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厉害啊!”易云天扭头看着二楼的贵宾区,带着斗篷的少年仅仅只能看到一双蓝色的瞳孔,冰冷的仿佛纵身孤寂的深渊。

  “二十五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任何家族来说,没有深思熟虑,或者妥善安排,是不可能任由一一个年轻人做主的。”易傲天一把捏碎手里的杯子“看来这个人,来着非善啊。”

  而此时拍卖行更是扰乱不止,从二十一万一口气加到二十五万,这种霸气,压的所有人都喘不过气,如此孤注一掷的做法更是让天琼也颇为震惊,原本事先的估价这个炎阳之泪的价值也就会在十八万左右,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拍上二十五万。

  相比起价格,看台上有些瑞丽眼光的人已经看出些端倪,离着天昭选举也已经近在眼前,各个家族都在摩拳擦掌,暗中较劲,看来陈家这段时间的传闻并非是空穴来风。

  “二十五万!三次!”天琼竭尽全力喊出最后一声竞价,伴随着锤子的敲落,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人流缓慢的散去,诺大的拍卖行骤然显得空空荡荡。苏梦芝提前出去买些生活必需品去了,唯独易云天还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舞台上已经没有了炎阳之泪的空盒子。

  “那样的眼神,好冷。”易云天这样想着,就在刚才易云天望上贵宾区的一瞬间,那么带着斗篷的少年也在看着自己,蓝色的冰冷眼眸,充满挑衅的味道,虽说看不到被遮住的面容,可是那鲜红的嘴角,犹如黑暗中嗜血的匕首般,鬼魅致命。

  “走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该想想对策了。”易傲天站起身子,走了出去。

  “嗯好!”易苓应声附和,留恋的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易云天,快步跟了上去。

  待到人流尽数散去,易云天才缓缓站起身子打算离开这里,就在这时一个衣着正式的男子突然出现在易云天面前,鞠躬道“我们家小姐想请公子喝杯茶,还望公子不要推脱。”

  “刚才不是喝过茶了吗,怎么还要喝茶?”易云天不解的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在那里站着不动,挡住了易云天出去的道路。

  “我又不认识你们家小姐,看上我的话光是喝茶可是不行的,起码也要亲自出来吧。”易云天不依不饶,这时他也已经能够略微嗅到一丝不安分的气息。

  就在这时,易云天的身后突然想起了天琼的声音“蚕丝纱,轩邺城最偏远的一角,三十六巷里古老太婆的东西。制作手法相当繁琐,这诺大的轩邺城只有当初救过古老太婆一条命的易云天一个人有面子从古老太婆哪里得到这蚕丝纱。”

  易云天缓缓转过头看着已经褪去光鲜服饰的天穹,粉色的连衣裙依旧遮不住那火辣辣的身材。

  “抱歉,你说的我听不懂。”易云天佯装镇定。

  “左撇子不会让佩剑右斜式。”天琼莞尔一笑,一针见血。

  易云天愣了愣,这女的果然厉害,能认出蚕丝纱不说,这样的细节都能发现,真是大意“你想做什么?”易云天问。

  “没什么别的意思,和易公子喝杯茶,可否赏个脸?就我们两个人。”天琼弓着腰,将眼睛直视着易云天。

  看着天琼的脸很是接近的望着自己,易云天感觉冷汗都流了出来,脸也烫的厉害,大脑瞬间就短路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待到易云天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天琼的对面,桌子上两杯茶还在冒着烟雾。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我也不会有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天琼看着有些呆滞的易云天说道。

  “是幻术吗?真是厉害,原本只知道徐家大小姐智商惊人,没想到还是幻术高手。”易云天道。

  “自我保护的手段罢了,并不能用来杀人。”天琼摆摆手继续说道“两年前的你一夜之间变成废人,在角斗场也差点被发疯的同族打死,然而现在的你,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易云天问。

  “气质,气质变了,原来的你,就算是远远望去也是一副高冷,遥不可及的感觉,现在却随和了好多,扔进人群都分出来的感觉。”

  “经历的多了,人也是会变得吧,现在的我也挺好。”易云天笑着说。曾经易云天已经死了,或者还苟延残喘在某个角落,而现在的易云天才刚要开始他的未来。

  “找我来也不是喝杯茶这么简单吧!”易云天问道。

  天琼一笑“好着急啊,着急回去陪你的姑娘吗?”

  “随你怎么想,再不说我就要走了啊!”易云天站起身子。

  '最)新@\章y节《上酷&匠vY网

  “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天琼说。

  “交易?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也不是易家的天才了,我还有什么能和你做交换的东西?”易云天自嘲着。

  “天昭选举的时候,碰到陈家陈浣,打碎他今天拍卖行得到的炎阳之泪。”天琼低声说着,空气仿佛冻结一样,窒息却又充满诱惑。“作为交换,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都可以?”易云天有些贪婪的问道。

  “但是不能逾越道德底线。”

  “切!”易云天收起自己的色心,问道“为什么要这样?我需要理由。”

  “炎阳之泪是不幸的灾难,虽说可以抵御寒冰,并且也可以帮助佩戴者增强能力,可是却也会吞噬佩戴者的意识,在渴望力量的欲望下,佩戴者会愈发的不能自拔,越是这样却也越容易丧失心智,当佩戴者的意识完全被吞噬,传说中的炎阳花便会在佩戴者身体内绽放,以血肉为养料,炎阳之泪浇筑,到时候这上古奇花,便会烧了整个轩邺城。”

  “明明知道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卖掉?万一出现了意外,岂不是要弃生死于不顾?”易云天咆哮道。

  “家族最近资金流动很是紧张,因为我的过错,使家族损失了一笔不小的财产,正当我无能为力填补空缺的时候,一个神秘人拿着炎阳之泪找到了我,无奈之下我才会出此下策。而且如今能帮到我的也就只有你了,在你出现之前我本打算拍卖出了炎阳之泪,偷偷将资金空缺填补上,自己去引诱陈浣,可是当我将炎阳之泪交到他手上的时候,看着他那冰冷的眼睛我就知道我做不到,什么都做不了。事到如今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你怎么知道,陈浣一定会买炎阳之泪?而且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一定会戴在身上?”易云天问。

  “根据我的调查,他这些年一直在偷偷修炼,冰属性魂魄力,而且有走火入魔的趋势,每次发功全身都会刺骨的寒冷,所以我就断定陈浣不会放过炎阳之泪。”

  “为什么会找到我,那样的陈浣应该很厉害吧,你怎么愿意将一切都睹在我身上。”

  “因为,我看到了你眼中的希望之火。能够打进决赛和陈浣决一死战的人,只有你有资格。”天琼坚定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