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虎并不是灵力所化,而是实实在在的灵兽,可惜那样凶横的老虎并不是单纯使用武力就可以征服的。而易凌的本命灵塔目前歇业中,真是到手的一块肥肉,却眼巴巴地不能享用。

  飘飘又想起方才的一场激斗,眉头皱了几皱,犹豫道:“其实,我们现在浮在海上不安全,即便是飞到天上也不安全。”

  不用问,易凌也知道她所说的必然就是皓月海兽和某种翼类灵兽。

  “闻人师姐所说的本命灵兽是怎么回事?灵塔不是共有六层吗?”

  易凌心头疑云密布,看来这里又和之前的认知有所不同。

  “什么六层?本命灵兽不就是与我们签订契约的这一只灵兽吗?怎么还有六层?聂震长老的讲读课,易凌你一定在睡大觉,你这样何时才能打通灵塔?”

  飘飘白了易凌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面露不屑。

  “看来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这个多幕天世界完全是自成系统的,它似乎是一个多幕天与慈光遐天的结合体,这里的修士虽然打通了灵塔,但是根本不具备灵塔的升级属性,恐怕他们完全仰仗这一头灵兽施以各种功法。

  而本命悬塔,则是一种人人讳莫如深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易凌搓了搓下巴,仔细思索着,却听见下方传来慵懒酥软的声音。

  “飘飘姐姐,我们还要多久到哇~菲菲饿了。”

  菲菲窝在琥珀的透囊里,嘟着嘴巴叫苦。

  '酷匠《+网}首发;

  还未等飘飘开口,易凌震拳轰击水面,一大片的鱼虾海胆贝类,被他震得半熟腾飞,释放罡气全部卷了过来。他凑到菲菲面前,掰开一颗香气满溢的海胆,喂给这个有胆色的可爱女孩儿吃。

  “好吃吗?”

  易凌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菲菲脸上现出一片霞红,羞涩地微微点头。

  “构建了悬塔就是方便,会比我们这些只打通灵塔的人修炼进度更快,只不过,易凌你要注意悬塔的使用。如若无休止地使用罡力,有可能会走上残酷杀戮的邪路,闯入魔道,那时,就不是一件幸运事了。”

  飘飘见他打上很多海鲜,也取了扇贝吸进口中吃了起来。

  “不会错了,这个平行于多幕天的世界,正是一个截然相反的镜面,与蝉微剑派所在的那个多幕天两者互相干涉影响。在这个世界里周天全部由灵气覆盖,故修士们都将打通灵塔驯服灵兽尊崇为修炼体系,而那本命悬塔却并非一般体质之人可以打通,乃是杀戮深重的违道法门,并不受到这个世界的待见。”

  易凌猜想到这一联系,对这个世界抱有很高的期望,按照镜面法则的定义,这个世界的杨威也必然是存在的,而他亦与闻人飘飘一样,都受到了相反世界的时间轴影响,所经历往事都与平行世界有因果关联。

  杨威如果自幼变强,那么镜面世界里的他也就不会体弱多病。

  此处的闻人飘飘与柳菲菲等人,如若自幼解惑,那么镜面世界的她们也就不会徒增杀戮。

  蝉微剑派将会得到保存,杨威将会得到真传弟子的身份,继承淑仪道尊的道统,与秦敏合修眷侣,不会误闯苍天域将那里毁灭。

  然而,杨威被F61逃生舱送走不知所踪,秦敏跳入大陈国所处的开阳棱晶世界。这个镜面世界里的他们即便健康快乐,也无法改变原世界中沸血魔族残忍、机械魂兽冷酷的景象。

  这就需要易凌这个阿尼敦法王的仙道继任者,收集更多的异位面棱镜,打通所有联系找到两把钥匙,以改变这里的方式去影响平行世界,最终完成属于他自己的异界仙途。

  “好的,就是这个样子!”

  在迷茫之中能够抓到有效线索,是易凌作为拓展部专家的职业技能。他一副野心勃勃的样子顿时显露无疑,脸上涌起爽快的表情。

  “菲菲师妹,你以后不要和这样的恶心之人过从甚密。”

  飘飘望了一眼易凌灵魂出窍般的神态,嫌恶地躲开了两步,对仍然大吃特吃的菲菲提醒道。

  “哦易凌失礼了,只是陆涛师兄说的第三区域在什么地方?”

  “呜!呜!菲菲知道!在......”

  菲菲听到易凌的问话,沾满海鲜油脂的小手遥指一个方向。

  易凌的眼睛渐渐睁大。

  “菲!”

  “嗖!”

  一道修长的影子卷来干燥岩土的气息,叼住菲菲的手臂将她扯了起来,风旋似的破空而上,三个眨眼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

  “琥珀!”

  两个大活人瞬间从飘飘的面前消失,她惊慌失措地命令琥珀升空,这水母灵兽咕咕叫了两声,在海面弹跳起来,可惜琥珀不是擅长主动飞行的灵兽,追在那劫走易凌菲菲两人的凶鸟后头,始终只能干巴巴地瞪眼睛。

  “易凌!菲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把你杀了!”

  飘飘追不上,嘴巴却不依不饶,这两日她也不知怎地,似乎与这易凌在一起总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她握了一把胸前的吊坠,实则祈求了上苍保佑两人平安。

  “闻人师姐!你多虑了!我只需用两个眨眼就能把这混蛋破鸟揍死,拔光它的毛,给你们炖汤喝!”

  易凌十指紧扣住菲菲的脚脖,她被上头飞的三头怪鸟叼住手臂,眼下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已经被吓的几近昏迷,下方的海景高得像是一堵让人窒息的墙,她紧紧闭着眼睛,听到易凌的呼喊,张开小嘴嗫嚅着:“易凌哥哥,你别激怒了这‘三祖鸮’,它把咱们丢下去摔死就糟了,呜呜。”

  只是一瞬间,也许是炖汤这样的事情激怒了上面的始作俑者,那怪鸟一个急停,收起翅膀,无支撑悬浮在天上。它转过一颗鸟头,那双隼目闪着火光,虽比不上凤翼金翅鸟的糜粹光气耀眼,可这种凶火如若释放出来,恐怕也会将地上十里轻松焚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