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闻人飘飘与欧阳芬两人,都已被自身的心魔严重侵蚀。心魔,人最难揣测的一种放纵情绪,心魔放大人的恐惧与欲望,使其心智渐渐丧失。

  欧阳芬,内疚着星璇魔帝对于她的托付,而闻人飘飘一心想要解救她无比重要的妹妹,这些情绪被心魔利用起来,对于修炼之路尚远的两人,都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

  “救救她们不行?”

  本命灵塔中的逐香蜂后突然哀怨地瞥了易凌一眼,幽幽道。

  “怎么?那欧阳芬可是与锦天寒有一腿,你也救?”

  易凌说话之间,已向灵塔中的微观杂虫调动,它立即听话地吐出了许多的水珠。那些水珠的上头,果真投射着一处处微小的空间,这无疑就是珠华上清粉剂了。

  “同病相怜不行?”

  蜂后有些气恼,她一直在用恳求的语气,跟已经成为她主人的易凌说话,但这个实力变幻莫测的男人,他一直在想些什么,却是最难猜测的。

  收服她时,还是一个冷酷女孩儿的模样,此时,又变成了什么阿尼敦法王,对待人的态度还总是坏坏的,想要挑起别人的怒火。

  易凌纵上天际,双袖飞撒,珠华上清粉剂一呼而出,遍布苍天域四面八方。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放射出无限的影像,飘落下去,融入这苍天域魔人们此时产生的心魔幻象当中。

  在一片夕阳斜落下的湖光山色里,闻人飘飘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兄妹三人建造的小木屋,缕缕的青烟向上不住蒸腾,她推开门,正是千秋在里面煎着难闻的汤药。

  那里面也有一个自己,在床榻边陪着昏迷不醒的妹妹说话。轻柔细语,全是他们在幕谅山上又学到了什么功法本领之类的杂事。

  飘飘倚在门边,深情注视着这一切,眼中的画面几经转变。多年以后,千秋已不再去这处小屋了,而妹妹被一个透明的空气囊罩住,血液再也不会外流,只是少了些许生气,此时变得平静安详,似是已经死去了一般。

  飘飘独掩上门,这门扉的背后承担着她与哥哥的所有希望。她希望妹妹能够痊愈,于是她到处打探治疗凡人变异魔族灵药的消息。

  她会借着帮执行师门任务的机会,搜集所有可以让自己变强的宝物,更是听说在魔人的领地罪业稀货场中,常会出现稀世罕见的天才地宝。

  故此,她一次次孤身一人,深入无数的危险境地,得知了仙液这一样可以治疗所有魔毒的东西后,更是与千秋二人疯狂地苦修,期待在有生之年可以达到那难以触及的羽化境。

  2,酷匠K网‘A唯c}一正¤f版,7《其=他|都X是v盗&版

  她知道,世间既然存在纪录了接引天尊一丝法相的落尘千奏。那么,这世间,定然还有许许多多自己不曾理解,不曾遇到的好事,只要命运给她时间,她就一定会找到救人的方法。

  那天空渐渐下起雨来,掉落在飘飘赤裸的肩上,令她打了一个冷战。

  有一张凝霜的俊脸,赫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

  飘飘落下泪来,抽泣道。

  “闻人飘飘,你曾说过你的所有仙遇,没有一样是靠杀人夺宝取得的对吗?”

  易凌脸色渐渐柔和下来。

  这话让飘飘的表情再度变得惊讶,心料这个杨威为何总是变幻体貌,到底是得了什么仙遇?

  “其实,你一直都不曾迷惑。”

  易凌突然抓过飘飘的手,塞了一样事物后,身影迅速飘离。那其中有一抷的乳白色液体,不住漂发仙雾,冰冷彻骨,让飘飘的头脑更加清醒起来。

  光彩湮灭的罪业塔,被易凌一抛脑后,那其上的两人只能仰望着他的残像消失,解惑后的心情,并不总是美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