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松开手,发现那吊坠精美至极,乃是做成了沙漏的造型,里面保存着半瓶的白色乳胶,他心中再明白不过这是什么。只是,这东西怎么会跨时空地来到这个多幕天世界?成为这个世界里的闻人飘飘脖子里的饰物呢?

  “把我的项链还给我。”

  飘飘一拧黛眉,极为愠怒,伸出小手讨要。

  “小偷。”

  戴西茜跨上一只紫皮的树懒兽,啐骂一声,那树懒兽笨拙地爬上了大树,让易凌也是一阵好气好笑,好端端地成了小偷,这可如何解释。

  陆涛与海宝两人都召唤出灵兽骑乘上去,陆涛向易凌拱了拱手道:“易凌师弟的表现已经大大出了我的意料,看你的样子,此时悬塔已经打通了吧。”

  “悬塔打通?!”

  海宝听到这话,灵动的眼眸一阵激荡,内心可见震撼至极。

  “悬塔打通?!”

  剩下的闻人飘飘与柳菲菲也是双目发怵,都微微后退了两步,生怕易凌找他们的麻烦。

  “易凌师弟本就是天赋极佳之人,又继承了易氏宗门的血统,打通悬塔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有劳易凌师弟照顾这两位师妹一阵子,我们在第三地区汇合。”

  他说罢,操纵天鹰元灵振翼而去,海宝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柔情,看向易凌的表情更是有些不舍,但是没有言语便也被那只大鹈鹕带走了。

  “易凌,哥哥,我还没有打通灵塔,你能救救我吗?”

  菲菲眼神温柔迷离,看来她少年时就有一股天然柔媚气质存在,嘴角吮着手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在这八人中,实力必然最弱,这陆涛可真坏,将这大累赘托付给我。”

  易凌暗骂一声,将项链取下,递给飘飘。

  飘飘赌气地瞪了他一眼,也不敢发作,只是粗鲁地扯过项链,紧紧地贴在怀中,似是怕下一刻这宝贝就会飞逝。

  “闻人师姐,这确实是误会......”

  “修道之人哪有什么误会,皆是因缘作祟罢了。”

  飘飘冷冷言道,坐在海蜇灵兽顶上,她向下拉了菲菲的手,柔声道:“菲菲师妹,不要和这个色鬼在一起。”

  却见易凌的眉头越皱越紧,面容抖动起来,突然罡风由他身体爆发出去,他的两只手迅速变得膨胀犹如石巨人怒爪,将飘飘和菲菲都吓得花容失色。

  “不想和我在一起就得死!”

  易凌崩地巨掌双拥两位娇柔女孩儿,脚下罡力爆点,“轰隆!”一声,灭绝一片通途,百丈,千丈,如过眼云烟荡涤其下。

  “不要脸!”

  飘飘鼓足勇气,在他怀里抽手就是一个耳光。菲菲则胆怯地将头埋在易凌胸口,纹丝不动。

  易凌的本命悬塔源源不断地薄发罡气,帮助他们飞驰在这遥遥无终的灵力空间里。他对飘飘的一巴掌丝毫没有感到生气,只是无奈道:“闻人师姐,你这次是真误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因缘,有个大怪物在后面追咱们,你的海蜇能跑得过它?”

  飘飘探身一望,百里之外轰鸣作响,一道雄壮的影子像个光团闪烁过来。

  “快跑啊!易凌!那是繁华虎啊!吃灵塔的怪物啊!”

  飘飘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使劲儿拍打起易凌的肩膀。

  “吃灵塔就很可怕吗?”

  易凌嘴角邪笑,“咻”地止步立在飞扬的窜天粉尘中,一只崩地巨掌将怀中两个小女孩儿高高抛向天际,飘飘的水母灵兽瞬间飘过,将她俩稳稳接住。

  “嘭!”

  光团似乎没有料到这前方被追的人还有胆量拦路,嗷嗷狂叫着与易凌撞在一起,那凶猛蓝条老虎的额头,奋力撞击在易凌的崩地掌上。

  “啪啪啪!”

  酷*◎匠N◎网I唯一*正5版&%,‘其Yu他#都是盗)l版rW

  易凌一咬牙,雄浑罡气传递到崩地术上,那一只巨掌轰然按住白虎的头顶,将它嘴啃泥地拍在地面。易凌怒转身体,两只巨掌轮换拍击,将白虎轰得额头乱颤,在地上留下一个个窟窿,不住向后撤退。

  “呼呼呼!”

  一阵罡力爆发过后,易凌喘着粗气,死死盯着粉尘里退却的白虎。

  “呜嗷!”

  虎影如一道拉长的银白闪电,张开血盆大口眨眼罩住易凌的脑袋。

  “咔!”

  易凌双臂交叉,巨掌叠加将老虎的嘴巴生生撬开,掌上的硬瘤都在不住凹陷下去,泄露出一丝丝罡气,恐怕再要不了多久,崩地术就将自行散功消失,届时这老虎的獠牙则会把易凌咬得粉碎。

  “先下手为强!”

  易凌眉头凶横得几近对折,死死掰住繁华虎的牙齿,健步一蹬,脚尖夹住陆涛送他的那副钢叉。

  “噌噌!”

  钢叉在繁华虎的腹部留下两个黑洞,飘出一些蓝色的气息,是灵气。

  繁华虎也是凶横至极的生物,牙齿咬住易凌始终不肯撒口,哪怕腹部不断挨到易凌的钢叉戳击,却不见流出血液,它似乎只是个由灵气灌注的皮囊,丝毫没有痛感。

  易凌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密。

  “坚持一下。”

  闻人飘飘“啪啪!”拍了两个巴掌,双指在眼前剪过,骑乘的水母灵兽尾带荡起,释放出近千只幼体水母,一只只从繁华虎身体上的窟窿钻了进去。

  “呜嗷!”

  繁华虎陡然长啸一声,眼中的蓝光都向里一缩,即将湮灭又突然明亮,它生生将那些意图吞食它腹内灵气的水母统统震碎。

  飘飘脸色一阵惨白,胯下的水母灵兽颜色也弱了几分,菲菲急忙扶住她,两人飞远了一些。

  “嘭!”

  趁这老虎嘴巴放松的时机,易凌膝盖收起,罡力凝于一点,朝繁华虎早已受伤无数的柔软腹部冲膝而去。

  “呜嗷!”

  繁华虎惨叫一声,摇晃着脑袋渐渐后退,它的腹部已经被易凌冲开一个大洞,里面蓝光莹莹,不住向外挥发灵气。

  “呼!”

  易凌甩动巨掌,合手收起,再一甩,于双臂焕发出凤爪虚影。

  “繁华虎,大爷这下一招就要使杀招了。可惜我没有打通灵塔,否则你这样的凶悍灵兽,我真想收一头呢。”

  繁华虎凶狠地瞪视着易凌,突然前爪斜转,巨尾一扫,绝尘而去,逃得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