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炎阳之泪

  强忍着眼泪的易苓,不声不响的走下贵宾区,她并没有去找坐在那里的易云天而是直接开到了拍卖行的后台管理室。

  还未等易苓开口,徐天琼率先发话“易云天是不是回来了?”直接果断,语气低沉,却不失风度。

  “没有,也没听说。”易苓坐下,喝了口茶,没看天琼一眼。

  “可是你很紧张。”天琼莞尔一笑。

  “怕你误会,特意前来说明。”

  “说明坐在那里的人不是易云天?”

  “他们是我的朋友,来晚了,我告诉他们这样可以找到位子坐的。”易苓又喝了一口茶,略微干苦。

  “那你知道他们登记的名字是什么吗?”天琼翻弄着一个本子。

  “男的叫凌天,左撇子,女的叫苏梦芝。”易苓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站起身子。走出房间。

  “去给那两个人送杯茶,我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左撇子。”

  走出房间的易苓大口的喘着粗气,比起修炼,还是语言上的争斗更加折磨人,进去前易苓谨记当初易云天告诫的“徐天琼那么女的很厉害,别人他看你的眼睛,所有秘密都会暴露,和她说话不能超过一杯水的时间,她就会开始在脑子里演算你的动作神态,猜出你的目的。”不过这一次易苓很是快乐,毕竟她做到了。

  “室内燥热,家主让我给二送杯茶水。”侍女笑着递上两杯茶。

  易云天也笑了笑,按住习惯的右手,左手端起茶杯,对着侍女尴尬的说“见笑了,我是左撇子。”

  苏梦芝有些无语的看着易云天,等到侍女走了才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要骗她?”

  易云天拿出一张小纸条,摊开给苏梦芝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你是左撇子。”

  正当苏梦芝还感到奇怪的时候,舞台发出一阵声响,身子妖娆的陈天琼缓缓呈现在舞台中央。

  台下顿时鼎沸起来,不少肆意散发雄性荷尔蒙的低俗之人,嘴里高呼这天琼的名字,眼中放着贪婪的光彩。

  看着鼎沸的人群易云天也不得不感叹,红颜祸水果真不假,这样的出众女子若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定要在这轩邺城中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q酷n匠qn网P}唯{√一正、x版6,W^其#P他1都:是盗版Y

  不知不觉间几个时辰都已经悄然流逝,期间出现的拍卖品种类繁多,价格却也是天差地别,唯独出现的几本功法但是掀起过一阵小高潮,几个家族也有过微小的价格斗争不过在易云天看来都不过是玩玩而已,坐在贵宾区的家族大势力耐心非比寻常,翘首盼望着,似乎在共同等一个东西。

  “那么接下来的最后一件拍卖品,也是这一次拍卖的重头戏,相信有很多人都是没了这个而来。事不宜迟让我们揭开这一层最为神秘的面纱。”天琼卖力的说道,只见这时舞台中央升起一个水晶盒,盒子中央放着一块晶莹的玉佩。

  “炎阳之泪!”天琼大声说出了这块玉佩的名字。

  “艳阳!”易云天瞳孔猛的一缩,仿佛两个月前全身被冰冻的机会再次涌上心头,而且易云天也记得当初在秘境之中石头人说过的,想要克制这寒莲花必须要尽快找到炎阳花才行。

  “炎阳之泪,是上古奇花炎阳花的露水凝练而成,众所周知炎阳花的温度极高,每天清晨在炎阳花上的露水仅有万分之一滴,而这炎阳之泪便是炎阳花凝练万天才偶有所得,而且佩戴者可以通过与炎阳之泪的感知,更是有机会找到炎阳花的方位。经过鉴定这炎阳之泪为玄阶灵宝,有着克制寒冷,抵御寒气的功效,而且对于佩戴者的增幅更是非比寻常。竞拍底价一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两千金币。”

  “真是好东西。单单是抵御寒冰这一点恐怕就已经天价了,而且……”易云天目光深沉下来,可以感知到炎阳花的方位,这就对易云天来说太为重要了,毕竟寄居在易云天体内的寒莲花可是个危险炸弹,说不准那天心情不好就爆炸了。尽管自己额头有当初石头人设下的印记可是却也只能短范围定位,若是能够得到这炎阳之泪的话,倒是有一线希望。

  就在易云天在心里幻想着的时候,这炎阳之泪的价格已经飙升到了三万金币,而且这还是在楼上各大家族均为参战的情况下。

  易云天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是注定无缘这炎阳之泪了。

  放弃挣扎的易云天,打起精神一副看戏的姿势,盘算着这个灵宝的最终归属。

  也就在这时一楼停止了叫价,易傲天率先低吼出十万金币的高价让楼下的所有人瞬间变得沉默,从易傲天说话的那一刻开始,这场战斗就变得紧张刺激了。

  期间加价不断,尤其是其他几个中道家族,更是拼的面红耳赤。

  毕竟玄阶灵宝可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东西,一个家族若是没有拿的出手的镇族之宝的话,怕是会很难立足。

  原本打算找点小便宜的易傲天自喊过几次之后便彻底沉默了,这一次的拍卖家族特意商讨过,天阶灵宝虽然稀有但是对于易家却不是非要不可,况且财政大权在易元冰手上,易元冰看出了易傲天打算买下项链给自己儿子戴上的诡计,便只给了易傲天十五万金币的竞价权利,超出十五万易家一分钱都不会支付。这也是为什么易苓会跟着过来的原因,其实就是监视易傲天。

  终于在激烈的竞价中炎阳之泪的价格被定在了二十一万金币。

  出价者是一个接近没落的家族,看来如今的举动不惜重金也要为了打造声势。

  就当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天琼笑弯的嘴角上升至最高的弧度“二十一万两次,在无人竞价,便以当前价格成交,二十一万,三……”正当天琼打算喊出二十一万三次成交的时候。

  “二十五万!”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人们寻声望去,陈家方向,一个披着斗篷的少年。坐在长凳上,冰冷的目光透着幽幽的蓝色,沉稳而又淡定的看着,灯光下静静躺在盒子中的炎阳之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