹豫不决。

  ,C最新h章#节上酷匠网Q)

  "怎么能!怎么能放弃啊!"凌天咆哮起来,瞪大了瞳孔,奋力的伸出双手触摸那道光"那可是我最后的梦想啊!"一道光芒闪动,整个结界瞬间都被光芒笼罩,转瞬即逝,看台上的所有人都被这惊异的一幕所震惊,却没有人看到了光芒的来源。

  凌天抽出了身后的宣阳,原本颤抖的手此刻却无比坚定,动摇的眼神也变得刚毅,凌天看着宣阳的剑身,左手缓慢的抚摸而过,每一道刻纹写尽了沧桑的历史。凌天仿佛读懂了那种孤独与凄凉,自嘲的笑了笑"差点把你弄丢了。""你刚才的对手已经死了,现在由我,来向你挑战,我可不会怜香惜玉,也望你不要手下留情。"凌天抬起头,长剑横立,冲着苏梦芝道。

  "但愿你不会输得太惨,因为我会把大言不惭的人射成马蜂窝!"苏梦芝一笑置之,手中一握,金色长弓瞬间凝现。

  "胜者是,凌天!"裁判精灵大声的喊出凌天的名字。

  此刻的苏梦芝正躺在凌天怀里,高强度的战斗让她变得虚弱"我……我昨天把表哥打败了!是不是很厉害!""你见到他了?那他人呢?"凌天问。

  "走了,他说他还要变强,变得更强才能背负起所有的憎恶。明明我是很想帮他的,可是他却拒绝了我,对我说了一些关于这个城市,关于你的事。"凌天温柔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峻起来"他都说了……什么?"凌天问。

  "一个天才的陨落,与不甘放弃,最终发誓要证明自己的故事。"苏梦芝眼中闪着泪光"很励志,也很感人!""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凌天说。

  "你已经很棒了,没什么好道歉的,那是你的表妹吧,叫易苓,昨晚找到了我,让我开导开导你,可是我好笨又一时想不出好的方法。所以就……"苏梦芝把头扭到一边,不想让凌天看到她在流泪。

  凌天慢慢的伸出手,将苏梦芝眼角的泪痕擦干,很认真的看着苏梦芝的眼睛说"谢谢你!"主席台上易罡吃惊的看着结界中的角斗,以沉稳闻名的他,此刻却也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内心的惊讶,不仅如此在观众席上大部分人也都是异常已震惊,十六进八的比赛,医易家二号种子易轩对阵陈家陈浣,本以为这两回是一场有来有回,旗鼓相当的较量,可是开场没三个回个,易轩就已经失去战斗能力,躺在地上不停的口吐鲜血,若不是场外裁判的及时制止,恐怕当场就会闹出人命。

  看呆了了的众人,谁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竟然在这个被雪藏多年,名不见经传的陈浣手中,撑不过三个回合。

  "太恐怖了!"这是易苓的第一感觉。

  残忍,血腥,冷血!这是所有人最直观的评价,人们看到他那双冰蓝色的右手,插进易轩的胸膛,四溢的鲜血,染红了陈浣的面容,但是陈浣却依旧面目狰狞的享受着被鲜血笼罩的快感。

  "这分明就是个怪物,残忍无情,手法却无比毒辣的怪物。"——人们对陈浣的评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