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噌”地一声站了起来,紧紧护住胸前的吊坠,颤抖道:“不,不行,我是很想救你,但是这,这是我们‘闻人医宗’的镇派仙液,是我未来晋升羽化境时避免业鬼蛊惑的宝贝,我若借给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飘飘姐姐!你就赠给易凌哥哥一点吧,那白色的仙液,菲菲日后会还给你的。”

  菲菲咬着嘴唇,抱住飘飘的腰身,洒着泪撒起娇来。

  “这,这。”飘飘死死盯着手中的那个沙漏吊坠,又抬眼看了看易凌已经没了生气,她黛眉一横,牙齿咯咯磨了两下,手指捏动吊坠暗键,沙漏打了个转,仿佛时间归零,一条粘稠的汁液滴落在她的手心。

  无数的虚幻小虫在这液体中飘浮着,她只听说过此物是可以帮助修道之人避免孑然盲动的仙人血液,至于能不能治愈易凌如此重的伤,实属未知。

  “这,这可是闻人家的传世之宝,我这是犯罪呀。”

  飘飘神色悲戚地伏在易凌身边,将那汁液灌进他的口中,易凌的肉身却在迅速僵死,嘴唇无法蠕动,菲菲在一旁凑着小嘴,一口一口帮他喂服下去。

  凉,冰凉,易凌沉浸在黑色的空间中,他已跳脱出时间的裂缝,在数个世界中中经历往世,即便要轮回也是要修阿尼敦法王那样的解惑大道。这黑色的空间不是冥界,也并非异世界,而是徘徊在次仙境的门扉之外。向内,他似乎看到了身穿抗重力服的陆涛和周萌,他们在对着自己招手,身后有一张布满鳞片的凶恶嘴脸,突然张开大口,将他俩吞了进去。

  “不!不要!”

  易凌伸出手去,却发现是极度的柔软,像是捏进了面团。

  满面羞赧的菲菲将头一低,任凭他捏动,只要能减轻他的些许痛苦就好。

  “啊!”

  易凌大生喊痛,原来在断臂处开始迅速结出呈白色晶体的硬痂,形成手臂的样子逐渐延伸。飘飘睁大了眼睛,菲菲更是好奇得无以复加,两个小女孩儿的眼神追着那层白色晶体疯长的进度,很快,一条白色结晶手臂散发着无数小虫虚影,在易凌身侧生成。

  “忽!”

  易凌坐了起来,脸色眨眼恢复了常态,他抿了眼睛,水母透囊中的景色顿时变成了一片灵魂之兰,只见眼前两个表情狂喜的女孩子,头顶都有一只挣扎不断的微观杂虫,那东西还处于极幼年的时期,尚未形成难以驾驭的大惑。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闻人飘飘吊坠里的液体,正是阿尼敦法王肉身的血液,无论如何,借由可以辨识微观杂虫的情况分析,我已经恢复了法王一条手臂的仙躯。”

  易凌凛眉怒震手臂,那层白色硬痂咔咔碎裂,露出里面完好无缺的皮肤,光滑柔嫩得如同女人的柔肢,与他浑身的颜色都不一行,乃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肌肉在里面,五指纤细像是整日抚琴的歌姬。

  这绝对不是他的手臂,而这手臂中蕴含的力量,可以毁灭这天地。

  90更新最;x快上$,酷;j匠\网K

  “多谢闻人师姐,多谢菲菲师妹,因你二人的帮助,我才捡了条性命,易凌在此谢过。”易凌伏在地上叩了一个隆重的谢礼。

  “你想要吓死我啊。”

  飘飘捶了他胸口一拳,呜呜哭泣起来。

  菲菲也亲昵地拥着易凌大哭不止。易凌从未想过,这曾经灭了蝉微剑派满门的两个女孩儿,本是仇敌一般的存在,有朝一日竟然会与幼年时的她们相遇,并且发生这样奇怪有趣悲壮的经历,真是天意弄人,看来他距离真正抓住解惑之道的法门,还需要很多时日。

  “你的这条新手臂好有趣,像是女孩子的。”

  菲菲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开心之余像是发现了极为有趣的事情,翻起易凌的手臂瞧个不停,这让易凌想起一件事情,他将飘飘的吊坠拿了过来,放在眼前摇晃着观察。

  “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呀,我这里面的东西再也不会分出一滴给你了。”

  飘飘扯住项链,想要把它抢回去,这时她才想起眼前这个家伙,刚刚还偷窃过这件宝贝呢,而且还是她自小的贴身之物,烦躁顿时涌上心头,对易凌提高了戒备。

  只见易凌用指甲抓破新生手臂,从里面流出一丝白色液体,他毫不犹豫地将这液体灌入飘飘的项链吊坠中,那里面又恢复了满盈的状态。

  “你怎么?会流出这样的仙液?!”

  这超出了飘飘的理解范围,她惊恐地问道。

  “闻人师姐多虑了,你虽为医师世家,但不知这仙液是可循环利用的,真是好笑啊。哈哈。”

  易凌挺着癞皮脸,一副欠揍的模样。

  “你,你找打!”

  飘飘抬手欲拍,却被易凌抢先抓住,他双眼深深地凝视着飘飘的水亮眸子,道:“大恩不言谢,易凌在此发誓终生帮扶闻人师姐,若逢险难,定要做你遮风挡雨的盾牌。”

  “哼哼,可笑,还是个小孩子,说这些有什么用?”

  飘飘却嗤笑着甩掉他的手,双指启动水母灵兽,飞跃出海,这家伙得到了海洋灵力的冲刷,此时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灵力。

  “我们由这汪洋经过,‘琥珀’也可以不断补充灵力,那繁华虎厉害得很,咱们还是不要再和它遇上了。”

  飘飘冷冷说道,琥珀顺从地浮在水面上,像一只皮汽艇悠然顺着海水流向远去。

  “繁华虎,想必也是六灵兽之一吧?”

  易凌见这海面宽阔无比,而飘飘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刚才的铮铮誓言竟然被这妮子当成了儿戏,毕竟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心情有些郁闷,正巧有些事情还是趁现在打听清楚的好。

  “不,是聂震长老捕捉的灵兽,特意放逐在这灵力场中的。如若谁有本事将它驯服了,是可以作为本命灵兽使用的,也算是一种极特殊的修炼奖励吧。只不过,我们躲还躲不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