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吐出一串气泡,在一片被血染红的水中浮了起来,眼前是方才那只干瘪的鸟尸,还有盘旋在头顶的成百上千只怪鸟。

  它们一见仇人从这水潭里钻了出来,一只只尖啸着拂着水面切割而来。

  “噌噌!”

  易凌一头扎进水下,险些被那些疯狂的鬼东西切掉脑袋,他此时开始庆幸自己不是一只旱鸭子,但是,除此以外,他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可笑,这一世,虽然是个阔少,但是却在常人无法企及之地,与一帮实力变态的儿童共处一处。

  现在,更是跌到这无尽的深渊之中,这水潭极深,潜泳的换气时间有限,再浮上去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喘气了。

  好在,这水潭水质也极佳,视线良好,除了一些游来游去的小鱼,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搞偷袭,不远处突然出现一个忽亮忽灭的点。

  易凌决定游过去看看,他并非被那个亮点吸引,而是那个承载亮点的大贝壳,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果然,等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个大贝壳竟然是一只银盆大小的皓月海兽,它孤零零地沉在这潭底,两扇贝壳中夹着个亮片儿,似乎是什么东西的残片。

  由于本命灵塔没有开启,易凌无法辨别这皓月海兽的阶别,只能从它身上的纹路分析出,与当时木灵岛下那只相比,这只海兽显然要低阶许多。

  易凌灵机一动,从锦囊中掏出成摞的化春散,送进海兽的口中,这海兽却只是吐出一串串的气泡,看起来傻乎乎的。

  “这傻瓜,果然只有灵人境界。”

  易凌暗自嗤笑一声,庆幸无比,这皓月海兽可是潜水闭气的绝佳水系灵兽,而且还能孕育出幽璨海皇宝珠那种神物。

  此次若不是被丢尽这潭底,还发现不了这样的好事,易凌搓了搓下巴,见大蚌一张口之际,两指迅速夹住它里面的发亮物事。

  “啪!”

  “啊!”

  易凌惨嚎一声,水迅速灌入他的体内,窒息感遍布全身。他想要脱离潭底出去换气,手臂却被那海兽死死夹住,顷刻间陷入绝境,难道要被这东西拖死在潭底吗?

  易凌强压住内心的惶恐,陷于壳中的两指,渐渐摩挲出那个发亮物事的体态,更是感觉到指尖被划破的疼痛感。

  将心一横,两指拨动那个东西,向下一戳,即没入海兽柔软的腔体里,它顿时吃痛松口。

  )最e新z/章}节上#R酷+匠《‘网7

  易凌看也没看即将仍旧发光的碎片收入锦囊,大力一拨幻月海兽,这家伙居然如此之轻便,也收入囊中,两腿一蹬窜出水面。

  与他的想像不同,外面此时已经发生了翻天大战,一道蓝色影子和一道绿色影子,于蓝水天际不断翻腾,与那密密麻麻的怪鸟群激斗正酣。

  易凌仔细分辨,发现是操纵银鹰的陆涛师兄,与操纵一只绿鳞鹈鹕的海宝师姐,两人不知什么时候下到了这深渊底部。

  海宝娇小的身体不断踏水倒行,手中翩翩指去,那只鹈鹕灵兽张开翅膀,也在水面踏行喷出一串串鱼镖。

  “轰隆轰隆!”

  鱼镖发生高爆,将成片的怪鸟炸得四分五裂,银鹰从爆炸云团中豁然飞出,目前凝聚百口利剑,向四面八方疾射,扎死无数的怪鸟,又化作白光飞回银鹰身体。

  两人正战得痛快,水潭也被鸟血染得猩红骚臭。

  “师兄师姐!小心!”

  易凌疾呼,硕大的影子从天而降,气息腥臭,数把几十丈阔口钢刀,像是水车翻滚,将幽深的潭水一分为二。

  水流一时竟然都无法复合,可见其力量与速度极快,与海宝瞬间贴面。

  “嘭!”

  海宝额间青丝瞬间凝汗,俏目紧闭,陆涛的天鹰元灵停留在指上,还未来得及发出,他的眼睛渐渐睁大。

  只见从水底弹出的裸身孩童,丢出一枚蓝色的丹药。整个水潭瞬间电波涌起,发起无匹电热,热液飞溅,剧烈爆炸将几人都掀飞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