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有意思。不过,那聂震可谓是失算,此时,我方人马,飘飘已获得荒芜虞炉,解读荒芜虞藉后,便可炼制各种提升效能的丹药,我这里有许多的天材地宝,飘飘你以后需要可以随时找我。而,我们的菲菲小师妹,已经......”

  易凌搓了搓下巴,仰脸一看,菲菲迅速摆脱了组内变化的影响,笑嘻嘻地驾驭碧波星剑立在半空。

  “已经能够随意布下五芒除魔阵。”

  易凌微笑道,一旁的戴西茜、陆涛、海宝,都凝视着强势了许多的柳菲菲,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三人消失的几天,都发生了哪些神奇的事情。

  众人疲惫已久,已经各自找地休息,易凌口中衔着一根狗尾巴草,悠然地望着天空。这个灵力场目前的状态很不稳定,似乎有个破掉的洞,偶尔会钻进一些雍籍门预料之外的凶猛灵兽,而那头伺机而动的繁华虎,正隐藏在黑漆漆的灌木丛里,随时准备跳出来扑咬一番。

  他不敢睡觉,一刻都不敢眨眼,因为,他知道那灵兽的巨力到底有多可怕。哪怕是放在他当时煅力八重的状态,都难以和他较量肉身力量。只有等飘飘炼制出水凝丹或者风幽转命丹,才有可能制服它。

  一旁,突然凑过来一抹温存,是海宝,她拂了一把额前的青丝,向易凌努力挤出笑脸。

  “易凌,你还在介意退婚那天的事情吗?那是海家家主决定的事情,父亲与我都没有办法拒绝。总是与你师姐弟相称,感觉很好笑呢。”

  海宝指尖绕着头发,眉眼露出一丝温柔,令易凌有些错愕她现在的表现。

  “不,斗缬萝彩蝶时,你也不相信我。”

  易凌在第一面见这海宝时,就已从原主人记忆中搜索到她的身份。只是感觉家族退婚那样的事情,好像在哪里看到过,故一直当做儿戏。

  海宝失神地摇了摇头,道:“不是的,宝儿一直很喜欢你。凌,现在的你不一样了,你已打通悬塔,不是几年前的废物了。等我们走出这灵力场,加入内门后,请你,请你再次去海王堡提亲好吗?”

  她有些冲动地拽住易凌,深情道。

  “宝儿,我会去海王堡提亲的。对了,你们堡内是不是有一颗‘幽璨海皇宝珠’?那海王堡的神物,藏得深不深?”

  易凌搓了搓下巴,随口道。

  没有听到回应,易凌转过脸,却发现海宝目中溢满了痛苦的泪水,她屏住鼻息,呜咽道:“不,我们,没有那样的东西。”

  “喔。”

  易凌毫不动容,目光深邃,似乎看到了天幕的外面。

  他,仿若他人,不再是他,让我畏惧他,迷恋他,再也得不到他。

  雍籍门内门资格选拔赛将在两年后,于金银铜三组之间展开。届时,能由各自灵力场中走出的人,才有资格参加。此时,铜组已损失两人战力,卓空辉遭到灵毒残杀后变异,又被五芒除魔阵碾成粉末,可谓死得悲乎哀哉。

  而休息了半个月才勉强保住性命的冷然,如同侏儒一般的个头,连那打铁锤都比他要高出一个头,今生的修炼之路恐怕就此断送了。他正站在铁毡旁奋力挥击,一锤下去只能在“凶屠鸟王剑”上留下浅浅的白印。他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剑刃敲扁,构成凶屠羽翼的骨架,然而,打造十多件这样的灵兽锻造物,就是再给两年也难以完成了。

  他斜过脸,目光阴冷地注视着远处手持雍籍罗盘的易凌。

  冷然死命敲击着,目中滚动着愤恨的怒气,那是他在恨自己的委曲求全,恨自己的实力不济,恨自己曾经蔑视他,却被他踩在脚下。

  “冷师兄。”

  霍焱默默抓过他手里的铁锤,帮他做起了锻造飞行圣法器的活。

  “霍焱,你不要再帮我。易凌说过,只要我独立做完这些凶屠羽翼,便有办法帮我回复身体,他有许多的灵丹妙药,这时候不能再顾及颜面了。”

  冷然压抑声音道。

  “你是因为救了柳菲菲才遭此横难的,你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他许这样的诺言,必然是为了难为你,我这就去找他评理!”

  霍焱目中火光动露,显然极为鄙视易凌的为人。他心目中的冷然师兄是无比强大的修炼天才,罡力威猛堪称雍籍门外门中的佼佼者,如若是光明正大的比试,怎么会输给易凌那样的纨绔子弟?

  “他只不过是小人得志!他有种现在就将你恢复实力,跟你好好打一场,那时,看是谁俯首称臣?”

  最新?章节)上x!酷¤w匠)0网A%

  霍焱迈开步子,却又打着颤地缩了回来。

  “霍焱师兄你不要害怕嘛。”

  易凌将雍籍罗盘递给身边乖巧的菲菲,这小妮子最近又悟出了新的剑阵攻势,一脸幸福模样地望着易凌的侧脸,飘飘也仔细书写了丹药配方,递给易凌过目。

  “我这个人啊,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是,活要给我干好了。霍焱,你帮助冷师兄一起打造凶屠羽翼时,别忘了打造一只能容纳双人的。”

  易凌搓了搓下巴,邪笑道,还展臂比划了个宽阔的姿势。

  “为什么?为什么要打造那么大的?你这不是刻意刁难冷师兄吗?”

  霍焱再也无法忍受,怒上心头脱口而出。那冷然也是额头青筋暴涨,愤怒到极点,拳头使劲握着,他又转而看见菲菲脸上的无邪笑意,更是感到揪心的疼痛。

  “为什么?那繁华虎追得紧迫,不知什么时候就杀来了。我让你早点做好准备,大难临头的时候,你才可以载着冷师兄一起飞啊。”

  “你胡说八道!两人一起飞,怎么逃得过繁华虎的追击?卓师兄此时也死了,火麒麟秘术我自己也无法驾驭,你这是变相的谋杀。”

  霍焱一听易凌的话,顿时心头直发毛,也把一旁脸皮抖动的冷然忘到了九霄云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