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本对这性格冲动易怒的欧阳芬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想起她拍下的星璇铁母,为天玑师父打造洞府立下了功劳,心中有一丝丝的不忍。

  再看向闻人飘飘,面前的虚影皆是三个年幼的孩子在田野中追逐嬉戏,自由自在。

  那为首的男孩子只有从衣着可以分辨出性别,五官容貌精致得仿佛一尊瓷娃娃,眉眼间却有几分自然而然的强硬与不服输,这必然就是幼年时的闻人千秋。

  在幻象里,那年纪最小的女孩子,梳着两个娇娇的小辫儿,还用粉嫩颜色的发绳扎着,忽然失足歪在地上,另一位眉目濡静的女孩儿,立即紧张地帮她查看起了伤势。

  双辫女孩儿的身体,到处开始流出血来,不知伤口在哪里,只是无法止住。千秋将她背负在身上,如同两个血人,飘飘则泪流满面地搀扶,三位孱弱的孩子向不知名的地方开始挣扎蠕动,那幻象越来越淡。

  此时,已出落得如同凌波仙子般清澈脱俗的闻人飘飘,两行清泪夺眶而出,紧紧绷着嘴唇,似乎是有无限多的委屈隐藏在心里。

  眼前的幻象再次生出,便是她与千秋拜入雍藉门时的场景。万人昂首,目中全是趾高气昂的不屑,这两位衣着破烂的孩子,一步步登上幕谅山间的天梯,似乎他们的行为稍微有一点出格,便会被两旁法袍华丽的弟子格杀。

  没想到,那天梯的尽头,一位紫金道袍的中年人,向他们伸出了浑厚的大手,厚重的手掌压在千秋与飘飘的头顶,慈祥地爱抚起来。

  中年人眉如两寸方刃,琥珀色目威压凛然,显露出不容置疑的权威。

  幻象接着溶解,变成一具颓靡在床榻上的僵死肉身,而千秋坐在一旁,臂上插着输血用的管子,一刻不停地为那具肉身传输生的能量,他的脸色越来越虚弱,最终歪倒在妹妹的身体上。

  这样的日子,由幻象已可知其艰难程度,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定然是飘飘兄妹常亲身经历的地狱磨难。

  易凌看到飘飘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欣慰的笑容,原来是画面中那具床榻上的肉身,五官已经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由稚气未脱逐渐过渡到尖颊粉晕,小巧鼻翼精美俏挺,粉唇吐出微弱的气息。

  她豁然睁开惺忪的睡眼,微笑着看向飘飘这边。

  飘飘无法抵挡妹妹的依赖,一步步迈向那幻象里。就在要触及画面中苏醒的女孩儿时,那幻象突然暴起,浑身流淌着瀑布一样湍急的鲜血,脸上表情狰狞可怖。

  乌黑的长发,苍白的容颜,还有血红的身体,她在幻象中不能发出声音,但那诡异冰冷的狞笑,令飘飘目中的水色精神剧烈晃动起来。

  “闻人飘飘?你不想活了吗?”

  易凌大骇,弹指轻点,一道气流撞在飘飘的身上,她的衣物立即粉碎,变得一丝不挂,却没有从这幻象中清醒过来。

  “不!是姐姐的错!都是姐姐的错!若不是当年掉在邪魔的洞中,你就不会偷食魔果,如果阿佩变成魔,姐姐也要随你一同成魔!哈哈!你别怕!妹妹,我来了!”

  飘飘满面的疯狂笑意,心智大受摧残。

  酷匠:网f唯x=一正Y版|F,|其k6他都是盗版j

  任易凌是仙人的体魄,使用外力竟然也没有将飘飘惊醒。正在迟疑间,那幻象中的血色女子已经咬住了飘飘的脖颈,一点点地吸食起她的血液。

  飘飘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旖旎失神起来,两片红晕显露,竟然是达到了兴奋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