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咔咔!”

  黑洞往来复转的扭曲蛮力,吸收了苍天域所有魔人的精魄,此时已变得太过凶狠。

  易凌的仙雾支撑被层层腐蚀,而威刚剑灵仍旧一往无前地撞击毫无出路提示的黑暗世界。仙雾一旦接济不上,威刚剑灵便以自身的本源雷龙贴身防护,仍然避免不了刚刚夯实的体魄产生黑色斑块。

  这黑洞之中的蠕动蝌蚪非常浓密与顽固,几乎是刚刚钻出一个洞便会将易凌他们缠绕在里面,如同坠入黏糊的蛛网,无法挣脱,非常吃力。

  易凌那不断产生灵力的本命灵塔突然发生输出的空档,周身仙雾立即中断。

  “啊!我的手!”

  易凌暗吼一声,双臂被黑洞蝌蚪缠住,黑气滚滚钻入仙体,内窥已无法看见体内的景象。

  这个驾驭龙兽升天的仙人,此时只有躯干还能显现,四肢已全然被黑洞吞噬。眼前一层黯淡无光,只有威刚剑灵的电纹鬃毛浮动不已。

  黑洞与时空虫洞的线性力量相比,太过狂暴,如果说虫洞是往来各世界的端口,那么,这黑洞就是通往生死两线的鸿蒙。

  跨越过去,将会见证新时空,被它湮灭,将会化成这兆兆万蠕动物质的一员。

  方才杨威两人逃离时打开的缺口,也实属他们命中注定的侥幸,这,就是他们的道吧。谁人不是上苍神灵的一颗棋子?谁人又能阻拦这永恒的覆灭?

  “威刚师父,我。”

  易凌喉中干渴,他很想苦笑却是无法控制脸上的表情,感到自身已到了消亡的关头。

  “凌,仙人的力量,是否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

  威刚剑灵突然抛出这样的询问。

  “弟子觉得,觉得并非这样。道,终有它要贯彻的终点,意念,也有它想象的极限,弟子,现在,已到了这个极限......只是,遗憾,不能为师父您解去那古剑冢里的诅咒了.....凭您的力量,赶紧独自跳脱出去吧。”

  易凌已达到丧失意识的边缘,不过这样也不错,今生经历的奇幻事件已经够多了。人,来世上一遭不就是为了世界大观吗?自己已经算足够幸运的人了,至于消失后要去往哪里,则是身不由己的事情了。

  威刚剑灵停顿了片刻,从龙鳞下陡然散发出无穷光彩四射的电性仙粒,看着眼前混沌中自有微光的诡异美景,易凌仿佛回到了在木灵岛上的时光。

  那时他初开灵塔,驯服湟水碧晶牛,提炼化春灵气。这眼前的仙粒,多像那化春灵气啊。

  “湟水碧晶牛.....玄龟,大家。”

  易凌默默念道,身旁豁然多出数只光影,那是几只御下灵兽立在各自的防御光环中。它们围绕着易凌,面色均是沉静果敢。

  “易凌拜谢诸位,各自逃命去吧。”

  几个光团听罢顿首,分散而去,易凌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威刚剑灵的声音却在他的耳边沉稳响起:“凌,当年老夫协助诸位仙尊飞升时,皆会因为仙界荣光照耀而真元粉碎。

  酷#0匠m网首1X发@

  为何如此执着呢?其实,师父我可是个非常自私的老头啊!我无法飞升仙界的真正原因,也许就是因为大惑在为师心中仍旧没有去除吧。”

  威刚剑灵说着一番叫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那语调却越发慈祥。他的龙兽躯体逐渐开始虚化,蓝色仙粒飞散,从易凌的四周缓缓绽开,像是开了一朵冰晶睡莲,竟然将黑洞中不断蠕动的蝌蚪都给定住。

  只是一瞬,却似乎为易凌打开了一条生路。

  易凌的手掌也在仙粒的净化中恢复过来,大德威刚宝剑发着光慢慢退回三尺,白光恍惚,易凌伸手去捉,却仿佛幻影。

  “叮!”

  威刚剑剑刃粉碎,刹那卷入黑洞之中,只留下一道狭窄冰蓝通道直通寰宇,收缩速度迅捷之极,容不下易凌的悲情爆发,他脚踏虚空纵身飞起。

  眼中滚出了两颗无法滴下的仙泪。

  铸成通道的仙粒,兆万次回响着威刚剑灵的低语。

  “那大惑也许就是,老夫不能让信任我的人,失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高能的鸟说:

哎呀,感谢一直坚持,支持《异界仙途》这本怪书的朋友,它真的很怪,怪到有些晦涩难懂,难以理解作者要表达的情绪。

这源于我并不想将它写成小白式的爽文,我想要发掘出一条崭新的玄幻写法。

它看起来不爽,但是我有信心将它写得越来越像个故事,越来越好看。

谢谢那些坚持到三十多万还没有弃书的朋友。

这是我的第一本网络作品,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后悔写它。

感谢易凌博士,愿与你在另一个世界,再次相见。

雍籍沉浮,铁血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