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婉清便打开了盒子,一股异样的光彩喷涌而出,映得整个亭子都变得明亮起来。

  只见盒子中央静放着一条精美的手链,通体蓝紫色,节点分明,链扣处镶着一块血红色的玲珑玛瑙,仿佛去坠入蓝色海洋的一颗血月,宁静中还带着些许的危险味道。

  这是我们郭家珍藏许久的沧澜手链,玄阶上层灵宝,传说这是魔指深渊中魔兽沧澜的胡须所炼制而成,为了压制凶煞之气配有宝石中的精华血玛瑙为调和。而且这项链的灵宝特技为祭生,顾名思义佩带着可以在较短时间内为别人疗伤,所谓祭生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之力为对方疗伤,根据医治程度不同所消耗的生命力也就不同。

  “那可真是,可怕,以命换命啊!”易云天感慨道。

  婉清一笑,“这条手链虽说只是玄阶,可是对佩带者的增益效果还是可以和地阶灵宝所媲美的,不是苏小姐可愿意这份报答?”

  灵宝这样稀罕的东西在这片大陆基本也算的上极其稀有的存在了,更何况这样可以媲美地阶的灵宝更是难得,没想到这郭家家主竟然有这样的胸怀。

  苏梦芝接过婉清递过来的盒子,取出手链并没有着急戴在手上,眼神有些呆滞,不过转眼也就回复了神智“既然如此,梦芝便再次谢过。”

  “听说二位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吗?”仲恺问道。

  “是吧,好好睡一觉就要离开了,这个地方待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走了。”易云天边吃边说着“对了,你们这里有没有收购魔兽精丹的地方啊,我有一些打算卖掉,换点吃饭的家伙。”

  郭管家问道“一些是多少?”

  “四阶精丹十颗,三阶二十颗吧!”易云天随口道。

  “丝……”众人不免倒吸一口凉气,一个黄魄印初期的少年是如何在这样一个微笑的森林中度过了两个月更可怕的是还斩杀了如此数量的魔兽。

  惊叹归惊叹“市价三阶精丹,五百金币一颗,四阶精丹一千金币一颗,这样如何。”郭管家说“郭家在这城中也扎根多年,自然也收购精丹,你的这些精丹我郭家全部收购了,并且比市价高一成的价格收购,有多少要多少,也算是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既然如此,也真是再好不过了”旋即易云天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包袱,放到郭管家身边“您请过目,这是我这两个月的劳动成果。”

  听到和看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说郭管家见过不少大场面,可是向易云天这样一口气掏出这么多数量精丹的少年,还是会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最终郭管家交给易云天的金币为两万六金币,这个数目对于现在的易云天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帮助。

  有些时候我们在渴望成长的同时,就已经在悄然长大,没有预兆也没有准备。只是会偶尔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傻傻一笑。

  告别了郭家,易云天与苏梦芝便踏上了前往轩邺城的道路,如今离着天昭选举的时间仅仅还剩下不到一个月,而,虽说易云天是有备而来可是却也不打算再回易家。

  在易云天的心里他在意的是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是当初无力反抗,被人踩在脚下都只能趴在地上的废物。

  这一次易云天不打算逃避了,他能做的就是一往无前,有太多太多的秘密需要答案,也有太多太多的情绪需要宣泄,而这一切都将得到解答的地方就是这一切的起点轩邺城。

  轩邺城易家。

  大堂之内坐着两位老者和一位壮汉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其中坐在大堂之上的便是易家族长易罡,虽说已至暮年,却也是双瞳炯炯有神,道骨安然,双鬓如霜。另一位老者坐在下方便是真个易家中长老之首,易罡的同胞弟弟,易渊,此刻正端坐在下侧,闭目养神。虽说是同胞,性格的不同也决定后天的养成也不同,易罡生性大气豁达,狂妄中带着沉稳,而易渊则较为向往宁静不论世事,也无野心却又心系苍生。自十八年前天昭年过后,易渊便闭关修炼,退出众人眼线,直至如今方才出关示人。

  V|最新ll章节p上$酷匠网…

  而壮汉则是易犷的父亲易傲天,而女子则是易家易元冰。

  “这次家族优先出现天昭选举的名额为易犷,以及顶替易云天的易轩,这两个小家伙如今实力都已经突破黄魄印,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天昭选举的冠军应该会花落易家。”易犷说道,语气中还略带些许的得意。

  “可是听说最近听说咱们的老对头陈家动静闹得不小,可能是有什么重大突破也不一定,傲天就对你的宝贝儿子这么有自信?”易元冰嘲讽道。

  “这次我找你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易罡顿了顿“听说陈家一直有一位雪藏多年的天才,传闻论资质就算当初的易云天也难分伯仲,就是不知道这是真有其事还是肆意造谣。”

  易傲天站起身子,身上的肌肉猛的一震“就凭陈家,上辈子烧高香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运气,再说了就算有,我相信易犷也能轻松应对。”

  “大战在即,最忌讳自乱阵脚,这一次的天昭选举意义重大,同样也为以后谁才是这轩邺城真正的霸主所做出的较量,毫无疑问这一次获得冠军的人将会得到接近皇室的机会,同样整个家族也都能跟着沾光,所以家族的命运也就被这次选举所左右,虽说我也信得过易犷易轩二人,不过切记不可太过骄傲放纵。”易罡缓缓说道。

  “傲天定当谨记于心。”这次的天昭选举对与易傲天来说确实也意义非凡,毕竟如今的家主易罡已经年迈,诺大的家族也在暗中挑选族长候选人,而如今最有竞争力的不过是自己和面前的易元冰。

  易云冰虽说管理才能以及修为都在自己之上,而且在多次家族的重大决定上献计献策,只可惜是个女流之辈,而且只有一个女儿,若是这次天昭选举易犷可以取得冠军那么无疑下一任的族长之位便是自己所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