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苏梦芝缓缓醒了过来,眼神游离。紧张的四下张望,直到看见易云天坐在自己身旁,擦试着长剑,才放下心来。

  然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小腹前缠了厚厚的绷带,只一动就会刺骨的疼,虽说没有血液流出,苏梦芝却也忍不住哼了一声。

  听到苏梦芝醒来,易云天停止了擦拭,将宣阳插入剑鞘,微笑着说“你已经睡了一天了,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苏梦芝看了易云天好久,轻轻的问“我昏过去之后……情况变得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啊,好的很,我把他们都打败了,还抢到了印记当然也有你的份,之后就传送出来了。”易云天轻松的说。

  “面对这么多人,你是怎么打的过的!”粉嫩的脸上透过浓浓的担忧。

  “啊!我缠绷带的技术不好,虽说伤口愈合了可是你还有很重的内伤,尽管我帮你凑齐了六枚印记,你也有了继续参赛的资格,可是我还是建议放弃比较好,虽然这么说有些残忍,不过也是为了你好。”易云天将话题扯开,关于那个晚上,那个猩红的雨夜,他实在是不愿意去回忆。

  苏梦芝理解的摇了摇头“再说吧,离着比赛还有几天,只要还能站起来,我就不会认输的。”

  “对了,我见到苏乾了!”易云天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苏梦芝有些吃惊旋即又欣喜的问道“他在哪?过得好不好,我们去找他。”

  易云天无奈的说“他并不希望你见到他,那天他从结界中出来,拖着大刀坐在地上,和我说他希望你可以过得快乐轻松,复仇的罪恶他要一个人承担。所以在那之前他都不会见你的!”

  “果然还在埋怨自己吗?”苏梦芝小声抽泣着。“真是个固执的傻瓜,为什么要选择自己苦苦支撑,为什么想要独自背负起整个家族的仇恨。”

  易云天沉默着,突然又笑了笑“或许这才是一个男人最能引以为傲的事情吧,可以用自己的双手,保护自己心中苦苦支撑的信念。”

  “真的要这样吗?”苏梦芝抬起浸满泪水的眼睛,看着易云天。

  易云天认真的看着苏梦芝的眼睛“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骄傲了吧。”

  距离上一次的筛选已经过去了三天,原本熙熙攘攘的城市因为许多人的离去,较平常来说冷清了不少,毕竟很多人都因为初选的失败而选择了离开,既然已经没有了再继续战斗的必要,又何必苦苦挣扎的去看别人角斗呢。易云天站在旅店的窗前看着满天的繁星。

  因为人群的突然减少,所以苏梦芝也就没有必要在和易云天挤在一个屋子里,苏梦芝说她要看着,看着易云天和苏乾在角斗场奋斗的样子,而且在沧澜手链的帮助下苏梦芝身体恢复的速度确实快的惊人,原本苍白的脸如今已经变得红润。

  酷匠网,唯`一V/正5版◎V,%a其H他*都A-是z盗q~版r

  易云天想到苏梦芝倔强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像是冰冷的雪山之上,透出的一丝阳光。而此时的苏梦芝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躺在床上总感觉一闭上双眼,就能回忆起那个夜晚,面目狰狞的萧洛笑着将匕首刺入自己的身体,每每从噩梦中醒来,总是会惊起一身冷汗。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当皎洁的月光收拢,晨曦的第一缕初阳照耀大地,对这个城市中的所有人来说,都将意味着天昭选举将在今天正式拉开帷幕。

  “天之召唤,昭示苍穹,勇士之脉,万古流芳,如今三十二位勇士将面临最为惨烈的最终角逐,而在做的各位将一起见证,奇迹的诞生!”角斗场中央,身为主持人的天琼的生音嘹亮,绝美的身姿沐浴在阳光下更是平添一股迷离。

  在介绍过主席台上的各大势力家主,以及不远万里的帝国公主,结界师代表后,比赛规则也同样公布,三十二位参赛者将随机分组,分成十六组同时进行两两对决。

  “对战列表已经分配完毕,三十二位勇士将同时在结界阵中进行比试,规则很简单有一方人输或者裁判认定失去作战能力为止。”天琼的声音极其的富有穿透力,让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听后无不热血沸腾“那么,比试将正式开始。”随着一声脆响,数道光芒从天而降,把易云天等人包裹其中,而且随着流光的横溢,仅仅一个眨眼的瞬间,三十二个人全都被分散在结界中的角斗场之上。

  易云天看着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对手,安年纪推断应该不算太大,可是那满脸的胡子,加之沧桑的面孔确实让人打心里感觉岁月不饶人。

  “自我介绍一下……”易云天本着有好的态度,打算握手致敬,可是话音未落,对方竟相当暴躁的向自己冲了过来,拳头上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在阳光的照耀下锯齿分明。

  易云天灵敏的躲过致命一击,本打算还以颜色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小腿早被死死的锁住,靠的的那人左手发出的丝线,原来拳头才是佯攻,控制住自己才是主要目的。

  显然这个时候看透这一切已经太晚,此时的易云天已经来不及防御,对手的脚已经接近了易云天的腰部。

  猛的一道光芒闪过,易云天迅捷的拔出宣阳,反手切断缠绕着自己的丝线一个灵敏的后跳躲开了攻击。

  一招落败,那人正打算重新组织进攻,却猛然发现,一道寒冷的目光已经对准了他的颈部。

  此时的易云天正双手抱着剑,死死的架在那人的脖子上,在易云天后跳躲避的那一刻,就立刻抓住被砍断的丝线调整自己的身体,然后再利用破阵震龙的高速冲击力,将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现在可以让我做自我介绍了吗?”易云天问。

  光芒闪烁,易云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被强行从结界中传送了出来“真是个固执的家伙,到最后还是一句话不说。”

  易云天环顾四周,三十二人中,胜利者将会被传送到特殊的观看平台,易云天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快速的解决战斗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时间特殊看台上不算自己已经有五个人了。

  而且这五个人有易家的易犷,易轩,还有那个当日出现在拍卖场的陈浣,剩下的两个人也分别为其他家族的种子选手。只不过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冷冷的坐在那里。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

  易云天扭着脖子本想看看陈浣身上是否带着炎阳之泪,可是还没等到自己的目光到达,就被提前发现了,被一双更是冷漠的眸子对视了过去。惊得易云天一阵尴尬。

  正巧这个时候,一阵白光闪动,又一个胜者被传送出来,光团中一个巧丽的身影,俏然呈现,完美的身材在这朦胧中更是去月光下的桂树一般动人。

  待光芒散去,赫然呈现的是易苓的身影,也正因为她的出现,看台上的气氛似乎变得微妙起来,最先反常的是陈浣,那原本冰冷的如同雪山的眸子看到易苓的那一刻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就像是沉寂多年的黑暗偶然照进眼光一样,看的出陈浣的兴奋与紧张,而看到易苓出现原本打算笑着上前打招呼的易犷却发现,易苓竟然完完全全无视了自己,选择主动笑着跑到了易云天旁边坐下,这样的举动让手还停在半空中的易犷甚是火大。

  而此时的易云天也分外无奈,明明自己带着蚕丝纱,可是还是有种偷东西被发现了的感觉,心里虚虚的。

  特别是看到易苓跑到自己身边的时候。

  “喂,我说这位年轻人,知道吗有些东西是你碰不得,也惹不得的,那可是会要了你的命啊!”陈浣转过头,看着易云天说。

  “可是我还活的好好的啊!”易云天淡淡的说。

  陈浣突然释放出一股无形的暴戾之气,席卷易云天全身。

  此刻易云天只觉得浑身冰冷刺骨,疼痛万分,而且尤为关键的是在易云天体内那平静的寒莲花竟然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影响也变得暴躁起来。

  刺骨的冷由内到外,由外到内,层层将易云天包裹,犹如赤身被冰封在一片寂冷的世界,易云天感觉整个天空都变得不再祥和而是分外冰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