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刚师父就此消亡了吗?

  那些灵塔中的伙伴就此永别了吗?

  属于我的前路,即将从零开始了吗?

  我,要去往何处?寰宇苍茫之中是否有我的容身之所?

  无数混乱的声音充斥在易凌的心中,仙影穿梭在那条威刚剑灵不惜废道为其争取来的生路,蓝色仙粒随后大片熄灭,黑暗追逐着他,似乎狂魔来袭。

  通道的尽头一切未知,只是不见星芒,晦暗一片。幻云地带中突然浮现出一双血瞳双目,光彩熠熠地看着他,似乎是想向他释放出抵达的坐标,他伸出手尝试去勾住新的未来。

  眼前一道如风黑影却朝着他扑面怒砸,毫不留情要把他砸回黑洞。

  “不!不!不!”

  易凌的瞳孔近一步放大,鼻尖被黑影砸中,鼻骨竟然折断下来,不是疼痛,而是那种不由自主的后退顿挫之力令他深感恐惧!仙人也会恐惧!看呀,仙人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就要被抛回地狱了吗?我,什么都不是。

  “嗖!”

  黑影回缩,易凌眼前的无边黑幕逐渐撕开,犹如雨后烟云回暖褪去,斑驳的影子流转起来,飞速聚集形成一幕幕陌生影像。

  那个黑影退回到一个孩童的身上,他提起方才那道黑影,竟然是他的拳头,在眼前晃了晃,得意洋洋地摆动起裙角,朝易凌靠近。

  “嘭!”

  这凶狠孩童鞭腿就踢,踢中易凌肋部,使他破风倒飞出去。

  疼!这是真正的疼痛!易凌背脊凿墙,沉闷的肌肉与墙壁接触声,令人心头发毛。

  易凌的意识慢慢恢复清醒,这种肉体传来的剧痛令他很快认清了现实的归属,不错,这个孩童正在袭击他,令他鼻骨折断,令他在墙上留了个窟窿。

  “噗啦啦!”

  一股甜头上涌,易凌口鼻喷出鲜血,小瀑布一样流了一地,他猛然捂住嘴巴,血的味道溢满鼻腔,五脏六腑陷入停摆,眼前一黑,就要栽倒。

  哈哈!哈哈!总算是活了下来。

  他努力重新复苏精神,单掌撑地,意念进行内窥,却无法集中精神,他竟然失去了内窥的能力!这是怎么回事?

  易凌横眉怒视,凶狠孩童的身后还立着几道幼小的影子,五官逐渐清晰起来,各个脸上都带着无比担忧的表情,而最幼小的女孩排在队尾,一脸的惊诧茫然。

  她长得有几分像闻人飘飘?易凌的眼神顿时恍惚一片,不对,那个靠近她窃窃私语的女孩又是谁?戴西茜?

  一头蓝色短发的小姑娘扎了两个总角,显得可爱稚嫩,焦急地与像飘飘的女孩儿沟通起来,两人随后都怜悯地看着易凌。

  他们都穿着一套与年龄极其不符的墨绿武袍,腰间系着各色古玉腰带,体现出这几个孩子的武力段位不同,武袍胸口处都坠着一枚铜花,写着个龙飞凤舞的“雍”字。

  “嘭!”

  容不得易凌多加思索,刚刚揍了他一拳一脚的孩童,面容冷漠,眉角各长了个红色的指尖大肉瘤,好像死神!迎面又是一拳。

  易凌条件反射两指去夹,骨头应声折断,两指反撇过去,被击中眼睛,身体后倒摔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呼呼!”

  他大口喘着气,仰视青石建造的武场,庞大巍峨,壁上刻满云雾中飞翔的祥瑞仙兽,极其安详精致,与这冷酷的孩童截然不是一个层面。

  最}新8¤章Fm节、《上/酷匠《&网w

  极端的疼痛令易凌接近昏迷,这个世界对我可真是不友好,他心中喜怒掺杂,喜的是,竟然在此处遇见了如此怀念的人,怒的是他非常想反抗。

  但,居然无法调动任何的罡力灵力,被揍得昏天暗地,无法还手。

  那个孩童再次走近,冷冷观察着他,异样的肉瘤眼角让易凌心头大怒。

  “我!操!你!姥!姥!”

  易凌积蓄起全身的残留力量,豁然起身,死死拽住这孩童的衣领。

  哎?衣领?我也变成孩子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