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中闪烁着微亮的星光,更增添了夜幕的寂静,从空中划过两道迷离光影,似是带给人无限寄托的幸运流星。其中一道向上直飞,骤然又下落,两侧裹挟无匹的劲风与蓝色星尘猛烈撞击下来。

  “轰!”

  星尘颗颗滚圆如弹珠,弥漫在飞沙走石之中,美若星界废土。坠落的圆心放射出五芒形深渊,一把冰蓝巨剑插入深渊中央,如同要将这星球撕裂一般。仔细一看,那巨剑的剑刃实则由五只强壮龙兽虚影团抱组成,各个都无比凶猛,铁拳砸入地中,像是要纵身侵入幽冥。

  “五芒除魔阵,破!”

  随着剑柄上岿然独立的女孩儿大声呵斥,五只龙兽虚影悍然急转,形成凌厉的罡气暴风圈,突进十丈、数十丈,五芒除魔阵的五道璀璨星芒,沿着地表迅速延烧而去。即将达到百丈时颓然停止,留下一个百丈的阵法深壑,深壑之中鸟兽灰飞烟灭,化为一颗颗星尘微粒飘浮起来。

  “五芒除魔阵,收!”

  星尘微粒团团打转,盘旋着吸入女孩儿的手中。她微微叹了口气,摊开手去看,发现一颗五角蓝色硬晶摆在手心里,眉眼露出发自内心的开怀笑意,她朝远处挥了挥手。

  “易凌哥哥,这是今天收集到的第三颗‘星晶’了,看纯度还很高的样子。”

  脚下一踏,蓝色巨剑被龙兽托着,拔地而起,闪现到空中一直观赏的影子身边。

  “啪啪。”

  影子上的两人都鼓起掌来,尤其是一直冷眼旁观的飘飘,也不由自主地赞叹了一声。她本对这种无缘无故虐杀生灵的修炼方式极为反对,但又看菲菲手中那颗发出静谧光彩的星晶美得出奇,于是自己也拿在手里轻轻抚摸着。

  “哈哈,飘飘姐姐看来很喜欢这星晶呢,就送给姐姐吧。菲菲再去杀一波,这星晶做成配饰缴回门派必然也能赢得许多‘灵韵露’呢,绝对能让陆涛师兄他们吓一跳。”

  菲菲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她不愧是剑道仙家碧波星宫的少宫主,对这碧波星剑法的五芒除魔阵上手很快,短短几日,已能将星尘剥化之力炼至百丈范围,实则是修炼天赋强横的悬塔高手。

  “菲菲师妹,看你的样子大约已到了煅力二重的境界,星辰之力感应周天,悬塔的修炼进展神速,你可比我这废物了好多年的人幸运太多了,哈哈。”

  易凌爱抚着她的小脑袋,朗声大笑起来。

  “菲菲确是幸运无比,而今生最幸运之事便是遇见了易凌哥哥~”

  这小妮子轻巧地跃上琥珀,将易凌一条手臂夹在胸前,不停地用脑袋蹭着。

  “啊哈哈,啊哈哈,乖,你去修炼,易凌哥哥去帮你打海鲜。”

  易凌仰天发出阵阵得逞奸笑。

  飘飘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得意忘形的两人,水润小唇轻吐:“菲菲今天需要休息了。”

  琥珀突然打开透囊,菲菲“咻”地坠入其中,她挥着小拳头不满地砸击琥珀透囊,小脸贴在上面直吐泡泡,祈求飘飘将她释放出来。易凌咂舌,也不敢替她说话,干笑着冲她摆了摆手,那小妮子堵着气缩回透囊里闭目养神起来。

  “闻人师姐未免太过严肃,都是小孩子的年纪,何必这样正经八百呢?”

  易凌挠了挠头,一脸尴尬,不错,他每次面对这闻人飘飘总能感到那种无法言喻的距离感,仿佛她人隔在万水千山之后,将任何人都逐出内心。

  这并非冰冷,而是源于水幕的厚重斑驳,故不能将她抽丝剥茧看个通透。

  “哼哼,小孩子会知道怎样把三祖鸮骗得团团转?会知道十余味散的用法?会知道我这吊坠里面的东西可以救命?”

  9看…I正E版章节d…上m酷z匠◎网《

  飘飘越说越是激动,她抓起颈间的吊坠,双目都有些泛起猩红。

  易凌喉咙干动,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妮子竟然在此时责问起这些,一时无法回答如此复杂的问题。这的确很复杂,源于以她的年龄和见识,是无法理解易凌的经历的。

  “对不起,飘飘不该以这样的态度对你,你有你的秘密,我不该多问。易凌你放心,飘飘是说到做到之人,待我读懂了这本荒芜虞藉,炼制水凝丹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飘飘见他紧张的样子,自嘲般苦笑道。

  “不。我需要你帮我打造一味叫做‘风幽转命丹’的灵药,需要风劫丹一枚与若干星璇海马肉,但是最重要的药引,就是融化这星晶而成的‘群星汁’。我没有料到居然会在此处与碧波星宫的传人结识,故一时忍不住想让菲菲师妹帮忙提取星晶,并没有你想象的邪魔外道在里面。”

  这个女孩儿不开心的表情令人心疼,他轻轻扶住她的肩膀,那衣衫下的皮肉都异常坚硬紧张,她一直处在压力之中,一刻都没有放松过。

  “易凌没有什么秘密,只是在恰巧的时候接触过恰巧正确的事。而在未来的一个时候,如果你仍然很想弄明白那样的问题,我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

  易凌紧紧盯着飘飘的眼睛,她的神色平和下来,眼中又恢复了淡然如水的颜色。

  “咳咳,那,那就好,我就是怕你对菲菲师妹心存不轨,这样的坏心眼一定要掐灭在萌芽。戴师姐、菲菲师妹,还有我,都是雍籍门从‘青蔓城’中选拔出的高修炼天赋者,尤其闻人医宗与碧波星宫乃是世家交往,菲菲与我一同长大,一同拜入门派,所以,你若离她近了,得先要我这个做姐姐的同意。你不是需要群星汁吗?应当与我早说。”

  飘飘听了易凌那番肺腑之言,态度顿时转变,白了他一眼,更好像是易凌有错在先。她手中翻结法印,荒芜虞炉的器灵听令拖曳着铜炉,从飘飘的手心里钻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