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多么强大的人,内心之中都存在一定的疑惑。这疑惑越大,内心便越是无法正常开解,无法开解的怨念,会滋生出反映内心恐惧的念场。

  而以这些念场为食的生物便是微观杂虫,微观杂虫会不断啃食寄生者的疑惑念场,副作用便会由此而产生。

  当微观杂虫被某一种特定的能力引出宿主的体外,他便能亲眼见证属于自己内心所幻想的心魔,心魔往往能够寻找到人心中最脆弱的一面,加以利用。

  星奎梭,显然不是自己心魔的对手。只是一些僵尸的虚影,便轻易被微观杂虫钻了空子,此时他已经完全被微观杂虫吃空心智,完全异变成双眼聚财的短耳猫怪物。

  百里万茂一退再退,见星奎梭完全丧失意志,无奈之下杀心顿起。聩天魔相使劲挥动鼓槌,万道无面音鬼凌厉的攻势向那怪物激射而去。

  却见怪物左眼陡然膨胀,金瞳焕发出迷幻光彩,一道道金粉起舞,从眼眶里不住地挥发出去。

  本无形无实的音波魔功被金粉覆盖一层,纷纷变成实体的黄金音鬼雕塑,落在地上疾奔而去,反倒朝着百里万茂冲杀。

  这音鬼本是随意撕裂空气形成的灵体,体型各异,大多呈现纤薄的折纸状,橫旋竖砍,顷刻间将百里万茂逼得焦头烂额。

  只怪他自己没有料到星奎梭变成怪物以后,居然还具有可以操控别人魔功的能力。

  百里万茂腾飞起来,身后的聩天魔相换了根兽腿骨锤,竟然是雷公神的大腿骨,撞击在鼓上,发出令人晕厥的低频魔音。

  一枚枚音弹从聩天魔相的鼓面上投掷下去,罪业塔顶层立即被超声波撕碎,由中间开裂。

  “嘎嘎嘎!”

  罪业塔分割两边,无数的黄金音鬼从塔顶掉入缝隙,发出阵阵破碎的微弱声音,这高耸的塔倾倒也只是片刻之间。

  而欧阳芬仍然长跪不起,闻人飘飘依然呆在原地,两人都没有被眼前惊天动地的场面扯回现实,可见,都各自遇见了强大的心魔。

  此时,她们正处于内心激烈的斗争当中,恐怕局势片刻便会发生逆转,这三人都会被微观杂虫俘虏,最终变成星奎梭一样的下场。

  易凌看着那发呆的闻人飘飘,面露一丝的不忍,飘飘身后的虚影和别人都不一样,她似乎沉醉在其中,不愿意轻易就此醒来。

  易凌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身体飘浮在遥远的空中,看这几人能否度过此生最大的难关,很可惜,百里万茂这老东西,恐怕是有来无回了。

  见聩天魔相那撕天裂地的魔音攻击,令罪业塔也要倾覆,百里万茂发出得逞的狞笑,眼神开始搜索在废墟之中潜藏的怪物。

  那像猫一样灵敏跳跃的东西,显然可以让物体变成黄金,这可不得了,这是怎么样一笔财富?百里万茂心里的小算盘敲得啪啪作响,显得比星奎梭还要精明。

  “啪啪啪。”

  远处的易凌鼓起掌来,令百里万茂白眉一凛,露出轻蔑的笑容。

  “你这个小混蛋,不知用什么办法侵占了城主的身体。但是,你显然还不能完全使出她的功法,不然,方才也不会被星奎梭的算盘搞得狼狈不堪。

  哦对了,星奎老弟若是死在这废墟里头,可是极大的浪费,先等老夫把这只臭猫捉住,等会再去收拾你。”

  百里万茂又舔了舔嘴唇,嘴角阴邪一笑,这沸血魔族的阴戾本质显露无疑。

  “贪得无厌。”

  1更新最快?√上…!酷S;匠j网!

  易凌一甩衣袖,脸上的表情由微笑定住,变成狠毒的犀利颜色,百里万茂心中一打鼓,立即感知到大大的不对。

  脑后大热,他回首,发现是无数遮天蔽日的虚幻怪鸟浮在空中,一只只围绕着他蠢蠢欲动,像是在审视猎物。

  这些火鸟隐在炽烈的光团中,本是虚影没有温度,但是百里万茂却瞬间被蒸干了体内的水分,他摇摇欲坠,落向开裂的罪业塔。

  “救命啊!救命啊!聩天魔相!快发音波击破这些大鸟!快啊!”

  百里万茂极度惧怕这空中掠过的虚影,显然是想起了当年在苍天域中遭遇的凤翼金翅鸟。原来,这凤翼金翅鸟对他来说,竟是如此强大的威胁,成为了千万年心中挥之不去的心结。

  他急停身体,正欲使出浑身解数逃之夭夭。那下方废墟之中,突然窜出一道恭候多时的影子,在崩碎的石块之间来回借力跳跃,一只银瞳发出银波射线,将百里万茂罩在其中。

  “咣当!”

  百里万茂飞身蓄力的身体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组成了一个看起来诡异无比的白银雕塑,掉落在罪业塔破败的顶层,并且发出沉重的声响,却没有摔碎。

  易凌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身体一闪,快到不留任何光影,与那短耳猫怪物险些撞在一起。

  “砰!”

  易凌奋力砸出一拳,将怪物的脸都打得变了形,两只凸起的金银眼球都爆凸出来,差点没有崩飞。它眼角流出金黄的血水,躲在废墟石块里,呜呜哀嚎着看向走近雕塑的易凌。

  “你他妈的,也配跟老子抢?”

  易凌搓了搓下巴,挥拳震出一片空气褶皱,将短耳猫吓得抱头鼠窜。

  “它已经不是星奎梭了,而是异化成的‘托尔摩兽’,点金点银,生无限财富呢,打死了你去哪里找呢?”

  易凌体内突然发出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他立即内窥,无处可见。

  再看向幻云地带,开阳棱晶的旁边,一位仙子半隐在幻云中,凤纹白裙,姿态非常稳定安逸,她背向易凌,一只玉手扶着棱晶的皇冠装饰。

  忽然,这仙子头顶的凤钗尾饰轻摆,她转过脸来,额间的火凤印记立即激活,张开翅膀像是要飞出来。

  “恭迎师父出关!”

  易凌意念虔诚,心中涌起惊喜,这次终于不是稍纵即逝的雪花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