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小子,这就要放弃了么?本座未免高看了你,用你刚获得那种力量,试一试,看会发生如何的转机?”

  金翅鸟的声音,在易凌临危关头冷冷发出,那声音中还夹杂着对事物了然于胸的自信感。

  易凌全身的糜粹光气也豁然熄灭,缩进皮肤,他再次强制调动,但是光气被金翅鸟死死锁住,必须按照这鸟的意思做了。

  在威刚剑灵、天玑剑灵无法提供帮助的这段时间里,鸟兄可谓是我的良师益友,虽然彼此都有所求亦有所防备,但他此时所做的一切,定然是为我着想。

  它比起一些卑鄙的人类,要伟大太多。

  对,我已在大千解惑神龛的三个异世界中浴血奋战,拿下了三面异位面棱晶,怎么能在这种小儿科的地方放弃?

  我的血液是乳白色,这恐怕也不是血液,这是一种源自仙人体魄的力量。只是目前的我,完全不具备这肉身中所锻炼出的种种功法,只是一具强大的鲁莽肉身,必须再一次依靠艰难锤炼获得提升。

  无面音鬼的咆哮声渐渐逼近,易凌的脸皮已渐渐被噪音割破,露出的脸骨却是水晶状透明无瑕,流下的那种乳胶也是非常粘稠的,挂在易凌的脸上,使他的模样非常丑陋。

  痛,钻心的痛,但他不畏惧这种痛,因为,痛,在他经历了种种磨难、三世之劫后,只能成为他爬升的导索!

  成为他登上天梯的端木!易凌豁然抬眼,苍天域水天一色,全然变成一种幽暗的灵魂之蓝,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体,头顶皆有不断挣扎的微观杂虫。

  它们一只只试图要从寄生的人体里,动物身体里拱出来,可惜与宿主皆有深重的牵绊勾连,使它们无法获得解脱。

  欧阳芬的魔元白蛇已然近在咫尺,三寸、两寸,张开巨口,四根冰寒的獠牙刺入易凌的天灵地拱,要将他一口咬碎,获得这少年浑身的仙人血肉。

  =h更)新e最‘8快g@上m)酷t匠wz网

  “哼哼。”

  易凌冷笑,因为这蛇的刺穿入头顶,却不能咬碎他的骨骼,使他对这具肉身充满了无限憧憬与自信。而他还不知道如何催发的额间红斑,却由于肉身受到威胁,而自主闪光。

  红斑发出迷离玄光,一道道犹如断开的线段,从巨蛇口中穿射而出,在这罪业塔的顶上投向四方。

  白蛇立即抽身,冰瞳之中隐隐有些畏惧,它一转头,眼中发现了巨大的威胁,化为蟒鞭窜入欧阳芬的手中。

  欧阳芬手中一刻不停搓弄的珠玉串子,顿住了。在她的面前,横卧着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那老者是巨大的水色幻影,虽然苍老却是仪态从容,目相英朗。

  这老者五官逐渐变得年轻起来,越来越向一位皮肤细嫩的少年蜕变,最终凝形成一位在旷野间奔驰的少年。

  他的手中握着书卷,另一只手牵着一位旖旎少女,那少女虽然是蓝肤蓝瞳,但却不能阻止他与这位仙派弃徒的孽恋。

  她为此抛弃了小姐与她两人所携的使命,为的就是尽自己一切所能,让少年于这苍天域中出类拔萃。

  锦天寒,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配让这么多的女人为你痴迷?

  那两人欢乐奔跑的画面渐渐涣散,出现了一位仙界女神的虚影。婆娑蓝裙,婀娜多姿,睫毛都是晶化的蓝色,微微抬眸美丽不可方物,她的额间有一道红色海贝仙纹,正向呆立不动的欧阳芬轻轻微念。

  “仙尊!弟子该死!弟子该死!因为一时的凡人欢愉,忘却了您的重托,此时,小仙子已被这该死的娃子占了肉身!欧阳!欧阳!对不起您!”

  欧阳芬突然哭喊着跪在地上,在万花丛中,向一片虚影不停地跪拜起来,更是浑身颤抖,充满了失魂落魄的惊惧。

  易凌不屑,一甩臂膀,轻松震碎所有水银。转目一望,发现远处的星奎梭头顶,是一座座破败不堪的街道商铺虚影。

  无数的沸血魔人因为他的军需透支卡通胀而家破人亡,一个个僵尸都哭喊着、奔跑着,向他扑了过来。

  “不要啊!你们要什么?!要魔元丹?要化春添转丹?我!我都可以给你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这个喜欢耍诈的死胖子趴在地上,被脑中出现的大惑折磨得苦不堪言,他头顶的僵尸虚影狞笑着钻进他的体内。

  他的肉身逐渐膨胀起来,变成了一只人脸兽肢的猫科怪物。口中咬合一枚方钱,脸上带着无法放松的贪婪笑意,两耳耷拉下来,遮住两只眼睛。

  突然这鬼东西四肢发痒,在屁股上挠了起来,一挠,就甩出很多金色的磷粉,是黄金。

  他那张欠揍的笑脸一咧嘴,耳朵竖起,两眼微眯,左眼金作瞳,右眼银作瞳,向一旁战栗不动的闻人飘飘和百里万茂扑了过去。

  “星奎兄!你快清醒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百里万茂吓得身体急退,急忙念咒召唤聩天魔像,敲出漫天的无面音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