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的灵毒仍然飘洒着,一颗青色内丹坠落,易凌伫立在剧毒颗粒里,盯着手中那颗缬萝彩蝶的内丹出神。良久,他向节节后退的陆涛等人挥手,陆涛立即会意,驾驭天鹰元灵远离,知道情况紧急的戴西茜也将飘飘扶上树懒兽,几人又是一路狂奔,终于逃离了危险的灵毒区域。

  “痛,干,水。”

  已缩成两尺人干的冷然,形态丑陋地倒在空地上,陆涛等人神色严肃冰冷,他们几个毕竟只是初入门派的小孩子,哪里知道灵毒的解法。

  “水!水来了!”

  戴西茜捧着一壶的冰凉泉水,灌入冷然的口中,却突然产生浓烈的腐蚀反应。

  “啊啊!”

  冷然大声惨叫起来,嘴边燎起乳白色的火泡,颗颗都涨得拇指大小!

  “呜呜,冷师兄。”

  “冷然哥哥。”

  几位同门惊魂未定,见此惨状,都掩袖哭泣起来。

  易凌举起缬萝彩蝶内丹,眺望着那远处仍然不断坠落的毒瘴颗粒,对众人说道:“我若捏碎这颗内丹,便能使那灵毒停止,并能救下冷然。”

  “那就快捏!”

  霍焱目中燃火,愤怒地注视着易凌,他心中必然是把易凌提出比拼火焰的事,当成了酿成如此惨剧的罪魁祸首。

  “啪!”

  易凌甩脸便是一掌。

  霍焱一拳钻出火麒麟虚影,整个人却被崩地掌下的橙色火芒盖压住,强制趴在地上。

  “嗖!”

  橙光一闪,易凌将霍焱凌空提起,那橙色的火芒中,无数妖冶的鹰身男女耸动着身体,令霍焱的心脏立即揪起。

  “霍焱你可是个使火的,我不喜欢你酷酷的样子,不喜欢你们不尊重我的样子。冷然、你、卓空辉,这缬萝彩蝶可谓给你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缬萝彩蝶,排在雍籍灵尺的第四位,已然强悍如斯,如若碰上峰顶的两位,我认为你这丧家之犬没有活路。”

  易凌慢条斯理地说道,一旁的陆涛犹豫了片刻,将那雍籍灵尺递到易凌手中,实则将领导权也转移了过去。

  “霍,霍师弟,莫,莫要向他,低头。”

  冷然忽然睁圆了眼睛,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易凌冷笑一声,将霍焱丢在地上,摇头晃脑地比划着要把内丹塞入灵尺。

  “不!易凌师弟,不!易凌大哥!求你救救冷师兄!他如同我的亲兄弟!”

  霍焱虔诚地跪拜起来,额头磕得砰砰作响。列位同门都皱着眉毛,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注视着霍焱使这尘世凡人才做的礼节。

  “啪!”

  易凌嗤笑一声,随意地将内丹捏碎,那参天毒芒豁然消失,而地上的冷然也停止了挣扎,神色变得安详,昏睡了过去。

  “易凌师弟你。”

  陆涛想要抢夺,却为时已晚,眼见内丹消失,那雍籍灵尺第四个凹槽自动封平,他垂下头,似乎是在后悔。

  Ni酷匠(网首发1

  易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陆涛师兄,你实则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太优柔寡断了,并不适合做一个领导者。”

  他又走近一脸忧愤的戴西茜,她立即警惕起来,身后的树懒兽也冲着易凌嗷嗷直叫。易凌一把扭住她的下巴,道:“与你一城的两位师姐妹,都对我改变了态度,现在就差你了,你若继续对抗我,难免会走上卓空辉的老路。”

  此言一出,戴西茜回忆起卓空辉的悲惨死相,吓得浑身战栗,搂住那长毛的树懒兽,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闻人飘飘这时也苏醒了,眼见已不成人形的冷然竟如此悲惨,上下抚摸起来,要为他做紧急的医护处理。

  “我让你动他了吗?”

  易凌眯着眼睛冷冷道。

  飘飘仿佛触电,不知从炼制群星汁时昏倒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见易凌一脸冷酷的表情,只能作罢,立在一旁显得气呼呼的。

  “易凌!你把这内丹捏碎了,怎么也不见冷师兄康复?!”

  霍焱一把抱住易凌,责问起来。

  “别碰我,你这杂碎,我可是易氏宗门的少爷,我发起火来要你的命。”

  易凌突然转变颜色,一掌将他拍入林中。

  空气冰冷至极,易凌骤变的态度让几人都不敢多言,只因他背负神秘的橙色火芒三祖辉,甚至连缬萝彩蝶的透骨灵毒都不惧怕。

  “易凌师弟,你这也未免......”陆涛轻声提醒。

  “陆涛师兄,宣布吧。”

  易凌扭了扭拳头,斜眼向陆涛命令道。

  陆涛动了动喉头,道:“雍籍灵尺已易主易凌师弟,雍籍门内门选拔赛铜组统领,今日起由易凌师弟改认。”

  没有任何的反应,易凌却不在乎,他眉眼阴冷,指天道:“在榜的灵兽之王都要杀死!一百件锻造物都要打好!等冷然醒了,让他抓紧给我干活。两头灵兽之王都是我干掉的,你们没有讲价的余地!你们之中,谁有把握与繁华虎斗上几个回合的,大可找我挑战。”

  易凌背向众人,仰头看着宁静的星夜,似乎一切惊心动魄都没有发生过。

  “那个叫聂震的长老,实则为我们摆下了一个杀伐残酷的灵力场。我已看出想要在这其中生存,不是吃几根肉串,打几个小灵兽就可以轻松应对的。易凌见过比这残酷得多的场面,你们都不知道罢了。我,其实很赶时间,没有特别多的精力陪小孩子玩过家家。你们给我迅速地成长起来,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给我做什么。才是个铜组?分在金组银组的都是谁?”

  易凌自顾自低语着,突然提高了音量。

  陆涛听到易凌的问话,心中直发毛,他早料到易凌绝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大约几天前,他已经改换成了一个心智如铁的人。

  “那银组的统领是九方臣,金组的统领好像是叫杨威,他们都是外门修炼时的成绩佼佼者,雍籍门门风强硬残酷,从来不搞强弱搭配的布局,皆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陆涛小声回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