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天感觉周围变得骚动起来,而且来的人数还在成倍增长。

  “来了这么多人……”易云天敏捷的越上大树,眺望着远方。“麻烦大了啊!”

  “人数很多吗?”苏梦芝问。

  “嗯……不算太多,大概也就不到一百人的样子。”

  “这还不算太多。”

  “是啊,是算很多。”易云天跳下树干。握紧了宣阳,时刻准备着迎战。

  “你想打架吗?这个时候逃跑才是明智的吧?”苏梦芝拉起易云天的手腕,打算逃跑。

  易云天却依旧站在原地并不打算逃跑“萧洛,还没回来,我们走了他会有危险。”

  “还没看出来吗?这些人就是他找来的啊,就是刚刚他离开的方向。”苏梦芝用手指着。示意易云天这是现实,你被骗了。

  “我不信,萧洛不是那样的人。除非他自己承认。”易云天咬了咬牙。

  “你怎么冥顽不灵?这都还苦苦支撑?”苏梦芝有些无奈,看着依旧不打算逃跑的易云天,赌气的苏梦芝索性坐在地上。

  也就在这时,大批人马立刻将易云天包围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而且都肆意的释放自己的魂魄力以示挑衅。

  “听说……你们手上有可以让人直接通关的印记?”一个男子站了出来,冷笑着说,左手擦试着刀口,眼里透过一丝凶狠。“杀掉你们,就可以拿到了是吧。”

  男子的话语像是催化剂一样,迅速在人群中炸开,所有人都像发了疯一样,眼中透出饥渴。

  “那种东西怎么会有,就算有的话我也就自己用了,自己通关了,还要等你们抢?”易云天咆哮道。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只要杀了你,我就知道那东西存在不存在了。虽然有点血腥,但是我喜欢,哈哈哈哈哈!”男子阴冷狰狞的笑着。

  “看吧,我就说你被骗了。”苏梦芝站起来说。“站在怎么办?蒙混过关都不可能,他们可是想要你的命啊!”

  凄冷的月光下一群面露贪婪目光的人,死死的望着易云天。天昭选举对每一个参赛选手来说都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因为这可能会是他们唯一一次可以一步登天的机会,所以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脱颖而出,展现自己的机会,尽管恶毒,或者卑鄙,这都无所谓。他们想要的就是机会,一个可以站出来,一个可以走出去的机会。

  “遇到大麻烦了啊!要怎么办呢?”结界外坐在主席台上的祭静静地看着易云天,桃红色的眼睛看的有些出神。

  易云天笑了笑,嘴角闪过一丝嘲讽,手中剑收回剑鞘。

  “告诉你们吧!确实有这么一个印记到它就可以只接通关,而且现在印记就在我身上!”

  “什么!你疯了吗?会被杀掉的!”苏梦芝着急了,她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易云天要突然承认一个肆意编造的谎言。

  “呀!果然真有啊,看来你是有了觉悟了吗?不想死的话,就叫出来吧!”男子向易云天伸出了手,嘴角嘲讽的笑着。

  “是啊是啊,我可是很怕死啊,但是印记就一个我要给谁啊!”易云天摆出一副惆怅的样子。

  “当然是给我啊,可是我先伸出的手啊!”男子迫不及待的向着易云天走了过去。

  可是却凭空被一把从天而降的飞刀挡住了去路,一个黑子刺客降落在男子身后,一把猩红的匕首,无声无息的划破男子的喉咙。“我可是一直看着哦,所以印记应该是我的。”刺客放下已经没了意识的男子,舔了口那殷红的鲜血。

  “不行不行啊!印记是我的!”

  “哼!小子们,我堂堂审夜宗还没说话呢,谁敢先动印记!”

  “人多势众吗,我天都堂可不怕你!”

  “要打一架吗,臭家伙!输了可是要跪下磕头的!”

  “呀呀呀!你输了可是会没命的!”

  人群突然就变得喧闹起来,而且在贪婪,残虐,残忍的推动下,一百人瞬间就混战起来,顿时整片森林一角火光冲天,厮杀声响彻云霄。

  趁着慌乱的空隙易云天拉着苏梦芝偷偷的从暴乱人群中逃了出来。

  “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傻!”苏梦芝喘着粗气,摸着胸口说。

  看着苏梦芝起伏的双峰,易云天瞬间感觉大脑有些过度溢血。“不安,才是他们真正的原因吧!”

  “不安?为什么。”苏梦芝问。

  “这个年纪都承载了十八年前天昭年的罪恶吧,那场人类的灾难多少人用生命才换来的希望,都托付在这些人身上,正是因为背负着这样的希望,才会愿意不择手段,就算卑鄙无耻也好,也愿意回应当初以生命为代价说换来的希望吧。”

  “救救我!有没有人!救救我。”

  “什么人?”苏梦芝警觉起来,环顾着四周。极力寻找声音的来源。

  “我啊,萧洛,我在这!”虚弱的声音从一颗树干后面传来。

  “萧洛!混账家伙!”听到这个名字易云天瞳孔一震,拔起长剑就朝着树后跑去。苏梦芝也紧紧跟上。

  本打算质问萧洛的易云天却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地震惊了,只见此时的萧洛浑身是血的背靠着大树,右手捂着肚子上一个正冒血的洞,左手拿着那朵玫瑰花,只不过这一次玫瑰花变得异常红。

  “你怎么了?”易云天问。

  “你们……你们都没事啊!真是太好了。”萧洛虚弱的说道“能先帮我止血吗,我有药,将死之人了,我什么都说。”

  “你还要相信他吗?”苏梦芝冷冷的看着萧洛。

  “我相信,救救他吧,我不会包扎也不会上药。”

  %N最&新章节l*上。酷`匠l网

  “好吧,好吧,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梦芝的包扎手法虽然娴熟,但是在这漆黑的夜幕下还是把萧洛疼的鬼嚎了很久,待到萧洛冷静下来,易云天才开口问道“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打算去找个落单的人,然后让把他引到你们那里,可是却无意间听到了这样一个对话。”

  “大哥听说这里有可以直接让人通关不用集齐六个的特殊印记。”

  “骗人的吧,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我。”

  “大哥啊,你现在都受伤了,而且目前为止咱们也就抢到一个印记,等到集齐都生米都成熟饭了,咱妈辛苦将我们拉扯这么大不就是希望咱们能争口气吗,不能就这样狼狈回去啊!”

  萧洛忍着疼痛做起身子“我当时一听心里就有了打算,想将计就计。两个人的话把他引到包围圈凭咱们三个人也能打过。”

  “所以我就上前和他们交谈,本来他们不相信我,我就告诉他们你的身上有那样特殊印记,而且我把你的位置指给他们看,然后说咱们三人联手抢下印记就能通关了,他们大哥本来不信,可是那个该死的弟弟却大声惊呼起来‘我就说有可以直接通关的特殊印记吧!’他这一声吼,本无恶意可是却传到周围其他人的耳朵了,所以很快我们就被包围了。他们逼问印记的方位,我看形式不对,死不开口,可是那兄弟俩把我说的话全都告诉了他们,我心想麻烦了,就想着要赶快告诉你躲起来,可是这么多人我根本跑不出啦,还被打成这样,幸好我还有点保命的功法才免于一死。看到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已经成废人了,要打要杀随便吧,我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