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翼花火染苍际,遍撒狂风施网罗!破!”

  易凌念着大凤碑的口诀,心情放松自若,灵凤身法在只只袭来的怪鸟身上踩踏登鼎,一碰就是一片血水,一碰就是一片四分五裂。

  怪鸟死伤越来越多,大狒狒桃果在易凌腹中生津的节奏就越来越快,罡力飞速上升。易凌双爪虚影变化多端,爪劲愈发凶猛凌厉。

  怪鸟们经过这一番怒扑,发现面对的是一尊无法猎食的杀神,纷纷穿破云际,要往无限未知的深渊之下逃窜。

  易凌哪里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以他现在的感觉,至少达到了煅力六重握铁成形的肉身力量。此时,已经无所谓肉眼观测,仅凭耳边的风破声,便能轻易抓住怪鸟们的位置。

  易凌就像一只灵敏强壮的矮脚狒狒,带着一片微微泛红的虚影,以万鸟之王的撕裂功法,不停变换着自己的攻击方式。

  很快,这一波的怪鸟已经被屠戮无几,唯剩下两只,隐藏在黑幕中,似乎还有一些反扑的胆量。

  “咚咚!”

  胸口突然传来两个鼓点的节奏!

  “糟糕!大狒狒桃果和天道动风丸的药力都残存不多了!原来,这桃果增加肉身力量的时间竟然如此短暂,而罡力的剧增使动风丸也要提前作用完毕。如此,再找不到着力点,怕是要摔成肉饼了。”

  易凌额头渗出一层冷汗,若是摔成肉饼倒也好了,怕则怕这下方不知是什么鬼洞?桃果激增而来的罡气只剩一搏,如若不快速释放出去也会散功浪费。

  正心神不定间,似乎是发觉易凌的身体已不如刚才那样灵动,两道黑影从左右方向包抄而来,这两只胆大包天的怪鸟是要趁火打劫。

  易凌将眼睛紧紧闭合,只凭耳边的云雾变化动向计算,两只怪鸟的身影,竟然以简单点线的结构生动显现在脑中。

  抬臂,捉手,揽住一只怪鸟的脖子,爪劲凶猛如钳,奋力扯住它脖颈上的钢刀,于它腹间顺势滑落。这怪鸟一瞬间即被易凌开膛破肚,嚎叫着坠落下去。

  “不错!第二只来了!”

  “噌!”

  易凌双膝跪压扑击而来的另一只怪鸟,撞击在它柔软没有防护的腹部,这货顿时两眼暴突,眼珠子要被易凌撞出体外,一把钢刀即插入它的肚囊。

  “快!载我腾飞!不然我杀了你。”

  易凌开口威慑,却是孩童稚嫩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凶狠诡异。

  “咕咕!”

  那怪鸟也许是斗红了眼,拼命扭动身体要抛开易凌。

  “哈哈!你好大的胆子,不听我的话?”

  易凌反手一撇,钢刀即向左剌开一道口子,这鸟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左痉挛偏移,似乎是想要镇压那种剧痛。

  “你听不听话?看你这家伙也有些胆色,你载我上去我就饶你一命。”

  易凌冷笑道,手上的钢刀渐渐使劲儿,这怪鸟还算有脑子,很快便屈服了。但是,易凌尚且来不及喘息,怪鸟鼓起全身的力量,破开云层,居然向深渊的下方一头钻去!

  高度节节降低,风啸不停剐蹭耳膜,这速度怕是要硬着陆了。

  “你他妈的,我让你上升你没听到吗?”

  易凌顺手在它腹部划了个十字,这鸟却没了动静。原来坠落的速度太快,伤口已经完全被风扯开,怪鸟的内脏抛出体腔,此时早已成了一具空壳。

  怪鸟尸体载着易凌,开始以盘旋的姿态跌落云层,易凌已经听到了下方不断鼓噪的鸟叫,原来,这下面是怪鸟们的老巢。

  桃果的药效已经消失,而这天道动风丸,服用一次有两个时辰的药效间隔。自己这番即便是不被摔死,也得被活活咬死。

  可恨啊,这种垃圾小怪物,修炼至此,如若成为它们的口中食腹中餐,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易凌拧紧眉头,手边不停摸索锦囊,这一次,发现了一种电纹萦绕的丹药,用手一触即有麻痹感,还来不及掏出来细看。

  “扑通!”

  =9更g新)E最cL快上酷6p匠WN网“

  眼前一片水色,这下面竟然是个极深的水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