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鬼道道张牙舞爪,欧阳芬几人也不敢怠慢,她使出长蛇鞭法,星奎梭敲响算盘。

  一时间,风起云涌,狰狞鬼啸、白蛇穿梭,各色的数字魔气人偶也从天而降,将这业己城城主喜爱的广阔花房,搅得花瓣飞舞,此情此景,甚至有些莫名的美感。

  易凌见这些魔物扑来,此时已经非常熟悉。正灌注出糜粹光气,准备以这副新肉身,好好整治这几个家伙的时候,却发现那处于后方的闻人飘飘,不动声色,竟然开始念动召唤湟水古神的咒语。

  她这妮子不惜一切代价,即便消耗如此多的四象水汽,也想要一击杀死易凌,令他心中大寒。

  无非就是自己占据了业己城城主的肉身罢了,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他脑中是这么想,但闻人飘飘的湟水古神虚影已经召唤完毕。

  ●f酷=《匠☆\网首●发-w

  那蓝发碧眼,气质无形的古神渐渐降落在这罪业塔的顶部,见眼前的敌人,有几分的旧识,似是有些畏惧易凌,竟然迟迟不敢施展水系仙法。

  只是,那古神通体的蓝色水光,幽兰如镜,令易凌一眼就看清了自己映在里面的倒影。

  那个模样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张脸可谓是看了多年,陌生的是仿佛隔绝了几个世纪不曾相见。不错,那正是易凌自己的脸。

  在这个世界,另一个自己,竟然就是自己。他心中惊喜交加,这副肉身显然回到了他当年十七八岁的年纪,如此朝气蓬勃,又有些青涩焦急。

  他越是焦急,额间的那道红色斑纹就越是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此时场景已容不下他的思索,那星奎梭似乎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他算盘上的每一颗珠籽都形成了身上贴符的高阶魔气人偶,此时一个个扯掉符咒,变得硕大无比,各种自然界的能量毫不保留地喷发出来。

  一种水银色的魔气人偶生成各类装甲武装,像是自然界的骑士,一只两只,骑在水银大马上,数只围攻易凌。

  “嘭嘭!”

  易凌不断用双臂阻拦枪击,一拳挥去,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褶皱,这让易凌心中大感疑惑,难道是自己继承了业己城城主自然魔五重的魔神境界?这强横的力量,令他很是快意。

  他两指再一勾,空气凭空洞破,露出黑森森的两点虚空,像两只引人入胜的魔眼,吸引易凌撕裂得更大,好趁此机会跃入太虚。

  哼哼。易凌冷笑,如此这番实力还是差太多了,鲁莽地跳入宇宙苍穹,恐怕会死不得其所。

  “噗!”

  拳头喷出大团糜粹光气,击穿水银骑士的身影,那水银骑士却散成粉末,全部贴在他的臂上,无限蔓延起来,很快一条手臂就不能移动。

  恐怕很快就会变成雕塑,那可是极大的笑话,但是没有办法,他只能拼命地,越来越多地喷薄糜粹光气。

  感到力量积蓄到极点,易凌振臂一挥,震碎贴附在臂上的水银物质,那物质又迅速凝形,还原成凶猛的骑士,策马冲锋。

  易凌稍微获得喘息,面门却突然闪出一团红色魔气,火球剧烈颤动,轰然爆炸,炙烈的火焰粒子钻入他的鼻腔。一股股辛辣无比的味道险些将他呛得灵魂脱壳,身体出现大片的红斑,扩张成圆点焦痕。

  有火毒。

  糜粹光气一定要尽快逼出火毒,这与他经历过的种种火劫都不同,乃是一种燃烧灵魂,埋没理智的邪火。

  易凌不断退缩,灵塔中的灵气储备全然用来调动糜粹光气,那火毒被渐渐赶走,身体的虚弱之感也越来越重。

  “呼!呼!”

  易凌不住喘气,喷薄出的糜粹光气薄弱至极,即将干涸。

  但眼前的攻击无穷无尽,不知疲倦,这星奎庄的老板果然真人不露像,手段邪恶多变,阴招甚多。

  原来,糜粹光气如此凶猛的灵力也有天敌,也有虚弱的地方。那日,在罪业稀货场中几位自然魔境界的老板,只是碍于那里是存放了无数宝贝的地方,故对易凌也没做深究。

  此时,易凌占据了他们城主大人的肉身,并且成为了什么别的魔神,必然要运出所有的强大魔功,攻杀之。

  “灵凤身法!”

  果不其然,易凌的这副肉身必然强化了他所有的武技,如若说,以往的灵凤身法闪逝的时间只有半个眨眼,此时这身影穿梭在各种魔功的攻击之中,也仅仅只有五分之一个眨眼。

  但是,五分之一个眨眼,并不够,他的身体各个部位都在被水银骑士击中。

  真实的疼痛,他被击打的体无完肤,身上出现道道骇人的裂缝,并不会流血,竟然流出了白色的乳胶。

  他很想跳跃起来,但是手脚被水银占满,活动迟缓,很快就要蔓延到头顶了。欧阳芬的魔元冰蛇,已经随着薄如利刃的无面音鬼,奸笑着飞纵过来,试图吃掉易凌的头颅。

  这帮家伙,可真是会趁火打劫啊。

  易凌复一抬头,头顶一片蓝色,原石是湟水古神一只覆盖了厚重水汽的巨掌,拍了下来,恐怕这家伙也想分一杯羹。

  闻人飘飘,老子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丫头片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