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好在咱们击杀了这只‘凶屠鸟’,它的内丹有吸收这种阴毒的能力。易凌师弟,你是不是在哪里遇见了皓月海兽?还被它咬了一口?”

  陆涛举过那颗凶屠鸟的内丹,里面有一层晦暗的光彩,正是大量妖邪魔女脱衣爱抚的激情画面,让易凌看了都脑门一热,海宝赶忙捂住眼睛无法直视。

  “什?什么皓月海兽?”

  易凌吃惊不已,心料这个世界的陆涛也好厉害,洞察力真是惊人。

  “你屁股上有个贝壳形状的毒斑,如若不是海宝师妹发现的早,你此刻早已被淫魔入侵。作为师兄,我无奈只能手刃了你。不过,现在好了,你,不用死了。哈哈!”

  陆涛脸色一变,大笑起来,将易凌气得哭笑不得。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什么淫魔淫魔的挂在嘴边,其实这些少年弟子大都单纯的很,见易凌毒素驱除,那陆涛一时得意洋洋,也没有继续追究皓月海兽的事。

  此时,天幕已经完全转亮,但在这深渊底部只能看到上方灰蒙蒙的。

  K%看z正UE版Q2章节+上酷匠网/

  陆涛从腰间抽出一柄六格的铁尺武器,将手中的凶屠鸟内丹置入其中一格,尺子周边的履带顿时运转起来,像是要积攒起什么力量,呜呜鸣叫了一会儿,这铁尺似乎失去了能量供给,重新陷入了停顿。

  凶屠鸟内丹渐渐融化成琥珀状,一只凶屠怪鸟旋颈切割的画面凝固在里面。

  见易凌的眼神好奇,一旁脸色恢复了平静的海宝言道:“易凌师弟,这是我们组的‘雍籍灵尺’,现在我们所处的地方实则是一片‘灵力场’,你看到一切都是由灵力幻化而成。只有找到这片灵力场中的六只灵兽击杀,取得内丹,才能令雍籍灵尺完全转动,从而开启修炼场的出口。”

  “就找这样的无能怪物,咱们就要在这里面生存两年?”

  易凌大惑不解,指着水潭中死状凄惨的凶屠鸟问道。

  “这只能说是侥幸罢了,还得多亏了你的那颗‘引劫丹’,你娘对你真好,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让你随身携带。不然,仅凭咱们三个,此时大概早就成了这凶屠鸟王的吃食了。”

  海宝也不嫌脏,在水潭中抹了把脸,样子又恢复了灵动可爱。

  “陆涛师兄说的皓月海兽,也是这六只灵兽的其中之一吗?”

  易凌佯装对这事物极陌生,实则指尖在锦囊中触摸了那只酣睡的贝壳半晌,发现这东西完全真实,并不是所谓的灵力幻化而成。看来,这个制造灵力场的人,都未曾发现这里面早已栖居了一只真正的灵兽。

  “唔,不错。皓月海兽可是极阴毒的东西,所发毒性令人神智错乱,而且擅长潜海远游,若不能将其一击杀死,它逃遁到海里去我们便完全没了办法。你这次不知怎么中了它的毒,好在有刚获得的灵兽内丹解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按照我们组的计划,是要把皓月海兽排在最后一位击杀的,我们目前的实力不济,最好不要提前遇到它,知道了吗?易凌师弟。”

  陆涛又陆续掰下了凶屠鸟王脖颈上的所有钢刀,背负在身上,指尖一点,肩头的天鹰元灵千剑齐发,像是一道道凌厉的风,将水潭中的凶屠鸟王肢解成尸块,陆涛收拾了一些精肉,让易凌看得目瞪口呆。

  “凶屠鸟的肉烤着吃可香了,只是我们平日里根本不能来这猎取,总吃些小兔子小花雀之类的东西,女孩子们都心疼死了。还是得多亏了易凌师弟啊。”

  陆涛咧嘴大笑,又熟练地打起了包,他连凶屠鸟的羽毛都要剥干净带走,彻底打了一回这倒霉鸟王的秋风。易凌回头一望,发现海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显然是饿了。

  他心中一阵莞尔,仰头看了看四周的光滑绝壁,心料这两位都有本命的灵兽可以飞起,自己居然连本命灵塔都没有开启,不禁黯然。

  见易凌垂头丧气的模样,海宝美目明亮,即猜出了他的心思,劝慰道:“易凌师弟不要气馁,你此次击杀凶屠鸟王是要记功一件的,等我们走出灵力场,可以求功法长老为你传功打通内窥,构建本命灵塔。”

  “易凌师弟,你,最好还是靠自己的本领,在这两年间自行参透机缘。否则,冷然那样的同门会永远看不起你。”

  陆涛脸色变得极严肃,他收拾妥当,丢给易凌两副钢叉,又各绑了一副在自己手臂小腿上,显然是要和易凌一起攀岩上去。

  易凌沉吟片刻,将他的话好好思索了一番。的确,他现在体内既没有悬塔罡力的支撑,又不存在灵兽调配,若不是沾了未曾谋面的母亲的光,简直一无是处。一狠心,将钢叉绑在自己手臂上,向岩壁一戳,却发现只能寸进,而那陆涛已经先行攀爬上去,将自己丢在了下面。

  海宝骑乘上鹈鹕灵兽,冲易凌做了个鬼脸,调皮地翻飞起来,发出清亮的笑声:“易凌师弟,我们三个都是门派从‘万象皇城’中选拔出来的杰出修炼天赋者,宝儿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自己,否则,你怎么继承易氏宗门呢?”

  她说完,驾驭着鹈鹕灵兽突入云层,一个眨眼即脱离了这处深渊,而陆涛已经一步一个脚印地攀爬了近几十丈,当真是罡力充沛的修炼天才。

  易凌心中涌起了巨大的紧促感,那是一种沉睡在体内的不服输的本能。他紧紧握住拳头,按捺住吞食千饮猴增强罡力的冲动,使劲扎入钢叉,即便是只能寸进,也比不曾努力,止步停歇要豪迈很多。

  头顶的陆涛只留下一个斑驳的影子,易凌知道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可谓臭名昭著,但是,同时又给他留下了仿佛回到从前的绝美经历。他知道,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努力都是有必要的。

  尽管汗流浃背,他只是咯咯磨着牙齿,袖手拂掉睫毛上垂挂的汗珠,仰头看着无限高耸的崖壁,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但那里必然有一片灯火通明。

  从这一天起,人就一定要做出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