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 太祖毁印

  陈文笛在众臣的山呼万岁中,登基称帝。

  他缓缓踏上通往龙椅的阶梯,目中是上方书写着“方润白泽”四字的金匾。

  那造型古怪,毫无美感的龙形椅子,多少人为此做过遥不可及的黄粱美梦?

  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造成无数牺牲品的春梦、噩梦罢了。

  即便如此,仍然会有人加入争夺此物的游戏,曾经不绝,未来不断。

  陈文笛一拂皇袍袖摆,傲然坐在龙椅之上,卢公公举着托盘,呈上镇国玉玺。这东西,才是皇权真正的象征,文笛一把抓过,将玉玺握在手中左右端详片刻,突然高举头顶。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重臣以为圣上这是喜不自胜的表现,立即会意,附和着喊得更热烈。

  “嘭!”

  然而,文笛皇帝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他柔弱纤细的手臂从皇袍中露出,卯足劲将玉玺摔在地上。

  那翡翠材质的皇权印章,顿时一分数半,文笛仍感觉不够过瘾,不够彻底,捡起碎块在地上使劲砸了起来。

  “圣上!万万不可啊!”

  卢公公吓得老泪纵横,伏在地上和发横的陈文笛抢了起来。

  “圣上!”

  群臣大多痛哭流涕,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这是多么不祥的事情?难道皇帝陛下被他几位哥哥的冤魂缠住了吗?此时竟然疯了?大陈开国便出现这样的不祥之兆,历朝君主,恐怕都没有这样干的!这天下,还坐得稳吗?

  许多白蟒族与鼠族的开国功臣,也站立在文武双班之内。他们再清楚陈文笛的为人不过了,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

  因为,酒场上的文笛,曾经与他们许下过这样遥远,这样不可置信的承诺,没想到,这个少年皇帝,竟然如此快就进行了兑现。

  他们纷纷低下了头,向文笛皇帝致以最虔诚的拜谢。

  文笛终于将那枚带来了无数梦魇的玉玺砸成粉末,卢公公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欲哭无泪。文笛走上金水栏桥,振臂一挥,令所有的噪音都止住。

  “我没有疯!”

  整个朝堂一片寂静。

  “诸位都是随同文笛一同走到最后的忠良臣子、兄弟、挚友、伙伴!如今大业已定,我本该给与各位荣华富贵的褒奖!但,这不过又是一次朝代的变迁罢了,如此循环,永远不会改变。随着历史车轮的滚进,你,我,终将湮灭在其中,留不下任何的记号。”

  群臣惊悚,无法理解皇帝陛下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更无法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诸位爱卿,听旨!”

  文笛眉毛一凛,一股不容抗拒不容反驳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澎湃涌出。

  “今日起,大陈废除帝王集权制!除六部外,设立行书省、继中省、左隶省。

  行书省设行书丞一名,辅丞两名,领五百臣工,专司海纳百姓谏言之职责,赋予大陈国财政权。

  左隶省设左隶丞一名,辅丞两名,领五百臣工,专司督导文武官员廉洁自守之职责,赋予大陈国宣战权。

  继中省,设继中丞一名,辅丞两名,领五百臣工,专司大陈国通常政务,分配三省之‘决议案’部署各部,赋予大陈国司法权。

  各省丞任期仅限五年,遇战争、灾害可酌情延伸两年。到期,三省合议选拔优秀人才担任省丞。任期之内,省丞如若触犯大陈律,无论轻重,即免去职务。

  如若对省丞产生异议,三省臣工皆可连纵投票,如若同意过半,即可弹劾省丞职务!”

  文笛皇帝一口气道出无数新鲜的政令,令下方叩拜的臣子再次哭天喊地,哭嚷着自炎黄尧舜列位明帝统御至今,中华大陆就没有人这么干过。文笛皇帝这是逆天道而为,是作孽啊!

  还有大臣当即甩掉朝服,扭头便走,“苍龙卫”将他们拦住,文笛也只是笑着挥了挥手,任他们大踏步出去。

  “很好!很好!可见,诸位同仁都有一颗创世初期的赤诚丹心。不过,文笛今朝的举动你们可能无法理解,未来,将会为大陈国带来如何的惊天转变,诸位可随文笛一同见证。”

  ;P酷匠7网f。首E发、

  他一摆手,一旁的太监举过托盘,其中摆放着三支玉简,分别刻着麦穗、狮鹫与秤砣的图样。

  文笛的一旁,无声无息走来两位朝服精致的大臣,居然是一位白蟒族与鼠族的年少者。他们只是向文笛抱拳道谢,从盘中取出麦穗与狮鹫图样的玉简。

  文笛最后拿出秤砣玉简,举向天。

  “列位大陈国臣工,今日起,你我之中再无绝对权力者!今天,将是一个卓越时代的开端!”

  果然,下方的大臣一个个都站了起来,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新的政府格局,默默地向三公鞠躬致意。

  属于大陈国的历史烟云已经敲定,他们终究会在这条路上开拓下去。

  陈文笛首任继中丞,每天通宵达旦地处理那些令人烦恼的政务。这让咚儿也很是心疼,她起初对他抱有巨大的怨恨,但是此去经年,随着大陈国的经济局势越来越令人喜悦,他头上的白丝却越来越多,年少早生华发,的确令人揪心的痛。

  “文笛,不要太劳累了。”

  她默默地端上一杯热茶,这继中丞府是她以前的公主府就地改制的。新政一上台,就取消了所有的仆役制度,只保留府中的司车官,如若需要用到马车,还要报请行书省审批,租车价格又过于昂贵。

  所以,文笛为了省一些官饷养家,甚至需要步行去朝堂。

  虽然这种日子很清苦,文笛却很是享受,咚儿盯着他紧皱的眉头,不自觉笑出了声音。

  “文迪哥哥,咚儿开始明白,你绝对不是为了权利才做出当年的事的,这么多年对你很冷漠,咚儿对不起你。”她叹了口气,倒入文笛的怀中。

  “这和我想象的开国之治不太一样,人人都很穷,也有很多烦恼的事。

  这不,前两天,还有百姓谏言说马车撞人,车倌说是行人先闯出来的,行人说是马车速度太快,你说,是谁的罪过?

  还有,左隶省发现有部分的官员,验收地方大米的时候,总是有人借着验收的机会多掏出一些米来,这一来二去,那官员可是省了不少买米的银两啊。你说,这算不算贪腐?”

  文笛一动不动,不谙情调地继续说着,令咚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唉,他们都说是大陈律的漏洞太多,继中丞应该引咎退野。”

  文笛喝了一口清茶,这话让咚儿怆然若失地坐了起来。

  “文笛哥哥!这怎么办?这可是你多年的心血啊!”

  她竟然流下了眼泪。

  她还是为他着想的,历史已成过眼烟云,唯有佳人还在身边陪伴,还有什么可苛求的呢?

  文笛微笑着为她拭干泪水,笑道:“咚儿莫怕,同意弹劾我的票数很低,所以勉强过关,哈哈。之前的法律制定得太严苛了,我们这些人犯一点错,都有可能被辞退,我自己都有一点后悔了,哈哈。”

  “可是,百姓会生活得很自由快乐,战争将会离我们越来越远,对吗?”

  咚儿深情地望着他,文笛愕然,默默点头。

  大陈五年,隶治之清廉,至令人发指的程度。

  天下安定,百业兴起,百姓设计发明新型实用物品,可获得州县政府的重奖。

  除寻常科举外,州府列年还会举行偏科杂类的会试,杰出人物皆可在州县内开办产业,大陈的制造业与轻型工业大部萌芽,生机勃发。

  海外,大陈海军在国内经济越发强盛的支持之下,将大陈的产业广播开来。原来,那些天朝之外的领域,还有那么多肤色各异,语言不同的种族存在。

  一片片大陈的殖民地,一个个大陈的番邦都结盟而来。

  各个异族,在大陈国内都能毫无顾忌地抛头露面,在街面上做工挣钱,甚至与各族通婚。

  第五个年头,除夕刚过,文笛躺在床上,一旁是熟睡的咚儿,他的心很安定,但是却睡不着,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

  一闭上眼睛,多年的复杂经历便像走马灯似的不停旋转,而且一些他不知道不理解的画面,也充斥在其中。

  “咚咚。”

  房门被轻轻叩响,来人是大陈朝府,继中辅丞。

  “大人,您的马车已在城外备好,诸位同仁都想要送你和公.....不,和丞夫人远行。”那声音尊敬道。

  “不,一个也不要来,作为继中丞不能首先破这个规矩。不然,我们现在就走。”

  “不,大人,您现在已经不是继中丞了。”那人脚步匆匆地离去了。

  文笛豁然坐起,却发现眼前床边坐着一个虚幻的人影。

  “你!你是什么人?刺客吗?”

  他从枕头下面拔出长笛,这铁笛还是比较重的,他不介意敲破眼前这人影的脑袋。他尽力压低声音,不想让咚儿看到自己受袭的样子。

  “呵呵,对自己太狠了吧,离职之后还要远离泰京千里之外,终生不可赴京。”

  那人影声音似男似女,轻柔飘忽,她转脸看着文笛。

  “不过,你做的算不错了。陈文笛,从今以后,好自为之吧。”

  那虚幻人影起身,带起一串旖旎的光影。

  “难道?难道你是仙人吗?”

  文笛瞪大眼睛,他一直都不信这些东西,他只知道,人的命运要靠自己争取。

  “这根笛子,也是我的。”

  那人影突然两指夹住文笛的铁笛,轻轻一扯便夺了过来,光影浓缩,钻进黑暗之中,转眼消失不见。

  文笛喉头耸动,惊心动魄,这,一定是一场历时久远的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