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思索着霍焱与卓空辉两人的话,头顶骤然下降一把满带星尘的巨剑,竖在陆涛面前,那上面的菲菲小手指着陆涛道:“陆涛哥哥,你若决议分组,就将易凌哥哥、飘飘姐姐还有菲菲放在一起,我们是一定要走搏杀灵兽的修炼道路的。因为,易凌哥哥他......”

  易凌斜瞟了她一眼,菲菲立即乖巧地住嘴,向他吐了吐小舌头,可爱的样子让易凌心头泛起一阵温暖。

  “哼哼,不必,卓空辉、霍焱你二人将这缬萝彩蝶烧死便可。冷然谢二位今日的仰仗,我们三人一起,定然能早些走出这灵力场。”

  冷然瞥了陷入思索的陆涛一眼,震袖将青色气旋灌入混天烈焰阵,催动烈焰神兽更加豪迈地奔腾起来。

  “得令!”

  那卓霍二人听闻冷然的直接命令,兴奋地不停变换秘法手印,混天烈焰阵弯曲成球,火光冲天,浓烈的温度让众人都退避三舍,唯有易凌悄无声息地慢慢靠近那头火麒麟灵兽。

  火球聚集起燃尽一切的能量,收缩的那一刻,突然由其中传来清晰疯狂的尖叫:“你们这些仙派的奶娃娃!本座给了你们足够的时间去逃命!却在那里沾沾自喜,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想要烧死本座?本座这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灵兽?什么才是灵力意动而为的强大!”

  混天烈焰阵陡然变色,其上火焰神兽纷纷转变成僵尸马匹、巨象,像是返世的阴兵敲开地狱出口,混天烈焰阵节节变青,成为一个滚动的祖母绿球。

  “轰!”

  阵法破碎!那霍焱卓空辉吐血而退,知道不妙,驾驭虚影化的火麒麟转身就逃。

  一只,两只,十只千只万只,无穷无尽的绿色法阵碎末,都抽身跑出大量僵尸腐兽,遍布天地。那缬萝彩蝶羽翼扇出青色灵能,驾驭每一寸空气中的灵毒瘴气,以撼动天地的声势,将方圆百里的万物迅速抽干,腐化!地上跑的,天上路过的生命都被吸干生命,变成傀儡僵尸兽,加入灵毒大阵的行列。

  “啊!”

  那骑在火麒麟上的卓空辉显然运气极差,被追击而来的百只僵尸蜂咬中臀部,灵毒顿时勃发,泛起一圈的腐臭毒疮迅速蔓延上去。

  “救,救我。霍焱师弟!”

  在卓空辉眉心长出绿斑的同时,前座的霍焱毫不犹豫地将他推了下去。还未等他落地,这卓空辉便已失去灵魂,头顶长出利角,生出鞭尾,浑身的毒疮滴下腐液,扇着翅膀与那些铺天盖地的腐尸军队一同向陆涛等人袭来。

  “糟糕!”

  陆涛暗叫不好,指尖点出千道银光,天鹰元灵迸发剑阵攻势,剑气割碎大量腐尸,但这岂是千万的数量,腐兽大大小小形态各异,天鹰元灵有力也难为。海宝指示鹈鹕灵兽助阵,射出千支爆破鱼镖,轰然爆炸响彻云天,但这些腐兽无穷无尽,前赴后继地赶来送死,一时间硝烟弥漫,将那鹈鹕累得头颈萎靡,海宝汗水浸湿衣衫,灵气也即将告竭。

  “五芒除魔阵!乱!”

  碧波星剑星尘盎然,菲菲娇小身影踩在其上,放出无数冰蓝深壑,连接妥当便一爆而发,星光璀璨,将百里腐兽一扫而光!而它们,却没有被转化为星尘颗粒,完全变成纷飞的剧毒粒子,活动的范围更加广阔了!

  一颗微粒只差一毫便要沾上菲菲的小脸。

  一只毛茸茸的利爪弹飞了这要命微粒,扣向她的脖颈。一对凶猛风拳,突然轰击而来,却被利爪顺势抓住。

  “你这个小东西,哪有你插手的份?!”

  53酷匠、网b首-m发D7

  缬萝彩蝶扬眉狞笑,利爪提起奔来解救同门的冷然。那冷然面容铁青,风旋灌注双腿,不住凌空扫击缬萝彩蝶,她悠然躲闪着。原来是冷然的速度越来越慢,他遭到剧毒粒子侵袭,皮肤肌肉迅速萎缩,虽极端痛苦,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妥协。

  “呵呵,你倒很有趣,可惜,你这样的人都不长命。你们,全部都要为本座的郎君......”

  缬萝彩蝶正仰天尖啸,一团橙黄的火焰凶拳陡然贯穿她的腹部,带出许多青色血液,被那拳头上的火苗燎得呲呲冒烟。

  “啊!”

  她惨叫起来,丢掉将死的冷然,扇翼合起就要闪身退走。

  “把你的灵毒解药留下来,否则,我会把你生生撕碎!”

  易凌融进一团橙火之中,飞踹缬萝彩蝶受伤的腹部,两只手悍然掰住她渐渐合拢的双翼,“噌噌”不停拽下羽毛。缬萝彩蝶受到这没有章法的乱击,很快被拔下无数的羽毛,痛不欲生。

  易凌的橙火乃是三祖鸮的遗火,淫邪无比,与这母兽的毒瘴可谓契合,故这两只妖邪灵兽还做起了合修的勾当,简直是下流无比。

  易凌嘴角冷酷,死死盯着缬萝彩蝶惨然的双目,道:“缬萝姐姐,你可曾知道自己只是这灵力场中的灵力幻化?即便我不杀三祖鸮,你们这对亡命鸳鸯也无法长久?它更是恶得可怕,你可知它滥杀无辜,连女娃娃都不会放过?我见过它晾晒在洞穴里的幼女卵宫,我见到一只只愤怒的鬼魂,正吊在那里冲我吐舌头!你们是灵兽,灵兽如此这般,只能称为妖魔!成为我等诛杀的对象!”

  缬萝彩蝶听了这话,顿时呆住,她无法想象这个疯狂袭击的小孩子,此时居然会对着她说出这样一番意外的真情语言。

  一呆之下,易凌的嘴角已经露出邪笑。

  “崩地术!撕!”

  “噌!”

  双手飞速变化,易凌仰天大吼发力,缬萝彩蝶一个错愕,美丽的女人躯体已由中间撕裂,脸上还带着一丝悔恨的颜色,它就此分为两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