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L}匠$网6唯一@u正版,其F他Rs都(K是Gb盗GX版S

  “威刚师父!您果然没有消失!”

  易凌惊喜交加,抓住那截飘起的残剑,白光的力量追随易凌走遍全身,又一阵舒爽的感受涌入悬塔,是清凉的海浪波涛,哗哗涌动着进入悬塔倒数第四层,身材虽婀娜却圣洁无比的人鱼们跳跃起来,各个吹颂笛音。

  “海牛业者!”

  这水系魔族功法也随着易凌超人的记忆力,一瞬间解阅成功,加持到了悬塔之上。

  “呜!海牛业者也回来了嘛,星璇魔族的功法,但老夫相信徒弟你的为人,好好使用吧。老夫的确没有消失,但与你也隔绝了几个时空,想要再见......”

  那声音越来越低,迅速消失,可见威刚剑灵与易凌的这种沟通十分遥远,亦是消耗了大量的力量,断剑再次光芒消逝,易凌将它捧入锦囊。

  “威刚师父,易凌虽然几经转折,但走上铸阵师的路,为您修补剑体的诺言可是没有忘记。这眼前的铜炉十分罕见,我亦嗅到了其中发出的丹香。如果你们让我扫兴,大爷可是要扒光你们的衣服,一层层地剥开皮肉,看看你这器灵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易凌的和蔼表情渐渐僵死,变得森然无比,眉眼阴毒一挑,向那十八面的仙女器灵握了握拳头。

  飘飘被他这接连不断的转变惊呆了,她将吓坏的菲菲抱住倚在墙边,大声呼喊起来:“易凌!你要是来找这‘铜尸医官’也要叫上陆涛师兄他们,咱们三个断然不是它的对手!”

  易凌撇手,让她住嘴,走近那铜尸医官,手中一根冰蓝铁笛具现出来。

  “咦嘻嘻,小兄弟这么着急做什么?那一身水气的小妮子懂得还挺多呢,我们姐妹几个真想把她做成‘水凝丹’。既然知道了我们的名号,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杀了我们姐妹的奴隶三祖鸮,等炼化了你的神智,就由你来代替它。放心,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给你好吃的好喝的,好玩儿~的~咦嘻嘻。”

  铜尸医官见他手里的笛子古怪,但也只是当成寻常一样武器,肆无忌惮地嘲弄勾引起易凌来。

  易凌未曾说话,步履一动身后便生成一枚噬仙魔胆的虚影,冰蓝的毒刺不住转动,将这洞穴变成一处水下风光,九只旷世魔胆相继生成,让两个小女孩的眼睛都瞪得老大,根本无法理解易凌到底是如何获得如此多的狂野手段的。

  “菲菲师妹,你看,易凌已经濒临悬塔失控的边缘了,等一下他和铜尸医官斗起来时,我俩趁机逃走。”飘飘总结了一下思路,向一旁目中明亮的菲菲暗道。

  “飘飘姐姐,我却觉得易凌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不会先逃命。”

  她挣扎着努力站起来,手中的碧波星剑龙兽虚影晃动,朝那铜尸医官糯糯地吼道:“你这,你这,贱女人!易凌哥哥才不会做你的什么奴隶呢!”

  那铜尸医官一听“贱女人”三个字,脸上的表情豁然冷酷,指尖一点,黑色弹球漫天弹落下来,长有八脚的人脸毒虫沿着洞穴爬了下来,其中一只纵身飞进了菲菲张开痛骂的小嘴里。

  “噌!”

  冰蓝海胆尖刺伸入菲菲的口中,半个眨眼都不会有,硬将那只人脸毒虫扎了出来,尖刺震动,那毒虫顿时震颤为黑血沫融入尖刺。

  “渡世修罗乐章!杀!”

  一个笛音飞旋出去,九只噬仙魔胆通体迸发星璇铁尖刺,排排刷刷将各个角落的人脸毒虫都扎了起来,它们想要往铜尸医官身边返回,却被各种细小尖刺拖拽回来。

  “叮铃铃!”

  无数密集的震颤音波在这洞里回荡开来,那铜尸医官都忍不住皱眉向后躲闪。她十八张脸扭过互相对视一番,轰然缩进铜炉里,意图窜出洞去。

  “嗡!”

  硕大的尖刺突飞,穿进它的铜耳里,使它不能逃走。这邪恶器灵无奈又钻了出来,向易凌求饶道:“我们姐妹还想你是仙派的奶娃娃,没想到是魔......”

  易凌冷冷地瞪它一眼,尖刺精准地对准了器灵的喉咙,轻轻剌破一点,立即震颤起一片灵力波纹,器灵受到严重损伤,呜呜捂住喉咙不能发声。

  “哼哼,好在你的另外十七张嘴不能乱叫,否则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易凌嘴角阴笑,渐渐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和什么东西沟通。

  一切都静默了,噬仙魔胆停止穿刺,飘飘两人也死死盯着沉默的易凌,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我差点忘了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个最纯粹的东西,是什么呢?那个帮助我开启灵塔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是什么?是什么?是它!”

  在易凌体内乌黑一片的灵塔界限那里,突然旋起一道七彩的光影,那里面的液体晃晃荡荡,滚胖的七彩菱形晶体穿过幻云地带,直通易凌天门。

  光照四方,绚烂无比的色彩映照得此处仿佛仙境。华弥世子,伸出它天生吸吮灵能的管道,道道将那铜尸医官缠绕了起来。

  “易凌哥哥头顶那是什么?好漂亮。”

  菲菲兴奋地拍手道。

  飘飘摇了摇头,盯着易凌头顶产生的异状,眼神迷惘。这仙髓棱晶她在闻人医宗是听说过的,据说突破至大凡境界的时候会产生一次,吸取周天大量的灵能,最终融汇成一颗叫做“泅渡孑然丹”的旷古奇丹,吞服后可与孑然茫动境界中的业鬼对战,最终成就羽化造册秘境神境。

  大凡造化法境、羽化造册神境,这对于他们这些尚在幼年时期的仙派弟子来说,实在是太过遥远。她自嘲道:“易氏宗门的出身,果然给他带来了这么好的修炼资质,难免令人艳羡,咱们恐怕拍马难及了。”

  仅仅是两日的相处,她发现这个原本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已飞速成长为不可捉摸的人物。他还只是幼童的年纪啊,以后会成长为什么地步呢?闻人医宗的崛起重责还担负在她的肩上,如果这个人,能够真如他所说,做她的盾牌,帮助她,该多好啊?

  飘飘神色黯然地摩挲着胸口的吊坠,心中忐忑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