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听她急促的声音,知道事情不妙,向下一看,更是被吓了一跳。只见荒原上一个绿色的孤单身影,拖着沉重的尾巴,背后生有骨龙双翼,浆化的身体不住流下腐蚀性极高的缬萝灵毒。它仰天咆哮着,不知变通,不知改道,只是一步步地迈向海岸边冰哭灵兽的尸体。

  沿路爆起的毒瘴烟柱呈圆周铺开,范围数丈,不停地在空气中散播缬萝灵毒。好在,此时这片区域已经被冰哭灵兽肆虐过一遍,已不存在寻常鸟兽,否则,又要经历一番惨绝人寰的战斗。

  任由他这样行走下去,走入海中,不消片刻,这灵力场中便不再会有安全的场所。

  “卓空辉?!”

  易凌眉毛都竖了起来,本想他已随着缬萝彩蝶内丹的粉碎而消失,没想到已成妖魔的卓空辉居然还活着。怪不得海宝与陆涛都迟迟不攻击他,仅仅是因为还残留着对他的感情吧,不过,易凌跟他可没有什么交情。

  易凌回转一圈,见叫他也无响应,鹰煌鸣传声:“陆涛师兄,你俩速速跟随繁华虎去那个所谓灵力隔绝之地,待我打碎这货随后就到。”

  “易凌师弟,看来你真的很了不起,短短的时间,你居然驯服了那头杀手级别的灵兽。你小心,这可不是卓师弟,他早已死了。这是冥道兽吸收了缬萝彩蝶一役中暴死的‘生命死相’,故所施展的能力即是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缬萝灵毒’。我并未见过这灵兽到底是何等面容,更不知对抗的方法。”

  陆涛皱眉道,原来他不是因为念及旧情,而是因为对这东西一无所知。

  “缬萝灵毒已无解药,必须在此处阻挡它继续前进。你们先去避难,以防万一飞。”

  易凌面色冷峻道,崩地术盖压妖魔头顶。

  “易凌你!......”海宝露出担心的表情,欲言又止。

  “你放心,宝儿,我一定会夺得这妖兽的内丹,届时,你要代替我亲手将它塞入这雍籍灵尺!”

  易凌抛上一件事物,不停翻转,海宝将雍籍灵尺拿在手中,欣喜地点了点头,与陆涛二人迅速离去。

  一串虚影由空中呼啸而下,易凌见冥道兽毫无反应,崩地巨掌眨眼即将拍碎它的头颅。它却猛然仰头,混沌无光的幽绿瞳孔张开,数十丈宽阔的缬萝灵毒呈现三个层次凶猛上窜。

  “好险!”

  易凌空中急停,重心匆忙后摆,探手回来,缬萝灵毒沾上指尖,正在被三祖辉滋滋消除。又见下方三层毒瘴无比混沌,这冥道兽似乎又远行了数十丈。

  它的身影不可捉摸,仍然从烟瘴中释放出烟柱,有时从易凌面前险险穿过。任他是由三祖辉护体,如若被这烟柱直接命中,也少不了一命呜呼。

  “凤怒枯爪!”

  三祖辉爪痕无差别飞纵而下,易凌终于看到了它的影子,它距离海岸只有不到五十丈的距离了。易凌没有时间犹豫,将仅存的三枚引劫丹夹在手中,凤怒枯爪扫开一道缝隙,即丢下一颗,全部丢入毒障之中。

  “轰隆!轰隆!”

  天边降下三道雷龙,钻入毒瘴,三个紫火雷圈暴突起来,发出剧烈的雷霆风暴,蔓延百丈,万物灰飞烟灭,毒瘴果然被削弱殆尽,只剩下斑驳的颗粒浮动在空气里,被易凌一扫而光。那不少的雷电小蛇钻入冥道兽的体内,将它电得通体冒出电光,步履也不再向前。

  更…新最¤快●上…酷wc匠;S网

  “好机会!星锐!”

  笛音飘出,噬仙魔胆眨眼浮现,毒刺生出无数朝一个方向,戳向冥道兽。

  那冥道兽低垂下头颅,引劫丹中的雷力也作用完毕,它不知在思索什么。好的,只要再需一个眨眼,它便会被这噬仙魔胆分解,怪不得排在灵尺第五,实力并不甚强劲。

  冥道兽渐渐扭转头部,看向易凌,向他露出了狰狞丑陋的笑容。

  “轰!”

  雷力突然全部聚拢,融合在冥道兽的本体,形成一个电光乱闪的光球,无数的雷电顺着噬仙魔蛋的毒刺爬升上来,毒刺越是震荡,那骇人的电光就越是凶猛异常。

  “星锐!收!....”

  易凌尾音尚未发出,无数雷蛇将他电得焦黑一片,重重地跌落下去,这具小孩子的身体,果然还是太弱了吗?!

  易凌手中死死抓住一把焦土,眼前模糊一片,再也无力爬起。冥道兽也很有意思,它破天荒地转过身体,迈开大步奔跑了起来,凶狠无比地举起一把雷电长剑,其中更是藏满了缬萝灵毒,朝易凌高高地举起了屠刀。

  “哈哈,不错呢,你这个家伙,怪不得叫做冥道兽。一切将万物送入幽冥的自然之力,你都能吸取吧?恐怕我就是爬起来揍你万拳踢你万脚,你都会不遗余力地一一返还给我。你的能力确实有趣,生命死相,生命死相......”

  易凌的意识慢慢迷茫下来,他心中的隐秘位置突然产生了几丝萌动。

  “咚!咚!咚!”

  是那幻云地带中的开阳棱晶,在三世之劫中陈文笛剿灭圣陈军队时,那血腥恐怖的毒杀场面、只身灭尽火焰星人的琼斯暴君,他们一张张冰冷的面孔在易凌的面前轮播不已。什么是生命死相?

  杀戮不是道的本身,杀戮带来的理却是立世的根本。

  大凡世界,创造伊始,便少不了刀俎鱼肉的生存法则。

  万物的灵魂皆是沉重,皆是有其存在的意义,任何一种抹消的方式,也有其更为超然的追求。灵魂会被抹消,却不会消亡,它存在于一个可以容存万物,不分等级差异的究极体之中,只是常人无法触碰。

  它就是生命死相的根源,它就是人类寄存在内心深处对消灭的渴望!

  对生存法则的绝对服从!

  一道粉光在开阳棱晶中逐渐传递开来,由陈文笛开创的世界中,贡献出了无边无际的广袤粉气,从幻云地带弥漫出来,渗透进易凌体内虚无的地带,那悬塔的旁边,一道蜿蜒崎岖的塔影渐渐现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