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赶到一处云遮雾罩的陡峭山崖,冷然与陆涛两个孩子的怒斗声,才渐渐从耳畔消散。易凌还来不及大呼庆幸,搀扶他的戴师姐突然将手一松,他差点从山崖上滚入云雾缭绕的深渊。

  这深渊中空,而山崖以规则的环状将其包围,似是天人刻意营造的广袤洞穴。深渊之中云雾霭霭,都成动态交错浮动,有时显露出几只怪鸟的踪影,也是一闪而逝。

  耳边,是极高地方特有的风唳,“啾啾啾!”地让人一身寒意。

  似乎下面有一个无限未知的境地,连接着所有的神秘之源,只是寻常人断然无法深入进去。如若不自量力地以为自己达到了仙人程度,贸然前往也会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这个地方,易凌第一次见到,但是那种真切的畏惧感,却在心头萦绕良久。他双手撑着山崖边缘,很想看出一些端倪,转念一想,自己在这个世界连内窥都不能做到,又有什么办法去揣测山崖的底下到底是什么?

  +\酷匠“网ik正版*首发:+

  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一旁几位师兄师姐则跃过他的视线,从山崖上跃下。

  “啊!”

  易凌惊叫,目光急忙追寻过去,发现他们都稳稳地落在一条石带上。这石带仅限一对孩童小脚,成年人即便有这样的胆量,恐怕也会站立不稳跌进深渊。

  “哈哈,易师弟还是这般胆小,那你偷看的胆量去哪了?你爹你娘现在能来救你吗?嘻嘻嘻。”

  一头蓝发的黛西茜小姑娘,胸脯挺得鼓鼓的,粉颊露出轻蔑的表情。她没有向易凌提供任何的帮助,只身追上渐行渐远的几人,踏着石带从容而去。

  这几个孩子那种小心翼翼的熟练动作,让易凌看得心惊肉跳。很快,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云雾当中,不知道要远去何处?

  易凌回首一望,山崖空空寂寂,只剩他一人立在冰冷的风中。头顶的夕阳已经斜下,很快黑夜便会袭来,如若不能跟上他们的脚步,以他现在的身体感觉,隔天必然会冻死在这山崖上。

  “为什么会这么弱?为什么会从霍焱口中说出‘灵塔’这样的字眼呢?看他们胸口的铜花,这里应该是雍籍门无疑。

  只不过,是平行于多幕天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我在穿过通道后,追寻着那对血红双眼的指引,竟然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

  为什么?雍籍门需要我这种连修炼体系都没有打开的人呢?”

  易凌苦苦思索,对于未来再次失去把握,心中想着威刚剑灵废道时的场景,一幕幕往世回忆在脑海中流转,几经轮播,终于抓到了一样名为‘勇气’的法宝。

  他双拳猛捶地面,眉毛横起,感到身体的力量充实了许多。

  隐隐看到一处发亮的金属索结,原来,这里有一条供人爬上爬下的绳索,只是在日光下不易看到,而天色越晚这索结却发出光来。他抹了一把冷汗,这里终究还是训练幼年弟子的地方,不会太过严苛。

  但是,爬到石带上容易,他脚一沾地,顿时发现了大大的不妙。那就是,仍然没有解决沿壁行走的困难,这岩壁天生无比光滑,易凌五指抠上,竟然找不到一丝可供借力的缝隙。

  身后的深渊一直在向下驱使自己坠落,这种危机感,令易凌始终缀在绳索上,难以决定是否拼命一搏。

  许久,他的手心开始发汗,小腿也渐渐失去支撑身体的力量。勇气,不是一剂万能药。这个想法在易凌的脑中突然亮起一盏灯,万能药?万能药?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呢?他不自觉地搜索起自己全身,果然在腰间找到一件鼓囊囊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由数百颗发出黑光的石头,串起金线织成的尊贵锦囊。

  这种东西易凌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他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是从蝉微剑派楚飞身上抢走的,也只是寥寥的几颗。

  这一世,他可真是大富贵,这百颗的沉砾原石,简直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他赶紧将手探进去,发现每一颗沉砾原石中都满溢丹香,各种叫不上名字,五颜六色的丹药以及草药堆叠得几近没有空闲,他用手掠过这一排排宝藏。

  有一种正发出风旋的小丹丸在向他盈盈滚动,天道动风丸!

  原来,这一世,我是个阔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