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祖鸮的洞穴四壁都是淫邪恶毒的彩绘,它不知道修的是什么妖法,竟然是将女子剖腹杀掉,取出其中的卵宫以做发泄之用,继而孵化它的幼鸟种种,简直是不堪入目,淫荡至极。易凌掌中燃起一团橙火,照耀过去,身后的两个女孩子都掩面干呕,方才的一番惊心动魄,令她们都对眼前的易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易凌突然转身,发现两人都露出警惕的眼神,他搓了搓下巴,将手里的碧波星剑抛给菲菲,道:“你俩若发现我是这种妖魔,就直接斩杀了我。那普光断罪录吸取的火焰里带有淫邪之力,易凌也无法保证过后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飘飘见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将碧波星剑拿了过来,颤巍巍地指着易凌:“菲菲师妹,我怕你见这淫魔凶相毕露之时下不了手。碧波星剑飘飘先借用一会儿,我俩在他身后紧跟着,他若露出什么不轨骚动,飘飘一剑把他的心肝肺挑出来。”

  易凌根本没等她慷慨激昂地说完,深入这条十里之外的通道,直达一处悬空挂满风干内脏的骨寝,全部由森然白骨组成的床榻与日常餐具,摆在骨桌上,中间摇曳着骷髅银烛光火,这三祖鸮实在是很会享受生活。

  “啊!”

  菲菲惊叫起来,易凌快步走过,发现在这石洞的耳室里,堆满了只剩下体的腐朽女尸,发出阵阵酸臭的味道。飘飘蹙着眉,指尖屏住鼻息,眼中全是晃动的水色,她见这副悲惨的场景,慈悲之心顿发,竖掌为这些冤死的女子念起了往生之咒。

  菲菲也一改往日的脆弱表现,与飘飘二人并列做起了法事。易凌很想告诉她们现在不周山已经坍塌了,这些可怜的灵魂恐怕只能在次仙境里游荡,但看见她们无比虔诚悲悯的态度,只能抱着膀子在一旁静守。

  “易凌,你就是这么绝情的人吗?看见这些遭到无辜残杀的生灵,难道就不会产生一些怜悯之心吗?哦,是的,怪不得你能打通悬塔,说到底你也和那冷然一样,都是铁石心肠的人。不难想象,十多年后由你们这些‘悬塔弟子’占据的雍籍门,会变成何等的模样。”

  飘飘紧皱着眉头,闭目却也能知道易凌玩世不恭的态度,她绷着嘴唇恨恨道。

  易凌心中一惊,原来雍籍门一直在着力培养打通了本命悬塔的弟子,而普通的灵塔修士不能随意靠自己的肉身力量修炼各种肉身武技,只能依赖灵塔。不错,在之前与凶屠鸟、繁华虎的对抗当中,运用灵兽功法的修士会非常吃亏,在快节奏的战斗中只能沦为鱼肉。

  如此一来,日后追求武力至上的悬塔修士会越来越多,杀戮掠夺将会伴随着追求纯粹的力量而愈演愈烈,这个镜面世界的灵气自然会变得匮乏,最终失去灵力覆盖......和多幕天世界有什么两样?

  一定要尽早打通灵塔,以自身改变雍籍门的现状,进而影响时间轴的进程。

  易凌握了一把拳头,竖起掌来道:“闻人师姐言重了,待咱们操持完法事,你和菲菲师妹先回避一下,三祖鸮大概是把那个东西埋进了这些尸体里。我之所以要挟持三祖鸮来它的峰头,也是为了这件法器,只是里面的器灵恐怕比较邪恶。”

  飘飘眉毛舒展,轻轻点头,而后拽着菲菲退出了洞穴。易凌探手扒拉一番,终于在一具女尸的卵宫中找到了那个鲜血淋漓的玩意儿,大概只有手掌大小的精致四耳铜炉,其上刻绘了许多在云间交合的仙人仙女,情境盎然,不同角度不同的人数和体位,淫乱无比,这必然是三祖鸮心爱的东西。

  “咦!怎么拿不动!”

  易凌扯着一只铜炉耳朵,这东西却嵌在尸体里,他大力一扯之下,似乎是把铜炉里的东西给吵醒了。它像是在尸体里吸取什么东西,表面刻绘的云彩颜色越发充盈美艳,其中的仙人仙女滚动得更加猛烈,突然,变成一只只舞袖的尖脸妖魔朝易凌飞扑过来。

  酷匠(U网|n首B发Lv

  “噌!”

  扑在易凌的脸上,像个吸盘似的紧紧粘合住,易凌乱舞起来,头上戴着个硕大的铜炉无论如何也不能甩脱,在墙壁上乱撞起来,尤为痛苦却无法发声。

  易凌只能感到面部传来蚂蚁啃噬的痒痛,五官全然麻痹,有种鼻子眼睛融化下来的错觉,他稳住心神内窥,发现在幻云地带的开阳棱晶之间,共计十八位身姿婀娜的仙女甩着云袖在云雾里穿梭,各个袒胸露乳,发出阵阵娇喘春笑。

  她们互相凝视了一会儿,盯住易凌的内窥意念,都露出邪恶的坏笑,纵身要往那些开放的异位面棱晶中穿越。

  “嘭!”

  巨响传来,火花飞溅,易凌眼前一亮,幻云地带中的仙女也烟消云散,他抹了把脸,一手的鲜血,飘飘正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旁,持着碧波星剑如临大敌。

  十八面诡异仙女,绫罗飞舞,呈现魅惑体态,半身露出铜炉,正飘浮在空中,狞笑着盯住面前的三位仙派弟子,发出的声音也是杂乱不堪,露骨至极。

  “咦嘻嘻,小兄弟你的精魄不错啊,可惜没有灵塔,喂不饱我们姐妹几个。来来,把那两个小女孩杀了,等我们吃饱了,可以为你点点蜡烛呢。”

  易凌脸色一阴,将失魂落魄的飘飘一手推翻,抢过碧波星剑,眼中的橙色火焰形成那邪恶仙女的体态,利剑举起。他腰间的锦囊突然翻飞出一截发光的剑体碎片,正是大德威刚剑再次储满了能量,发出一声仿佛经由几层空间的沉闷声音。

  “凌,快些想起来天玑教给你的‘清心诀’。”

  易凌的意念被这一声极怀念的声音拉回,他豁然想起压制火焰痛楚的清心诀,将那股想要奸害飘飘的邪念强压回去,悬塔上那些飞出捣乱的火焰鹰身人被清心诀带来的凉雾逼回悬塔底部,一只只怨毒无比地仰天长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