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洛话音刚落,一支毒箭直直朝着易云天飞来,要不是苏梦芝反应快将易云天拉到一旁,怕是现在易云天就躺在地上了。

  “那小子在那边!竟敢耍我们,快去把他杀了。”愤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黑压压的人影正踏过丛林向这边走来。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真是倒霉,没办法了!”易云天取出三枚印记,交给苏梦芝。

  “你这是干什么?”

  “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去引开他们,你带着印记安全些,万一我回不来,你就带着这些印记通关吧。”说着易云天强行把印记放到苏梦芝的手心,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萧洛“保护好自己。”

  说完,易云天便飞速的朝着人群跑去,直至看到领头的人才停下脚步。

  “小子你倒是有种啊,让我们这么多人自相残杀,自己却跑的远远的,临死了还敢送上门来,我看你真是想去见阎王了!”领头的人轮起斧子就朝着易云天劈了过来,斧刃直直冲着易云天的眉心。

  “铛!”一声清响,易云天横起长剑,硬生生的接下这一击,反手一挥就将那人推了出去。“想杀我,单凭你还差的远,东西就在我身上,想要的话!”易云天冷笑一声“那就追上我再说吧!”

  “赤霄—踏影追风!”易云天在心中默念,右脚光芒闪耀,只见此时的易云天恍若残影一般,一个眨眼就已经三四丈开外了,一个呼吸间就只能看到易云天的轮廓了。

  Rm酷U匠n‘网$"永z¤久免99费1看$小说

  “真是怪物!这样的人一定不能让他通关,不然必是强敌,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把他杀了!”人群在惊愕中也奋力追了上去。

  易云天故意跑的是与苏梦芝的反方向,这样能为他们的转移拖延时间。

  仗着强大的灵宝特技自己自己在秘境时的逃亡技巧,甩掉他们也并非难事,就这样易云天跑了不久,直至他感觉不到身后任何的风吹草动之时才停下脚步,跑到一颗树上眺望着苏梦芝的方向,一个跳跃无声无息的没入丛林向着苏梦芝的方向再一次飞奔而去。

  踏影追风,虽说可以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可是对身体却也有着不小的消耗。如今的易云天已经感到有些疲惫了。可是他还是决定在甩掉追兵的第一时间找到苏梦芝毕竟苏梦芝旁边还有个受伤的萧洛。看到苏梦芝安全他才放心。

  “就快到了!”易云天加快了速度在心里默念“一定要平安啊!”

  然而当易云天赶到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他犹如做梦一样,可怕不真实,仿佛整个人坠入冰窖,全身的每一步肌肤都在颤动。

  易云天看到原本应该躺在地上的萧洛此刻正好好的站在月光下欣赏着沾满鲜血的匕首,腰间挂着五个印记,易云天记得那些印记,就是不久前他亲自交给苏梦芝的。

  而此时的苏梦芝正倒在血泊中,乌黑的头发散落一地,在暗黑色的鲜血中犹如一幅画一副悲伤绝望的画。

  “我亲爱的骑士你来晚了哦!死亡的藏之花已经开放,让我们默哀。”萧洛笑着从口袋拿出那朵玫瑰花,扔在苏梦芝的脸上“看啊,多么般配,这凄美的月光下,从此永伴安详。”

  “都是……你干的!”易云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的先生,作为合伙人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演技实在完美!”萧洛整理着头发平静的说“我只需要说两句简单的谎言,就可以耍的你们这些愚蠢的人团团转。”

  “你现在一定很想杀了我吧!嗯?哈哈哈哈”萧洛大笑起来。“可是啊,我集齐六个印记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没错早在你来之前我就可以出去了,可以晋级三十二强了,可是我又为什么迟迟没离开呢?当然是为了给你解答你的问题喽,这么善良的我可是很好奇看到你愤怒的表情啊!”

  “啊!!!那你就死去吧!”易云天暴怒起来,手中的宣阳猛然变成了赤红色“破阵震龙!”

  红光冲天而起一阵巨大的冲击力直直的透过萧洛的身体斩断了近百棵大树。

  “暴躁可是会让人失去理智,自己正确的判断。”萧洛从易云天身后站了出来,身上没受一点伤。

  “那个是分身哦!哈哈哈。我要走了不陪你玩了,擂台上见吧,若是你还有力气走出这森林的话!”萧洛阴冷的说道,旋即掏出六枚印记抛向天空,瞬间萧洛的身子就成了幻影消失在原地。

  易云天楞楞的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地面,眼睛里没有一丝灵动,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会有断断续续的回忆会闪过脑海,关于苏梦芝的回忆。

  易云天跪倒在地上捶打着地面“都怪我都怪我!怪我不该怪我没保护好你。”易云天抽泣起来。

  寂静的森林一丝微风轻轻吹过,卷起落叶拍打在易云天的脸庞,沙尘涌入眼睛,疼的撕心裂肺。

  突然易云天感觉一只手轻轻的拍在自己的肩膀,熟悉的手链声随风响起。

  易云天猛的回过头,看着苏梦芝梦芝正站在自己身后,静静的看着自己。苏梦芝的脸色苍白,很是虚弱。

  易云天猛的站起身子,霸道的将苏梦芝紧紧抱住“哪怕是梦也好,哪怕是梦也好。”

  被紧紧抱住的苏梦芝无奈的笑了笑,缓缓的抬起手臂,也抱住了易云天。“这才不是梦,我还没死好吗?”

  “你还没死?可是明明看你倒在地上,身边都是血啊!”易云天放开苏梦芝惊讶的问。

  “是这个!”苏梦芝举起手臂,紫色的手链中央红色的玛瑙石正微微闪亮。

  “本来我坐在树下想要等你回来,可是却发现有一个人没有去追你,而是选择了偷袭我们,于是我就和那个人打了起来,地上的那摊血其实是那个偷袭我的人留下的,他被我的箭刺伤逃跑了。大战一场我有些神经放松,也就是那个时候萧洛突然站起来拿着匕首捅向了我,没有防备的我就这样被打到了,本来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可是没想到这沧澜手链这么厉害,从匕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它就在修复伤口了,只不过修复速度比较慢,所以才会躺了这么久才能站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