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拍卖行

  “虽然不想委屈你,可是如今却只能这样了。”易云天红着脸看着苏梦芝。

  “近乎跑遍了所有的街道,就剩这个店里还剩一间房子了吗?”苏梦芝有些无奈的坐在凳子上双手拖着下巴。“就算是在须弥森林我们都是分开山洞睡的,这里还不如山洞好。”

  “你睡床我睡地板,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犯错误。”易云天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苏梦芝有些妩媚的挑逗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说到这易云天有些语塞,随即笃定的说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要相信我正义的人格,绝对不越雷池半步。”

  “真的吗?”苏梦芝莞尔一笑。素白的手缓缓靠近领口。

  此时正值初夜,天色已然尽黑,唯独这小小的房间内一盏跳动的烛光映着苏梦芝近乎完美的身躯。

  而此时苏梦芝反常的行为显然让易云天有些血脉喷涌。

  昏暗的烛光下,苏梦芝取下发簪,如瀑布般的长发倾泄而下,雪白的皓腕上沧澜手链肆意飞舞,精巧的手指轻轻解开笼体的纱衣,傲人的双峰喷薄欲出。

  对于一个深受岛国教育影响,十八年来恋爱经历却为零的易云天来说,眼前的这般景象无疑让易云天心跳加快了一倍以上,感受着不甘寂寞努力雄起的小易云天,易云天狠狠地咽了口涂抹。

  而此时的苏梦芝已经解下身外的纱衣,仅仅还剩下一件贴身的内衣笼罩在周身,雪白的肌肤毕露在易云天的眼帘。

  就当易云天感觉大脑急速充血,快要被过剩的荷尔蒙控制身体,失去理智的时候,易云天使劲摇了摇头,忍着疼痛,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咸腥的血液流入喉咙,剧烈的疼痛感使自己的大脑恢复神智,挣扎着闭上眼睛转过身子,含混不清的说“我的人格,就是绝不动摇。”语气中略带骄傲。

  “把衣服穿上吧,别着凉了。”说着易云天睡倒在地上,从纳戒中取出一件衣服垫在头下。

  苏梦芝一脸诧异的易云天着易云天,又看了看自己,无奈的笑了笑,也睡了过去。

  待到第二日清晨,易云天睁开双眼,便看见坐在凳子上的苏梦芝也在瞪着明媚的眼睛看着自己。

  “看什么,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看够?”易云天问道。

  “我就是想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面对这样的诱惑都能克制的住。”苏梦芝说。“难道是我的诱惑力太小了吗?”

  “因为这个男人,一无所有,他很自卑。”易云天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嘴唇蠕动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奖励你的早餐,我买好了。快点吃,吃完我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苏梦芝说。

  “好玩的地方,哪里?”易云天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

  穿过稀疏的人流,走到熙攘的大街,苏梦芝带着易云天一路小跑。

  “去哪里啊?这么着急。”易云天问。

  “都怪你吃的这么慢,快来不及进场了!”苏梦芝说。

  旋即一座颇为宏伟的建筑映入眼帘,紫金大门迎面而开,门票两座石狮雕像,栩栩如生,门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门匾上写着四个金色大字“天琼拍卖。”

  这里在易云天印象里也是知道的,貌似是这轩邺城中第三大势力徐家,大小姐徐天琼所设立的拍卖行,别看这徐天琼年纪虽小却天生一副好皮囊,加上对数字极为敏感的大脑,虽说修炼天赋低于常人,可是这经商头脑确实异于常人。

  “今天买早点的时候听说的,这里会有拍卖会,怎么样,去看看?”苏梦芝笑着说。

  “然而我们并没有钱。”易云天一语道破。

  “就是看看而已,从小到大爷爷都没让我来过这种地方,今天就来看看。”苏梦芝有些哀求道。

  “好吧好吧,我也想看看如今的拍卖行和几年前有什么不同。”

  进入拍卖行之前所有竞拍者或者拍卖者在确认过身上可支付货币数量之后,都可以得到一个斗篷,用于遮掩面目,毕竟争执的地方也就伴随着打斗,虽说拍卖行命令禁止,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一些不法分子会不会记住样貌秋后算账。

  就这样易云天与苏梦芝在拍卖行管理人员略带鄙夷的眼神下带上斗篷缓缓走向拍卖厅。

  “这么多人啊!我们来晚了,没位置坐了!”苏梦芝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头皮有些发麻。

  同样易云天也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庞大的拍卖场竟然坐满了人,而且在几处贵宾包厢里,易云天也恍惚看到了易家几位长老,以及易傲天易苓的身影,同样其他几大家族也尽数到场。

  “有点不对劲啊!”在易云天的印象里虽说拍卖行生意红火可是却也不至于这轩邺城高层全体出动啊,排除看热闹的可能性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这次拍卖会有好东西。

  “我们要不要走啊!没位子了。”苏梦芝说。

  “来都来了走什么?我知道哪里能坐。”易云天诡异一笑。拉着苏梦芝就向着会场的最左侧走了过去。

  快到尽头的时候一个服务人员站起身子轻生询问走什么需要帮助的。

  易云天照着记忆中的情景低声说“又来晚了,两个椅子,谢谢。”

  听到易云天的话语服务人员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带着斗篷的少年,却也是没发出一丝声响的从侧门中取出两个椅子放到易云天面前,便迅速退去。

  看到这一幕的苏梦芝惊讶的看着这如同变魔术一样的易云天,红润的嘴唇微张着。

  “你是怎么做到的?”苏梦芝问。

  “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在印象里每次迟到都这样,可能是这里的规矩吧。”易云天笑了笑,说真的易云天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只是在梦中会偶尔出现。

  此时坐在二楼贵宾室里的易苓不经意的一眼便看到了坐台旁那不和谐的凸起,整个人仿佛被石化了一样呆呆的杵在原地。

  “云天哥哥真的回来了……”易苓小声低吟“那个位子就是最好的证明。”易苓记得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云天层带她来过拍卖行,可是当初因为易苓跑的慢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位子,可是也不敢去贵宾室怕被长辈发现训斥,当时易云天脾气暴躁起来,嚷嚷着为什么不给位子坐,服务人员以为他是小孩没有搭理,可是气不过的易云天怎么甘心在易苓面前丢脸,于是就强硬的说这是拍卖行的不负责任,必须要给位子坐。

  就是因为易云天这一闹原本不想吵到楼上贵宾区的易云天与易苓还是惊动了易家族长易罡。

  本以为会遭来一顿责骂,谁曾想易罡非但没生气也跟着要求加座位,无奈之下拍卖行才愿意临时在不影响行走的最左侧加两个椅子。

  2酷匠U网唯!:一*:正Y版q,n其◎!他:@都6)是盗sE版/

  所以后来那个椅子也就成了易云天的专属座位。而如今时隔多年,那被尘封许久的椅子再度被搬了出来,仿佛是在诉说着历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