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易云天将自己所在屋子里,一句话也没说,没看完比赛,也没找到苏梦芝,他像是没了魂魄一样躺在床上,脑海中流出的全是一幅幅残忍悲伤的回忆。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白色的波纹在手心荡漾,一层一层的涟漪无不透露着寒冷与酸楚。赤红的烈玉麒麟头像,白色的猛虎头像,依旧无声无息的闪烁不止。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易云天用胳膊挡住脸上的光,闭上眼睛。

  “废物,畜生!靠女人保护的人渣,败类!”陈浣与易犷狰狞着的脸显现在易云天脑海中。这样的噩梦犹如现实一样轻易而又真实,仿佛就是再度经历一样,当初的自己被易犷踩在脚下,被口口生生的骂着废物,如今的自己在陈浣面前也被口口声声的骂着废物,却无任何还手之力。

  黑暗中易云天仿佛听到了那个漆黑的洞穴中风修的笑声,犹如厉鬼一样将自己拖进无尽的深渊。

  酷p匠网首%发《

  “不要……不要!不要啊!”易云天抱着头咆哮着,可是身体却下沉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至看不清一丝亮光,耳旁那些肆无忌惮的嘲讽已经盘旋在易云天耳边。

  易云天跪倒在地上,捂着耳朵,可是那些穿透力极强的声音依旧死死的缠绕在易云天周围,逐渐的那些声音逐渐有了形体,凝聚出了现实的身体。

  它们犹如饿急了的小鬼,欢呼着雀跃着,向着易云天铺了过来。

  它们打算啃食易云天的血肉以及灵魂,易云天跪倒在地上,眼中充满了绝望。

  正是这份绝望让这些小鬼更加的肆无忌惮,它们从包围了易云天,从脚下一直漫上易云天的头顶。

  正当无数的小鬼将要把易云天吞噬的时候,黑暗中一个光芒闪动的身影,出现在易云天旁边紧紧的从背后抱住了易云天。

  紫色的风铃耳坠在空中玲玲作响。

  那一刻易云天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清晰,透彻,他缓缓的伸出右手握住了从背后仅仅抱住他的手。

  那一刻差点将易云天包裹的所有的黑色小鬼瞬间湮灭。

  等到易云天睁开双眼已经是清晨了,他知道昨天是三十二进十六,而今天则是十六进八的关键时刻。

  易云天感受着浑身的酸楚,寒莲花暴动之后的症状似乎并没有得到缓解,浑身上下依旧冰凉。

  找了许久,易云天几乎找遍了所有的街道,依旧没能找出苏梦芝的身影,眼看着比赛即将开始,而这个时候却找不到苏梦芝的人影了。

  “连你也离开我了吗?”易云天在心里自嘲着,当他迈入角斗场的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声音似乎都变得嘈杂起来。

  “这就是那个被陈家公子欺负的不敢还手的凌天吧?”

  “是啊,听说啊他还和易家大小姐有私情呢!”

  “可不能瞎说,昨天听说易苓为了帮他出头还被陈浣打了呢!”

  “真的吗,那这个男的可真是够废物的,自己的女人被打了都能眼睁睁的看着。”

  “没骨气的人多了,两年前的天才易云天不还是被易犷踩在脚下,一点反抗的都没有,还不是被一个女孩给救了!”

  “别说了别说了,他好像听见了。”

  “这样的人渣,听见了又能咋么样,蹲在女人裙边的废物。”

  凌天握了握拳头,指甲刺入血肉的痛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现实,血淋淋无法改变的现实。

  凌天紧紧地咬住嘴唇,直到看见白色的光束将自己的视线吞没。

  这一次的角斗凌天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应战,因为他看到这一次的对手,手中握着一把金色长弓。

  没错是苏梦芝,千算万算都算不到的竟然会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舞台他要与苏梦芝进行对抗。

  凌天本想问候一句昨天怎么没找到你,你去了哪里,可是凌天刚要开口却发现今天的苏梦芝给人的感觉和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

  "怎么了,怕了吗,怎么不亮出你的剑!"苏梦芝高举长弓,箭心对准了凌天的眉心。

  凌天愣了愣,他没想到他们之间见面的开场白就会是这样的展开,他下意识的想要将身后想要取出常建,可是双手突然颤抖起来,一阵阵猛烈的痉挛让他使不出一点力气。他的双手突然不听指挥了,即使想要拔剑也做不到。

  苏梦芝道"怎么?真的怕了吗,胆小的你连勇气都没了吗?"苏梦芝越说越气愤,金色的箭失穿过凌天的鬓角,锋利的气压还是在凌天脸颊上划出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看着划过自己脸颊的箭失,凌天也慌张起来,"你疯了吗?怎么突然要对我下狠手!"凌天一边咆哮,一边加快奔跑速度,躲避着攻击。

  而此刻的苏梦芝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次次灵敏的搭弓射箭,每一箭瞄准的都是凌天的眉心,但是弓箭离弓前的一瞬间,苏梦芝却会故意偏离一点角度,就算是这样,不一会的功夫凌天已经浑身是伤了。

  "该死!"凌天大口的喘息着,吐出一口血痰。"这样下去根本就没完没了!迟早要被折磨死的。""怎么?跑不动了?跑不动可是会死的哦!"苏梦芝略带嘲讽的说。表情中没有一丝温度"你的剑,如今还能拔出来吗?"凌天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目光变得苍白,他突然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手失去知觉了,而是宣阳剑放弃了自己,再也无法出鞘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宣阳剑怎么会放弃我!开什么玩笑!"凌天愤怒的吼道。

  "是吗?你的剑,还能用你的双手拔出来吗?证明给我看啊!"苏梦芝一个抬脚迅捷的移动到凌天身边,将他远远的踢了出去。

  嘴角溢出鲜血的凌天,踉跄的站起身子,可是双手依旧没有丝毫反应。凌天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双手变得漆黑,变得狰狞,犹如火山口的岩石,黑的让人绝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昨天还好好的啊!"凌天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宣阳就是他的全部了,一无所有的自己躺在烈阳下,是宣阳救了自己,给了他现在的一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他的眼角开始流出酸涩的泪水,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太过去痛苦了。

  他仿佛收到了惊吓,他回忆起那个黑暗的世界,自己跪在黑暗中等待着魔鬼的吞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RO光辉说:

谢谢,谢谢一直陪伴的你们真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